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桐华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不及

桐华记事 诗染锦缎 2171 2019.11.12 18:00

  一前一后,一骑白一骑黑两个身影自程谨等人身旁飞速的掠过。

  程谨一愣,很快反应过来那是程嫣和她的护卫。

  “嫣嫣!”

  程谨大喊。如今的世道并不太平,已经有了很多灾民陆续涌入了真定。虽然他们人多,带的护卫也多,可也不敢确保一路上没有不长眼的冲撞过来。

  他之所以在最前边没敢纵马就是怕把人都拉得太开出了什么问题。

  程嫣这样只带一个护卫就走到前边去,万一碰到什么事情岂不是麻烦。

  “大哥,我们先走一步,你们慢慢……”

  程嫣随口回答,声音还没落,却都快看不清人影了。

  程谨就有些着急,“你们慢慢走,等等后边的人,我去追嫣嫣。”

  他快速的交代着,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清,马鞭就抽了下去。

  他所骑的黑影瞬间加速,当头就冲了出去。

  刘勇本来保持这速度,跟着打头的这几个人,但却是最后一骑。见此情景,也知道刚刚过去的是程嫣程小娘子,看到程谨要追下去,一提马缰,下了官道,从旁边超过去,又上回到官道,向下追去。

  王黎和刘池对视一眼,王黎当先说道:“难得有机会,我们比比骑术如何?”

  刘池点头。两人也不再控制马速。

  刘沔见几个人都追着程嫣而去,摇头失笑,干脆勒停了马,等着后边的人。他是真定王府水字辈老大,却出身四房,为了不掩盖掉世子的锋芒,他已经习惯了忍让。

  天空湛蓝,远山如黛。

  他们把这次行猎的地点定在了真定西五十里的雾山,在山的半山腰有一座占地广阔的真定王府的庄子,平时也是用来给主人家巡猎休憩所用。是以他们这次的路程前边一小段是官道,后边大部分确实盘旋蜿蜒的山路。

  程嫣很久没有这么纵马了,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前边是耸立的涯壁,旁边是纵横的深沟。她把身子伏低,全神贯注在和白起的配合上边,心里只想着,快一点,我们还能快一点。这种快得要飞起来的感觉很奇妙,奇妙到让她沉醉。

  程谨虽说是骑术精湛,可在官道上,他还能看得到妹妹的身影,进了山,就完全见不到人了。

  此情此景气得他只能把鞭子甩得呼呼作响,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刘勇看到这些,又想到前边那个绯色的身影,想了一下,冲程谨喊道:“程娘子一个人在前边,我追上去看看吧。”

  程谨是万般不乐意刘勇到妹妹眼前晃的,只是妹妹身边毕竟只有一个护卫在,不由得他不担心,只能点头;“这里到庄子只有一条路,你也小心。”

  “好的,如果程小娘子到了庄子上,我会派人来给你报信的。”

  刘勇说完,就越过程谨,追了下去。

  只是……

  在追了盏茶工夫还看不到人影,刘勇也觉得不对了。

  他的骑术是战场拼杀出来的,坐下的马匹也是跟了自己多年配合默契的军马。他的骑术不敢说冠绝天下,在这群公子哥里边总应该难逢对手才是。

  一开始,他顾忌着程谨。可盏茶工夫还追不到人,还是在这崎岖的山路上追不到一个规格的小娘子就有点不对了。而且据程慎之的说法,去庄子的路可就这一条,程小娘子不应该跑错才对。这个小娘子的骑术如此之高吗?有意思,真有意思!

  刘勇勾起唇角。

  他觉得程嫣这个小娘子越来越有趣了。

  风瑟瑟地吹过。越往山上去,路也越窄。两边的林木高耸,遮住了本就不强烈的阳光。如今寒露将至,即使离着傍晚还有段时间,刘勇坐在马上也感觉到了森森的寒意。

  他有些苦笑,不由得又想到程嫣那个小娘子怎么就和其他的小娘子不一样,居然在这样的日子里纵马纵得欢快。

  刘勇最终还是没有追到程嫣。等他到了庄子的时候,程嫣已经在马棚里给白起喂草料了。

  “没想到小娘子骑术如此精妙!”

  他边说着边把自己的马匹牵到马棚里,然后在旁边的草垛子上拿了些干草放在食槽里边。

  其实已经有小厮要帮他安置马匹了,刘勇这是打听到程娘子在马棚里陪着那匹白马才自己过来的。

  程嫣抬头看了看刘勇,礼貌地笑了一下,又把注意力移回到白起身上,颇有你忙你的,我忙我的的味道。

  刘勇尴尬了一下。和一个刚十三四的小娘子该聊些什么,说实话,他真不知道。

  回想自己当年和丽华的最初……

  他好像是只要轻声说她很美,她很贤惠,或者她的衣服很漂亮,她就会羞涩的低了头。

  可现在……

  程嫣确实很美。可为什么他会觉得即使夸她很美,她也不会高兴的样子啊。要么夸衣服还是夸首饰?上下打量了一下程嫣的打扮,倒是挺英姿飒爽的。可毫无根据的夸他有点说不出口。

  刘勇干咳了一下:“你的马叫什么名字?”

  “白起。”

  “白起?果然是一匹不可多得的好马!”

  这句夸赞刘勇倒真的是出自真心。如此崎岖的山路,程嫣居然比他快了有半炷香的工夫,除了骑术,马也是必不可少的。最起码能说明白起比他的马好上不只是一星半点,当得起一句良驹了。

  只是素来宝马配英雄。如此好马到了一个小娘子手里,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了。

  到最后,刘勇还可惜了一下。只是,他也没那么傻直接说出来罢了。

  看到程嫣开始给马梳理鬃毛,而白起停下吃草,开始扭转马头,刘勇忍不住上前:

  “你的手势不对,这样的话它会不舒服的,你应该这样……”

  他说着,接过程嫣手上的大刷子,给她做着示范。

  论对马的熟悉,他还是很有一套的。

  程嫣看着刘勇的动作,点头应着。

  正在这个时候,前院已经开始有了鼎沸的人声。一个小厮跑过来:“小娘子,刘公子,世子爷和众位公子都已经到了,请您二位过去。”

  “我们马上就来。”

  “我就不过去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刘勇回身。

  程嫣看向小厮,径直说:“前院都是哥哥的朋友,我过去多少有些不便,你跟你哥哥和众位表哥都说一声,我累了,晚饭也在自己的房里用。”

  待小厮应了,程嫣又嘱咐着马房的管事照顾好白起,然后向刘勇福身告辞,就这样施施然走了。

  刘勇多少有些怔忪,待小厮叫了三四遍,才回神,跟着他去了前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