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歉然(已修)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189 2019.11.16 18:00

  “……”

  “……”

  两人都不说话,似乎在比谁的眼睛更大。

  就这么相顾无言地互视着。

  刘勇似乎是最先憋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

  程嫣恼怒着回转了头,脸不自觉地烧了起来。

  刘勇向后倒去,双手相握垫在脑后,看着洁白的云以及显得有些灰暗的天空。

  “其实你是想说风景不好,我也不好吧。”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程嫣的回答。刘勇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对程嫣说着:“其实我也觉得我自己挺坏的。”

  程嫣有些莫名地看着刘勇,心里的小人满头的黑线,不知道刘勇到底想干嘛。

  刘勇又翻身坐起来,学着程嫣双手抱膝,并肩看着远处的薄雾,似喃喃自语,又似对她说:

  “其实我一开始来真定的目的就是想投靠王爷的。毕竟,和赤眉老儿干了一年多,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家业又丢了。近万人跟着我,没粮草,没落脚的地。我自己倒是不怕,可那些跟着我的兄弟该怎么办,我总要为他们谋一份前程。”

  想到自己放弃下邳后,带着不到万人的队伍,在洪州几个郡游走,不仅要防着赤眉老儿的追踪,还要防着被苏全或者真定王的人马吃掉,惶惶如丧家之犬,刘勇的声音愈发低沉了下去。

  “后来有人和我说定山既不属于苏大人,又不在王爷的治下,大有可为,我才带着人去了定山。到了定山,才算有了落脚的地方。可有了地方,还要有粮草,才能养活这帮人。我总不能把人带了出来,又让他们落草为寇吧。那样不仅是害了他们,也害了定山的百姓。

  我来真定就是来投靠的。希望王爷看着同宗的份上,帮我一把。要我怎么样报答王爷都不是问题。”

  程嫣眨眼。

  “对不起,程娘子!”

  “……”

  看着程嫣有些懵懂的样子,刘勇唇角扬起点点笑意。

  “我还真的要跟程娘子说声对不起才对。”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程嫣还是问了一句,虽然她已经有了一点猜测。

  “我不应该收买你的婢女素蕊,让她帮我说好话的。虽然那个时候我很想有人能够帮我在王爷面前说项,可收买小娘子婢女的这件事似乎做得不是那么君子。”

  看着程嫣并没有恼羞成怒的样子,刘勇稍微松了一口气。

  他得承认,他一开始对程嫣的兴趣主要是因为程嫣这个小娘子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真定王,而且能够把他和真定王绑在一条船上。而且听伍辰说多了,他也确实认为娶程嫣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真定王府年轻一辈的弟子中,世子刘池稳重,却缺少年轻人的锐劲,刘沔处处忍让,有点谨小慎微,刘汜做事细致,却缺少大局观,刘汘是个只喜欢弓马骑射的武夫,其余兄弟也都不出彩。不是这样,凭着真定王府的家世,怎么能让程谨当了洪州四公子之首。

  可后来,他觉得事情有点想当然了。最明显的,是真定王府虽说没有拒绝,却已经表明了态度,让他知道他很难达成所愿。

  他也知道,自己留给她的印象可是并不好。可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既然做了,就绝对不会后悔,是一个肯担当一切的大丈夫。所以不管后边的事情会变得如何,他总要让她知道他真正的样子吧。

  “我还要说声对不起的是即使我真的有意求娶,也会寻了合适的媒人上门和王爷和郡主请求,而不是像苏大人那样咄咄逼人,更不会把没有定下的事情传到街头巷尾,给你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只是苏大人并不是我能所左右的,真定又没有我的人,没办法及时把留言压下去。……”

  “也就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想求娶我是吗?”

  程嫣问着,同时低了头,掩住脸上的红晕。

  天啊,她到底问了什么啊!脑子被驴踢了吗!如今心里的小人已经拿着铁锨拼命地在原地挖坑了,她想把自己埋了!一个待嫁的小娘子,想着春天是很正常的事情吧。不管怎么说,同时有两人上门求亲,而且这两人一个是阮氏主支的嫡公子,一个是名满天下的英雄,总是一件让人得意的事情吧。现在,有一个人来对她说,他本意并不是想来求取的,她岂有不羞恼的道理?对,一定是这样没错的。

  程嫣安慰完自己,等着刘勇的回答。

  啊?这个是重点吗?刘勇突然一下子张口结舌:“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会请了媒人……我会……”

  会什么……恨不相逢未嫁时吗?

  刘勇突然很想狠狠地捶个自己几下。别忘了,他家里还有丽华在!刘勇猛然醒悟过来。自始至终,自伍辰在他耳边游说开始,他居然没有一次想到他家中已有娇妻。天!他枉为人夫!

  “会什么?”程嫣扭了头,看着他。

  刘勇猛地从地上弹跳起来,目光躲闪,不敢看程嫣。

  “对不起!我想这是我今天跟你说的最后一个对不起!”

  “什么?”程嫣觉得莫名其妙,坐在原地不动,昂了头看着他。

  此时她才觉得他是如此高大,要她使劲向后昂着头才能勉强看到他的下巴。

  “对不起,我家中已有……”刘勇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我家中已有妻室。是当初遵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娶进门的。虽说我并不喜欢她,可她毕竟跟我吃了很多苦,我不能对她弃之不顾。”

  刘勇半扭了头,目光和程嫣的目光对上,让她看到他红了的眼眶:“对不起!”

  说完,他向山坡下奔去,上了自己的马。

  马匹原地转了个圈,他就在那里,远远地望了她一眼,才抖缰离开。

  跟着刘勇来的人看到了,纷纷上马,追着他的方向离开。

  素兰看到人都走了,慌忙地跑上山坡。看到自家小娘子的脸色变换个不停,不由得有些担心。

  她跑到程嫣的身边,蹲下来,用手揽了自家小娘子的肩膀,声音中透着小心:“小娘子,怎么了?那个刘公子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程嫣摇头,却什么都不想说。

  一个刚刚豆蔻年华的小娘子,第一次有人主动上门说亲,还是一个人人称颂的英雄,说不在意不自得都是假话。就算是她并不觉得自己会喜欢上刘勇,可他的主动还是让她很是骄傲。

  可如今,人家告诉她,让她别把求亲当回事,是因为那都不是他自己的意思,他已经有妻室了。这算什么!

  还有那个阮斌。如果不是因为哥哥担心她会被舅舅送给刘勇结什么秦晋之好,这个阮斌根本就不会出现吧。

  原来,如今街面上传的沸沸扬扬的阮氏对上刘氏,都是一场笑话吗?

  是啊,她本就是一个没有家族可依的普通的小娘子,她不是他期待的孩子。就算被舅舅家如珍似宝地捧在手心又怎样,舅舅姓刘,她却是姓程的。

  什么真定明珠,看得是真定王府,看得是哥哥。有谁,有谁看看她了?看看她是怎样的人,看看她想要什么。

  素兰看着程嫣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头渐渐低下去,直到埋到双膝上,整个人颤抖起来,愈发的慌张。

  这是怎么了?哭了吗?自从跟了小娘子起,她就没见小娘子怎么哭过。那个刘勇到底说了什么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