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夜话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450 2019.11.13 18:00

  前院还是欢声笑语,互相让酒,程谨找了个机会,和刘汜悄悄说了一声,就回了后头。

  前院的喧嚣,越发衬托着后院的静谧。

  程谨站在月亮门前,有些疑惑。

  程嫣是七岁之后才学会的说话。可小时候的程嫣即使因为不能说话被堂姐妹嘲笑,依然是一个活泼调皮的小丫头。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总能有千百种办法达成目的。那个时候,阿娘因为想让妹妹早点学会讲话,安排的婢女都是聪明伶俐的。妹妹的院子里边永远是欢腾热闹的,没着片刻的安静。

  后来,妹妹到阿爹的坟前看他,第一次叫出哥哥,他激动到痛哭流涕。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妹妹的院子就变得这样寂静无声。

  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把阿娘和妹妹送到舅家到底对还是不对。

  即使真定王府再富贵,即使舅舅舅妈乃至诸位表兄弟都把阿嫣当成掌上明珠,那也不是他们的家。

  自阿爹死后,他们就没家了……

  程谨深吸了一口气,上前拍门。

  程嫣这边已经用完了饭,由素菊素兰陪着,整理着带来的东西,检查弓箭等物。十九和二十两个在廊下的柱子边,一左一右站了,互相也不说话,仿若两个门神。一干的小丫头们都是原来庄子上头的,被嬷嬷管着,躲在茶房里。

  守门的婆子开了门,看到是表公子,让进来,轻声问着是否要通禀一声。

  程谨挥挥手,让守门的婆子下去。

  十九和二十两个人看到他来了,同时直了身子,抱拳行礼。

  程谨走上前去,问他们谁值夜,谁会负责白天跟着小娘子。

  二十看了看十九,见他还是一副谁也不理的样子,悄悄撇了撇嘴,把未来几天两个人的安排和程谨说了。

  程谨点头听着,想了想,又嘱咐他们有任何问题就找这次带队伍来的刘丁。“……也好,只是这毕竟不是在王府。如今世道乱,真定城外都有了流民。你们去和刘丁说一下,让他专门拨几个人给你们,一起负责嫣嫣这几天的安全。”

  二十忙应下。刘丁算是他们暗卫营中出来的前辈了,如今成了王府护卫中的一个队长。这次出来游猎,就是由刘丁带队的。

  程谨看没有什么其他可嘱咐的了,就掀帘子进到里边,同时喊着:“嫣嫣,我进来了。”

  程嫣听到大哥来了,丢了手边摆弄的弓,跳了起来,就要往外边奔。

  素兰看了忙拦着:“小娘子,小娘子,地上都是东西……”

  程谨已经掀了内室的帘子,看到程嫣的样子也觉得胆战心惊的,就怕她又踩到什么东西上边栽倒了,忙喝止着:“不许跑,你一步一步给我走过来。”

  程嫣吐了吐舌头,倒也听话。提着裙子,踮着脚,躲避着地上这一堆那一堆的东西,走了过来。

  到了程谨的身边,站好了,昂着头看着自己的大哥笑嘻嘻地问:“哥哥怎么有时间过来了,你们不在喝酒的吗?”

  “他们喝他们的,我过来看看你。”程谨答着,又看着室内乱糟糟的样子,问她,“你们在忙什么?”

  “我们在收拾明天要用的东西。哥哥快来看看四舅舅送我的弓。”

  程嫣拉程谨走回到自己刚才坐着的塌边,重新拿起丢在地上的弓给程谨看:“有机会了,总要试试舅舅给我的弓好还是不好。”

  程谨上下打量着程嫣,看着她娇娇柔柔的样子,又接过弓,拉弦试了试力道,不由晒笑:“你拉得动吗?”

  程嫣一听就火了,抢回弓,满满拉开,得意地看着程谨。

  素兰和素菊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程谨倒真的是惊诧极了。看到程嫣的样子,他就知道妹妹应该是练过的。可她是什么时候,又是跟谁学的弓箭,阿娘知道吗?就他所知,可是没有人给妹妹请过拳脚骑射的师傅的。可今天……

  想到这些,程谨马上追问:“丫头,你的骑术和弓箭都是和谁学的?”

  “这个……那个嘛……,哥哥,你今天是来看我的还是来训我的……”

  程嫣听了,眸光飘忽着,左顾而言他,就是不肯正视程谨的眼睛,也不肯回答问题。任是程谨搬了脸以惩罚她身边的人做要挟,也没有问出分毫。

  程谨见问不出来,故作轻松的笑着:“总不过是王府那些护卫。”

  程嫣眸光闪烁了一下,又嘻嘻笑着:“哥哥要不要明天我猎只狐狸送你?”

  还真的是王府的护卫不成?真是这样怎么没听二表哥和四表哥说过。程谨心里思忖着,同时配合着妹妹转移了话题。

  “还是还我猎个几只狐狸给你做个披风差不多。不过明天你记得跟紧了我。如今世道乱,万一有流民混进来,碰上了也麻烦。”

  “流民?真定也有了流民了吗?”

  洪州势力最大的就是苏全和真定王府。这两人现在看还是站在一线的。下邳和怀远虽说打了有一年多,可毕竟离着真定还是远了一些。

  提到这个,程谨叹口气,点头:“赤眉王和刘勇打了一年多,如今好不容易占了两郡,在拼命的抓丁抢粮,下邳和怀远出来的流民反倒比前几个月还多。更始帝那头上个月就开始对兵马大规模调动,看样子要对朔州剩下的几个郡用兵。南边本来就乱成了一锅粥。华阳王和留下王又都在上个月相继称帝了。如今算起来,泱泱大夏十三州已经有了七个皇帝。”

  七个皇帝……

  大夏十三州,北六州分别是洪州、绥州、朔州、甘州、德州、淳州,京城就在淳州,所以淳州又被称为直隶。南七州分别是汴州、梁州、禹州、铖州、闽州、湖州、百越州。

  之前更始帝在绥州、景初帝在德州、嘉平帝在淳州、加上如今的禹州的华阳帝、铖州的留下帝,这五个皇帝都曾经是大夏的宗室子,都号称自己是正统,要光复大夏。而邵宜年曾经是闽州太守,在闽州称帝后定国号为陈。出身十二姓中的欧阳氏的欧阳炎彬则趁着这个机会在湖州吉川郡称帝,国号燕,算是十二姓中唯一一个站出来称帝的。

  程嫣觉得额头冒汗,这都赶上春秋战国了。

  “哥哥,既然世道如此乱,董婶婶怎么还有心情办花会,你们又有心情来什么游猎?”

  “世道再怎么乱,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程谨揉着妹妹毛茸茸的脑袋,在收到大大的两个白眼仁后改为揉自己的鼻子,“好吧,其实来的不仅仅是七姓……”

  准确的说十二姓中除了欧阳氏因为已经称帝,没人过来,其他十一姓的人都或明或暗的来了真定。除了这些世家,也有一些各地豪强的子弟或者使者。最近这段时间,真定的各大酒楼客栈,以及对外租赁的院子都被包了个干净。

  所有人忙着串联、攀关系、谈交情,当然,也少不了寻仇。

  二舅舅刘塘在真定城内发生了几次火拼后忍不下去了,明令各方,敢寻仇的,就要承担走不出真定城的后果,而出了真定百里范围,各凭本事,又安排了刘池、刘汜、刘沔、刘汘四兄弟分别带了人十二时辰的巡视,才震慑了四方。

  也许,等各家离了真定,天下大势会清晰起来也说不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