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相合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061 2019.11.02 19:40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不知怎的,程嫣想到了这么一句。

  姜涵雅讨了个巧,也没说一声,就先弹了起来。

  既然比的是谁能让隔壁的公子主动相合,先起手的自然要占一份先机。

  可董婧也没有说错,十二姓的小娘子果然个个都不简单。这个姜涵雅的琴艺确实很好。琴比瑟的音色更加低沉,更加适合一些舒缓的乐曲,就不那么容易让人听得愉悦。而这个姜涵雅一曲清秋泉上曲却连她都差点沉迷其中。

  如果不是今天,也许她也就认输了。

  可比什么是她提出的,怎么比也是她提出的,要是就这么认输了,不就显得她太无能了吗?!这里边可是还有个王姓小娘子也许会成为她嫂嫂呢,她的脸能丢,哥哥的脸也不能丢呀!

  程嫣微微勾起嘴角,双手纤纤玉指按在琴弦之上,在姜涵雅乐声一个旋转的时候切了进去。

  同样的是清秋泉上曲,起手却比姜涵雅的高了一个调子。乐音由一个人的独奏,变成了两人合奏,只是一高一低的调子,总有那么一丝违和。

  这是在做什么?望春亭那边还无人相合,如果现在有了,算是谁赢,没有,又算是谁输?

  有的人反应过来愣住,有的人却还在迷茫。

  姜涵雅也蹙起了眉头,她也想不明白程嫣到底想干什么。而且程嫣的琴音总让她觉得难受,还说不清楚为什么。不过她并不怕,因为这样只是更加显得程嫣黔驴技穷而已。

  所有人都在等,他们希望等到一个人放弃,或者一个变化出现。

  清秋泉上曲现如今流传的很广,在场的小娘子就算不会弹,总也听过。

  随着弹到半阙的时候,王氏的王梓楠脸上的笑容消失掉了,她总觉得如今弹的不是清秋泉上曲了,最起码不是她熟知的清秋泉上曲了。

  她就是董婧口中那个琴艺在十二姓中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的另一个,所以她对自己的琴艺非常有信心。

  再听了听,她终究是忍不住,悄悄走了几步,凑到李冉的身边,拉了拉她的袖子。

  李冉的目光还是集中在亭子中弹琴的二人身上,袖子被人拉住她也只是头歪过来而已。

  王梓楠就凑在李冉的耳边,轻声说:“曲子不对了。”

  李冉闻言马上把目光转回来,凝视着王梓楠:“什么叫曲子不对了。”

  “我是说她们弹的已经不是清秋泉上曲了,涵雅被那个程七娘子带偏了。”

  李冉一惊,再细听,猛然反应过来,如今弹得确实不是清秋泉上去了,更甚之连原本的清秋泉上曲的旋律都不见了,完完全全成了一首新的曲子。

  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不止她们两人,很多善琴的小娘子都反应了过来。可琴声没停,照着规矩,就没分胜负,也就没人能够阻止她们继续弹奏下去。

  姜涵雅身在局中,比别人的反应慢了半分,却也明白了过来。可她发现,自己硬是无法把曲子转回到清秋泉上曲上边,只能顺着程嫣的调子继续弹下去。

  她的额头见了汗……

  望春亭里边,自听风阁的琴音飘飘袅袅的传来,就逐步的安静下来,都在聆听着琴音。

  简简单单一曲清秋泉上曲,让人似乎看到了飒飒飘落的枯叶,似乎让人听见了泠泠的泉水溅在石上崩裂的声音。

  王睿王子谦听到了琴声,向着边上的程谨笑道:“这个不是舍妹,就是姜家的涵雅在弹。她们两个可称得上是我们这些人家里琴艺最优的两个人。”

  程谨也笑着问:“连子谦都比不上吗?”

  “我怎么弹得出这么高雅的琴音,当然比不上。不过听说慎之的琴艺也是举世无双,不如找个时间和梓楠切磋一下如何?”

  程谨只是笑,继续听着。

  阮斌也站在他们身边,陪着他们聆听着琴音。渐渐地,他蹙起了眉,倏地又舒展开了,喃喃自语着:“原来如此,有意思。”随即又高声叫着,“有琴没有,没琴箫也行。”

  旁边自有芷园的小厮听到了,跑出去忙。

  王睿指着阮斌,却看着程谨,问:“他这是想干什么?”

  程谨揉了揉鼻子,多少有些宠溺地道:“你等着瞧就知道了。”

  程嫣会琴,只不过会的有点一言难尽,所以才没人听过她弹琴。而他,是被她自始折磨至终的那个。

  他十岁的时候开始随着父亲习琴。

  而程嫣也许是觉得没人陪自己玩了,哭着闹着也要学。问题是三岁的小娃,还没有琴高。父亲没办法了,特意为妹妹亲手斫了一尾琴,这琴和正常的瑶琴没有什么分别,只是尺寸上小了一圈,琴弦也更软一些,适合三岁的小奶娃用。妹妹特别宝贝这尾琴,还特意取了个名字叫涿泪,因为琴身上有着一个似泪斑的木纹。

  自此,妹妹和他一起开始学琴。

  也许是妹妹太小了,弹出来的曲子永远是似是而非的。父亲纠正了也不知道多少次,还是改不过来。后来,父亲就放弃了,说也许妹妹是真的没有习琴的天份。相对的,则是他的琴越弹越好,直至被董大家看中,收为弟子。

  可妹妹却没有放弃过,还是坚持练习,并要求他陪着一起练习。练来练去的结果,就是每次他都能被妹妹的琴音给带走。很奇妙的就是每次……

  后来,父亲走了,妹妹则把那尾琴给烧了……

  再后来,妹妹摸过两次琴,都是在父亲坟前。

  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妹妹居然肯把她的琴艺拿出来,这是……没受什么刺激吧!

  很快,就有小厮跑着,送过来一管箫。

  阮斌接过箫,看了一下,又在手上转了一个花,然后才把箫凑在唇边。

  小厮这样跑进跑出,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看到阮斌的架势,很多人都停下交谈,看他准备做什么。

  而君子六艺,在场的人都是世家公子,精通音律的人不少,很快听出了琴音的不对,也开始议论纷纷。不过他们也没多想,只是以为是小娘子那边有人失手了而已。

  就这样,阮斌的箫音,在又一个转折的时候插了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