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齐至(已修)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081 2019.10.28 22:19

  “我来为她保个媒如何。”瞧这说的轻松之至,就好像在问你今天吃饭了没。虽然在场的没有一个不知道他来真定的目的,可如此直接,还是让人措手不及。

  霎时,大厅里安静无声,所有人的眼睛都望向了苏胜,包括刘勇在内。苏胜似乎对这种压抑的气氛毫无所觉,还是含着笑,转着茶杯,等着真定王刘远的回答。这是提亲来的吗?这是结仇来的吧!怪不得他刚才见完了刘勇,又要见阿嫣,这是还没见到人,就直不楞登地保媒。他把他自己当成谁了!

  刘池比较冲动,攥拳就想站起来。刘汜本就和他共同跪坐在同一案几之后,见状忙伸手把他按了回去。虽说他也恨不得一拳将这个四六不懂的苏胜给打出去。可如今长辈都在,还轮不到他们小辈说话。就算是要打,也等长辈说完了话再打也不迟。

  刘远也恨到咬牙。现如今哪个人不是做事留个三分,即使双方背后恨不得生吞对方的血肉,见了面依旧笑嘻嘻的称兄道弟。他苏胜可好,上来就一刀子捅下去,他仰仗着什么,他那个远在南川的大哥不成?他如今是投靠了苏全没错,那是因为他不想轻起战事。真定五郡,打起来确实有点不够看。可逼急了,他也不会一味的忍让。宁云更加傻眼。没错,他们出来之前大爷确实吩咐了他们既要让刘勇达成目的娶到那个程嫣,还不能让刘勇和真定王府真的结成同盟。到了那时,刘勇就只能依靠他们苏家。可事情也不能这么做啊!这里可是真定王府的地盘,他们还能走出去吗?二爷我的二爷诶,你可真是要了我的命喽!

  大厅上,八个人,八双眼睛,都移到了真定王刘远的身上,看他是如何推脱,还是就此答应下来。

  刘勇眨眨眼,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他想起来那短短的两次见面,那个娇俏的小娘子。想到伍辰说的美人如玉,想到程嫣身后所代表的意义,这些,都让他的内心一片火热。

  “苏大人,程嫣只是……”刘远刚刚开口,却被洪亮的声音打断。“王爷,老夫前来讨杯酒吃,王爷不会嫌弃吧。”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向大厅门口。刘池最先激动的自蒲团上站起来,来的不是别人,是他的老师,董群董言归。

  真定王刘远以及苏胜都站起身来,躬身见礼。董言归被世人称为大家,要是见了他都不起来行礼,让人知道了一定会被戳脊梁骨。刘塘悄悄抹了把汗。刚刚仆人来报的时候,他马上示意把人引到厅堂上来,现如今果然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等这事过去,他肯定悄无声息的把那个苏胜丢出去,相信更始帝会感谢他的。

  众人和董言归一一见礼之后,重新分宾主做下。董言归做了上首,苏胜则屈居到了次席。真定王当先问董大家:“不知董大家说的讨杯酒吃是何事?”

  董言归哈哈一笑,说道:“老夫此来是准备讨杯喜酒吃吃。”

  喜酒……喜酒!所有人惊了,苏胜更是已经面色不善的看过来。

  “王爷可知道稷山阮氏?”

  等刘远点头了,董言归接着说道,“稷山阮氏三房嫡长子阮斌今年十七,想聘程家七小姐程嫣为妻,特央我做这个媒人。我也就厚着脸皮来讨杯酒吃吃。”

  真定王刘远兄弟都震惊了一下,彼此对望。刘汜和刘池两兄弟却猜到这个应该是程谨这个表弟的手笔,有些得意的瞥向苏胜和刘勇。

  苏胜是怒目而视,却不敢说什么。

  董大家是董氏嫡支的人。响当当的十二姓,不要说他,就是他大哥苏全在这里,也不敢惹,最起码是不能赤手空拳的直接怼上去。刘勇的面色却是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就算是四大世家阮氏的旁支,也不是他这个来自下邳的乡野小子能够比得上的,何况稷山阮氏是阮氏的嫡支。要是大夏没亡,要是他家爵位还在,他也许还有点底气,说人家是个只靠祖荫的二世祖,可现在……

  “董大家、苏大人,感谢你们对嫣儿的厚爱,嫣儿毕竟姓程,婚事还是要她啊娘做主。”

  苏胜看到董言归一脸合该如此的表情,也没有接话。现在有一个样样都更加优秀的阮氏子弟比着,他也不好太过咄咄逼人,只是到底鹿死谁手还要看谁更加诚心(不要脸)才是。

  众人也把就把这些事情放下,开始谈起其他。可是大家谈兴都不浓,很快就散了。

  苏胜一行人也由刘常陪着被安排在外院的客院住下。

  刘勇踱着步回到自己的院子,却有些怆然若失。伍辰看到刘勇似乎不太对,忙问起发生了什么。刘勇也就把刚刚在大厅之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又问他:“……也不知苏大人这是何意。”

  伍辰笑了,“主公,看来苏全身边还是有明白人的。他们应该是看出我们急需真定王府的帮助,想和真定王府联姻。可是又不想我们真的就上了真定王府的船,才派人来了真定。”

  看到刘勇蹙着眉看着他,伍辰接着说:“我估计他们想赶鸭子上架,逼着王府应了我们所求,还在中间插根刺。”

  刘勇眉头皱得更紧;“苏全离着定山太远,根本靠不住。如果真定王府真的厌了我们,娶到程小娘子又有什么用。”

  说到这个伍辰却觉得不是什么问题:“一个从小娇养大的小娘子,又是唯一的女孩子,怎么轻易的舍弃的了。到时候只要主公多宠着她一些,多哄着她回来哭上一哭,不就什么都有了。”

  刘勇点头,表示认可伍辰的话,旋即他又想到董大家提的那门婚事。“那个阮斌……”

  “稷山离这里太远了,阮氏的情况我还真不太好说。不过就算是董大家保的媒,只要程娘子一心嫁给主公,咱们就不用担心什么。”

  让程娘子一心嫁过来吗?他之前从未想过这个。不由得,他又想起她趴在湖边的栏杆上,向水中丢着花瓣时候的样子。那天她穿了一件鹅黄色的襦裙,梳着双丫髻,只配了珍珠串成的头箍,整个人娇俏可人,似落入凡尘的精灵。只是,他好像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素蕊好像已经不在程娘子的身边服侍了。”刘勇开口,有些迟疑。

  伍辰点头。他们毕竟是做客在府中,不可能大肆的收买仆妇。那个小婢女还是因为仰慕主公,才让他逮到机会说服,让她帮忙多在小娘子身边说些好话。也借着她的手送了一些东西进去。可是还没看到什么效果,那个小婢女就被调到了长宁郡主的身边。这让他们不敢再轻易的动手。

  “主公,我们住在府中,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何况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娘子……”伍辰说着,不怀好意地笑起来。

  刘勇勉强扯了扯嘴角。伍辰这样说,他并不是很高兴。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现在他没有高傲的本钱。兄弟们等着军粮,定山郡的百姓也在等着救济。他们来了真定这么久,还是一无所获。

  程嫣,如果我真的能娶到你,必不负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