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保媒(已修)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124 2019.10.27 22:59

  苏胜苏如诲坐在高头大马上由东门入了真定城,身后跟着三十余人的护卫卫队。宁云打马落后了他半个马身。苏胜回头看看身后的护卫,虽然打扮还算整齐,可每个人脸上都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一路上,他们不断遇到山匪打扮的人的围追堵截。损失了二十多个好手,才算是到了真定。那帮人直到他们碰上了真定城出来的兵马,才退去了。苏胜冷哼了一声,心下腹诽:你家苏二爷是直,却不蠢。这些山匪是谁派来的连猜都不用猜。你不就是想让我们进不来真定城吗,我他NN个熊的还是要不把事情办成了就不回去了。宁云催马赶上去两步,压低声音问苏胜:“大人,我们是不是先找个客栈梳洗一下再去真定王府?这样也太……”太狼狈了吧。“怎么?你怕了?”苏胜撇嘴,不屑的问。“我这不怕丢大人您的脸吗!”宁云舔着脸笑着。“不用,我们就直接去真定王府。”他NN个熊。他就是要让真定王府的人看看,他们还是到了真定,而且还不走了呢。真定城被历代真定王经营了几世,已经算得上大夏数得上的繁华城镇。街道布局井然,道路宽阔。从东门进城,连个弯都不用拐,要是策马奔驰起来,也就是半个时辰,就能到真定王府的正门前。苏胜和宁云他们信马由缰的,也只用了一个多时辰便到了门前。苏胜抬头,看到的是两扇高大的红漆木门矗立在眼前。门左右的柱子上镌刻着一副对联,两只汉白玉的石狮子分列左右。门楣上“真定王府”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辉,有些耀眼。怪不得大哥做梦都想封王。苏胜心下暗晒,比起破破烂烂的太守府,真定王府好上可不是一星半点了。“宁云,上去叫门。”苏胜冷哼。宁云应声,下了马。只是还没等他走到大门前,红漆大门已经分左右缓缓打开,刘敏笑呵呵地自门内出来,拱手行礼:“想必是苏大人到了,请恕在下没能远迎,家兄已经恭候苏大人多时,快快请进。”苏胜也很快地摆出一张笑脸,翻身下马:“想必是安远兄当面,小弟有礼了。”安远是刘敏的字,只是这个字鲜少人知。两人一番较量,你早就知道我什么时候到,我也把你的家底了解的清清楚楚,算是半斤八两不分胜负。刘敏笑得更加灿烂,拉了苏胜,边问候着边并排向里走。宁云以及其他的护卫自有人招待着下马入宅。很快又有真定王府的小厮上来把门口的马匹牵到侧门的马棚里去。苏胜和刘敏并排走着,边应付着说些闲话,一路行去,王府的侍卫站立两边,刀出鞘,箭上弦,铮铮铁血,迎面扑来。苏胜的心紧了紧,却暗自磨牙。这下马威来得好不讲究。刘远、刘塘、刘常三兄弟已经站在正厅的门前等着苏胜的到来。看到苏胜和刘敏的身影,刘远当先迎上来,刘塘刘常紧跟其后。“苏兄远道而来,本王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苏胜也连连拱手:“王爷客气。请!”双方谦让着,往厅上来,刘敏陪着宁云紧跟其后,刘塘、刘常两兄弟又落后一步。厅堂之上,早已经在案几之上摆好了茶水及茶食。双方分宾主落座后,开始喝茶寒暄。刘远夸着洪州在苏全的治理下有多么繁荣,苏胜就顺势把话题引到了刘池众兄弟身上:“……听闻世子跟随董大家学习,乃人中龙凤,不知我是否有缘得见。”刘池同样跟随董群学习,而世人皆称其为董大家,苏胜才有此一问。“哪里,哪里,苏兄谬赞了。有幸拜见苏兄是小儿的荣幸。”刘远说着,招了招手,吩咐下人去把世子找来,才继续和苏胜谈笑。盏茶的工夫,刘池和刘汜兄弟就联袂而来。两兄弟都是宽袖长衫,头戴书生巾,一走进厅堂,齐齐施礼,“学生刘池见过苏大人。”“学生刘汜见过苏大人。”苏胜捋着长须,眯了眯眼。两兄弟一穿皂色,一着青色,同样的打扮,同样的风流。可这个四公子刘汜颜如冠玉,风流倜傥。刘池却……却稍显平凡了一些。不论长相还是风采都比之差的太远了。没想到刘池这个真定王世子居然是个毫不出彩的人物。这可真的有意思了……等两兄弟见完礼,马上有下人抬了矮几进来,安置在刘远身后。刘池和刘汜刚刚坐好,就听到苏胜又说:“听闻下邳刘勇也在府上,那可是难得的少年英才。就是不知道我是否有缘得见。”重头戏来了吗?这个苏胜还真是一点也不讲究,够直接的。两个小兄弟对望一眼,就听见真定王刘远淡然的声音:“想来能够见到苏大人,王侄他一定觉得荣幸之至。”称呼从苏兄变成了苏大人,苏胜听了也只是撇撇嘴,没做声。很快,刘勇就到了,到的比刘池兄弟刚才到的还快。苏胜眼睛就是一亮。这个刘勇看起来三十岁上下,轮廓分明的脸上鼻若悬胆,唇若涂脂,端的是一副好样貌。难得的是他身上有着血性男儿的硬朗,一下子就把刘池兄弟给压了下去。这个样貌好呀,时人识英雄重英雄,这个样貌才能引得那些小娘子们趋之若鹜啊!刘勇也坐下了,位置被安排在了苏胜的下首。“咦,今天怎么没见到咱们的真定明珠啊!”苏胜喝了几口茶,又开口询问。他这话一出,堂上刘家众人除了刘远、刘塘以外,都面有怒色。你一个大男人,又不是世交,有几个会主动要求见人家的小娘子的。苏胜见了此情此景,哈哈一下:“王爷别误会。我那侄女和真定明珠神交已久。这次听说我要来真定,特意托我带了好多礼物要送给程小娘子。没见到人,完不成我那侄女交给我的任务,怕是回去不好交代。不瞒王爷,我那侄女被我大哥宠坏了,我还真有点怕她。”你们二十多人轻车简从的,连马车都没一辆会有什么礼物。刘远也不计较苏胜话里的真假,拿起茶杯饮了一口,才回到:“也不瞒大人,我外甥慎言回来了,他们兄妹前去祭拜我那没福气的妹夫,近日不在府中。大人可能一时见不到了。”“没关系没关系,”苏胜摆手,“真定明珠名声在外,想必也是一个秀外慧中,不可多得的小娘子。只是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苏大人请说。”“我看刘勇侄儿也是品貌非凡,想来配得上我们的真定明珠,我来为他保个媒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