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后继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105 2019.11.09 18:00

  董婧和王昕楠对视了一下。

  董婧开始分茶,不答。

  程嫣马上又望向王昕楠,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

  王昕楠觉得自己又想笑了,低头轻咳了一下,才说:

  “那天花会午宴后没多久就散了。据说程六娘子回去就病了。程二夫人天天往府上跑,据说是要贵府交出那天把程六娘子丢下水的人。贵府交没交人我们就不知道了。”

  对了,十九!她怎么把十九给忘了。她还以为这两天她是躺在床上才没看到十九。可听王娘子这么一说,她舅舅不会就这样把十九丢出去吧……

  程嫣马上大喊:“二十!二十!”

  宴息室承梁之上,跃下一个黑影,单膝跪在程嫣的身边:“主子。”

  王昕楠和董婧都被吓了一跳,慌忙抬了头看着房顶各处,她们可没想到屋顶都能躲人。

  程嫣可顾不上她们两人想什么,问着二十:“这两天都是你当值?十九呢?”

  二十抬眼快速看了一下程嫣的脸色,又垂下头,“这几天都是属下。十九被刑堂抽了四十鞭,还在床上躺着。”

  “舅舅不会把十九交出去吧?”程嫣又问。

  “不会!”这点二十倒是很肯定,“暗堂的规矩,就算犯了错,也是自行处置,不会交给外人。”

  “那……”

  二十知道程嫣要问什么,接着说:“十九已经受了鞭刑。”言下之意,同一件事,已经处罚过了,就不会再有别的刑罚下来。

  “我知道了,你嘱咐十九好好养伤,药问素兰拿就是了。”

  程嫣说完挥挥手。

  二十看到程嫣没有什么其他吩咐,又一纵身,躲回了承梁之上。主子终归是记起来问问他们的下场,虽然不是很及时,不过也够了。

  董婧和王昕楠抬着头仔细找,却看不到办个人影。要不是她们亲眼看着人跃上去,打死也不会相信承梁上还躲着人。

  程嫣看着两人,知道这次要是不解释一下是不行了,只能叹口气,拿起小碗,转着研究上边的花纹,说起自己的暗卫:

  “真定王府的暗卫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我回了王府,舅舅就把十九和二十安排了过来。”

  “十九?二十?”这两个名字……

  “他们没有名字,只有编号,后边如果有人不再适合做暗卫,接任者会继承他们的编号。两个人轮值保护着我,可以说跟我形影不离的。”

  董婧和王昕楠点头,表示了解了。她们都是世家大族出身。世家大族又有几家是没有培养暗卫的。只是一个是她们身边都没有暗卫,二是她们家族的暗卫好像也没有程嫣身边的这两个厉害,所以才会如此惊讶罢了。

  “这么说,那天把程六娘子丢下水的是十九?”王昕楠感兴趣的问。

  其实她这次过来也多多少少有这个目的。听说了程二夫人天天蹬真定王府大门的目的以后,她就已经在想,如果真定王府不保人,她就要大哥出面把人要过来好了。

  实在是那天的事她可是从头经历到尾的。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把人从水面上捞回来,又能把作怪的人毫不犹豫的丢下水,这人本事有了,又足够忠心,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而能培养出如此人才,真定王府也是不可小窥啊!

  “是十九。”程嫣点头,别的就不肯说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并不喜欢跟别人讨论自己的暗卫。

  董婧看到了,把茶碗向王昕楠的方向推了推,招呼着她喝茶,又看向程嫣:“你知不知道洪州太守苏大人的弟弟现在在真定?”

  程嫣点头。

  董婧看她知道,想了一下,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本人知道比较好,又接着问:“那你知不知道那位苏小大人这两天在忙什么?”

  见到程嫣摇头,她有点恨铁不成钢:“你不会不知道他来真定做什么来了吧。那人可是天天在酒楼里散播什么刘勇是天下不可多得的大英雄,你和刘勇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的消息。”

  王昕楠还没听到过这消息,忙问:“那个苏小大人是干什么来了,怎么能如此下作,在酒楼乱传小娘子的话。”

  都是大家大族培养出的小娘子,就算是读着女戒长大的,也不会缺少眼光。董婧就跟王昕楠解释了洪州和更始帝的关系:“……就这样,那位苏小大人就一心一意地想把阿嫣和那个刘勇凑成对。”

  王昕楠又看向程嫣。看在谨哥哥的面子上,她也要多关心一点。

  看程嫣一点也没有得知女儿家的名声被污蔑后该有的反应,董婧有点火,忙一口气把茶灌进肚子压压火气,“你可长点心吧。这留言传着传着就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别到时候传出你和那个刘勇私相授受的消息来。别忘了那个刘勇还住在你们真定王府里边呢!”

  程嫣笑了,笑容惊艳到两个小娘子,“这个留言向来都是传久了,就没人记得了。再说了,我又不着急嫁人,有什么可担心的。”

  董婧却不肯放弃八卦:“就算没有那个刘勇,我阿爹可是给你保了阮家的大媒。我听表哥说你已经见过那个阮文举了,怎么样?说说,说说。”

  董婧口中的表哥向来只有一个,就是她未婚夫王黎。这次王黎也来了真定。

  “能怎么样,挺傻的。”程嫣撇嘴。

  刘勇勇武有余,却太市侩,阮斌钟灵文秀,却透着股傻气,都没能让她一见倾心。

  可她自家知道自家事。如今,恐怕没人能够允许她躲过去,最晚,年底也要定下婚事了。她却一个也不想选!

  程嫣第一次品尝到了愁滋味。可她并不想向董婧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手帕交倾诉。

  她只能故作轻松的笑着:“阿婧,你们今天来到底是干什么来了?来八卦的啊!”

  王昕楠看出来程嫣不想说,忙岔开话题:“阿嫣,我可以叫你阿嫣吧,我和表妹约好了五天后去大昭寺看看,你要不要去?”

  “大昭寺?好呀。”程嫣马上点头,“据说大昭寺的后山还有间月老祠,阿婧是不用求了,昕楠姐姐却可以去拜拜。”说着,还调皮地眨眨眼睛,果见王昕楠红了脸颊。

  董婧见了,也顺着转了话题,说起到大昭寺去都要约着谁,要做些什么准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