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来访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074 2019.11.08 18:00

  送走了程谨,程嫣松了一口气,忙忙乎乎的掀开被子就要爬起来。

  素竹看了连忙走到塌边,制止自家姑娘的动作:“我的好娘子,您就消停消停吧!一会儿郡主回来了,看到您这样子,不把奴婢也打一顿才怪呢。”

  程嫣除了叹气还是只能叹气。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

  那天刚刚换好衣服,她就被塞进马车里送回了府。然后就开始迎接着络绎不绝的探病人员。五个舅母来过了,四个舅舅是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众多的表哥表弟们,除了公干在外实在回不来的,就没有不到她床前走个一圈的。阿娘已经是住在这里了,大哥是刚刚被送走。她就是反复强调自己根本没落水,只是沾湿了衣裳,却就是没人信。

  这让她找谁说理去啊!

  虽然被万众宠爱还是不错的,可被压在床上三天的日子实在是不好受。她觉得要是再不让她下床来动动,她一定会疯的。

  “素兰,我根本没事好不好!”程嫣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谁知素兰仿佛根本没看到她挣扎,还是坚持着:“就算没事,您也要躺在床上让奴婢们安心!这次可是差点掉到湖里呢,就算没病也要收收惊。”

  程嫣翻了个白眼,打发着素兰:“好,我不动了。你去我书房帮我拿个两本话本过来我看。这么躺着也太无聊了。”

  素兰坐着没动,只拿眼神盯牢了自家主子。她是程嫣房里除了素蕊以外年龄最大的一个,也是最老成的一个。素蕊调走后,随身服侍最多的是素梅,可说话最管用的就是她了。

  程嫣对上她的眼神,心虚了一下,还是坚持,“好素兰,求求你了,我保证很乖的不动好不?”

  素兰想了一下,才点头:“那奴婢就去给小娘子拿两个两本话本来,可小娘子也要听奴婢的,别再下榻来了。”

  看到程嫣拼命的点头了,她才起身出去,出去的同时还不忘吩咐素竹素菊两个照看好小娘子。

  其实她也知道程嫣是真的躺不住了,可郡主嘱咐给她的又不能不做,只能是自己躲出去让小娘子自己松快松快了。

  听到素兰的声音都离远了,程嫣飞快地从塌上起来,蹦到地上,连鞋子都顾不得提上就开始舒展着筋骨。原来在床上躺久了也是挺累人的事啊!

  “做什么呢这是?你没病了?”

  董婧和王昕楠进了屋子,看到的就是程嫣赤着脚,在屋里伸胳膊蹬腿的做着各种怪异的动作,忍不住笑着出声询问。

  程嫣回头,看到了董婧,忙跑着迎上来。还好她只穿了白色的内裳,不像平常见客的裙子,才没被自己绊倒。

  董婧和程嫣一起长大,也曾陪着她在真定王府住过一段时间,才能不经通禀地直接登堂入室,当然更知道她的小习惯。见了她这样,也忙上前几步扶了她的双臂,念叨着她:“你怎么这么大了,还是这个习惯,逮谁扑谁,小心哪天一不小心把自己鼻子撞塌了。”

  “切!”

  程嫣只拿一个语气词应付董婧,又歪过半边身子看着董婧身后的王昕楠,“王姐姐怎么也直接进来了,不会笑话我吧。”

  言下之意,你都能不经通报闯人家的闺房了,总没借口笑话我不讲规矩吧。

  王昕楠低头,用袖子掩了唇笑,又抬头直视着程嫣亮晶晶的眼睛,回她:“我可什么都没看见。”

  董婧看到程嫣眼睛里得意的神光,无奈地笑:“快去床上躺好了,我们是来探病的。”

  还躺啊!

  程嫣慌忙的摇头,推着董婧:“阿婧,你带王姐姐到宴息室等我,我换了衣服就来。”说完就高声喊着素竹素菊,让一个招待客人,一个帮她梳洗打扮。

  董婧摇头,只能是松了程嫣,转身拉着王昕楠跟着素菊出去。

  程嫣很快就梳洗好,到了宴息室。

  董婧、王昕楠两个面对面坐在矮几前,烧水冲茶。

  程嫣坐在董婧的身边,双腿就伸到了矮几下,双肘支在矮几上,托着腮,看着董婧拨弄着茶叶,一板一眼的洗茶煮茶。

  她可是“大病初愈”,才不学那两个规规矩矩的跪坐呢!

  董婧瞥了她一眼,装作没看到,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王昕楠也注意到了程嫣的小动作,倒是有点惊讶的。

  她和程嫣在花会上才是第一次见面。知道了那是谨哥哥唯一的妹妹以后就一直注意着。

  那场斗琴,虽说琴艺不佳,心思却很巧。尤其是后来又听睿堂哥转述了阮公子的话,更加让她觉得佩服。

  后来岸边的交谈,程嫣的凤仪,让她觉得她不愧是出身王府,是受过严格教养的大家闺秀。

  再至后来,程嫣伸手救了她,自己却险些落水,让她更加感激。

  王昕楠已经在想,即使她最后和谨哥哥的婚事不成,多一个这样的手帕交也不虚此行。

  所以在听了表妹说要登门探病的时候她主动跟来了。

  可为啥她现在看到的人和一开始见的完全不同呢?

  这也……太活泼了吧!

  王昕楠找不到更加合适的词形容了。不过,怎么说呢,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妹妹更可爱了呢。

  就像现在,她双腿伸在桌案之下,双手托腮,不仅没有让别人觉得她粗鲁,反而给人予率真的感觉。

  “茶好没有啊!”程嫣嘟哝,她渴了。

  董婧停了手上的动作,从旁边拎过来一个小壶,又递给她一个小碗。做完了,又开始继续自己的煮茶。

  “这是什么?”

  程嫣拎起小壶,晃了一下,见有水,自己给自己倒上,尝了一口,发现是温度正好的蜂蜜水,忙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又倒了一碗,才开始慢慢啜。

  看到她的动作,董婧已经不想批评了,只是有点解释给王昕楠听的意思“我们喝不惯你喜欢的甜茶,只能委屈你喝蜂蜜水了。”

  “那是你们没品味!”程嫣嘟哝。她同样想不明白为啥世人都喜欢往茶里丢盐巴和五香粉,这不是很怪吗?

  “对了,你们今天怎么会想起来看我?花会后来如何了?”

  程嫣放下碗,问董婧。这可是她这几天问谁都没问出来的,快好奇死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