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俩只流浪的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闹场

俩只流浪的猫 昨夜末班车 2096 2020.02.15 09:47

  太阳温暖了大地的时候大黄蹿上了加热间的窗台。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蹦下窗台向女主人的家走去。

  昨晚蹿出窗台他就一溜小跑的跑回了加热间的窝,咬开了两根火腿肠大口的吃完才算是稳住了自己的心神。

  大黄仔细的梳理着自己的皮毛,那男人虽然追的很凶但并没有碰到大黄。

  “确实是一个没用的东西。”大黄傲娇的腹诽了一下,然后就静静的趴了下来。今天确实有点累了。

  夜里,大黄梦到了女主人,梦到了妈妈,她俩居然站在一起。

  女主人慈祥的微笑着,大黄想蹿到她的怀里也让她抱一抱自己,大黄想再让女主人给自己洗一个澡,像每次一样给自己抹好闻的沐浴露,给自己仔细的擦毛发,给自己用暖暖的吹风机吹干。

  妈妈向自己走了过来,他抬起头使劲的蹭妈妈的脖子,妈妈温柔的舔着他头上的毛是那么的舒服。

  妈妈低下头靠近他的耳朵小声的叮嘱着他“记住妈妈的话,不要相信人类,人类是最危险的。”然后就转过身朝女主人跑去。

  妈妈和女主人都最后的朝他笑了笑,转过身向远处走去。

  大黄想努力的站起来追上去,他站啊站,可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也站不起来,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越走越远,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梦终究是梦,早上醒来的时候大黄知道她们都实实在在的离开了自己。

  大黄不知道妈妈死后怎么样了了,那时的他还小,被女主人抱回了家。

  虽然后来大黄也时常去他和妈妈曾经待的那个地方,可是哪里早已没有了曾经的影子。

  可女主人还在,还躺在哪个屋子里,躺在那张床上。

  大黄要去看看她,哪怕她已如妈妈那样躺在哪里。

  大黄不明白为什么她们都要这样离开,他恨那咬不开的绳套,他恨那个他咬不死的女人。

  大黄远远的看到那楼门口站了许多人。有附近的许多邻居,还有一些曾经来过的女主人的亲戚。还有一些他不认识的人都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那可恨的男人和女人在这三三两两的人群中走来走去,那废物男人居然流露出一脸的悲切。

  大黄无心管这些,他只想看一看那慈祥的女主人怎么样了,即便他知道她只会躺在那张床上。他贴着墙边轻车熟路的蹦上了窗台钻进了屋子。

  屋子里静悄悄的,一张白布单盖在了女主人的床上,布单下依稀是女主人的隆阔。

  大黄急跑两步一跃蹿上了床。他小心的叼住了布单的一角向旁边拽去,布单下露出了女主人慈祥的面容。

  女主人换了一身深蓝色的衣服,脸上依然是那平静而慈祥的面容,

  疾病已经把这个女人变得面黄肌瘦,但却无法夺走大黄心中的温柔慈祥。

  大黄静静的趴在了女主人的手边,仿佛又回到了那一个个和女主人在窗台边的不眠夜晚。

  大黄多想让这只手再轻轻的抚摸他的背呀,他多么渴望这双手再抱一抱他。他轻轻的舔着这冰凉的手,这双依稀还有他熟悉的味道的手。

  “老公快来,那死猫跑屋里去了。”窗外传来探头探脑的那该死的女人的叫喊声。

  大黄抬头看到了站在窗外探头探脑看向屋里的那该死的女人。他愤怒的朝那个女人低嚎了一声呲出了牙,吓得那女人赶紧缩头向后躲了一步,转身喊他的男人去了。

  就在大黄犹豫该不该离开的时候门打开了,那个废物男人居然一脸气愤的拎着个棒子冲了进来。身后探头探脑的跟着那个女人。

  大黄再次呲出了他的獠牙,他弓起了身子竖起了尾巴,嗓子里发出了愤怒的低吼。

  他要找准机会咬死这个畜生,这个欺负他女主人的人,这个让她的女主人总是伤心的人,这个无能的只会回来吼自己女主人的人。

  咬死他,像咬死每一只他咬过的老鼠一样的咬死他。

  咬死她,他还要咬死那个只知道大喊大叫,颐指气使的女人;那个进屋来声音总是高八度的女人;那个一样欺负过他女主人的女人;那个每次在车里数落自己女主人不是的女人;那个撺掇着这废物男人朝他的女主人要这要哪惹他的女主人伤心的女人;那个用枕头狠狠捂住他女主人头的人。

  大黄感觉自己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他躲避过追着他跑的野狗,他躲避过挥舞着小棍追赶他的男孩子们,但这次他不要躲,他根本就不打算跑,他想窜上去狠狠的咬他,咬死他,即便他比狗大的多,即便他的棒子比淘气的男孩子们的小棍粗的多。

  那男人嘴里喊叫着“滚出去”,手上的棒子比比划划地朝大黄挥舞着,大黄大叫了一声向那男人蹿了一小步,那男人居然吓得向后边仰去,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

  大黄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飞身蹿了出去,一下子扑到了那男人的脸上,爪子狠狠的抓进了那男人的皮里,紧接着一口咬在了那男人的脑袋上。

  那男人疼的手舞足蹈了起来,扔下棒子用两只手胡乱的挥舞着打在大黄的背上和肚子上想打开大黄。

  大黄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下了,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他咬紧嘴里的东西,他抓紧爪子里的东西,他要咬死这该死的东西,像咬死那些老鼠一样的咬,狠狠的咬,咬死他,必须咬死他。

  那女人吓坏了,高声的尖叫着向门外跑去。

  屋子里的男人嚎叫着,哭喊着,歇斯底里着,努力的用双手揪着大黄,打着大黄想将大黄从自己的脸上挪开。

  大黄喉咙里发出愤怒的低吼,这是他经历过的无数次战斗中最勇猛的一次。

  他已经使出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的肌肉已经绷紧,他的爪子已经抓的最紧,他已经顾不得嘴里咬了什么,只知道狠狠的咬住。

  爪子里的猎物随着他的每一次的摇晃发出凄惨的叫声,那叫声更加激发出他的力量,那叫声更加激发他的勇气,他的战斗欲望,要咬死他,狠狠的咬死他。

  门外传来了嘈杂而急迫的脚步声,一群人呼喊着从门口跑了进来。无数次的战斗经厉告诉大黄必须得撤了。

  大黄无奈的松开了嘴和爪子,窜上了窗台,加速向小区里跑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昨夜末班车

昨夜末班车

感谢您能够读这个关于两只猫的故事,如果您喜欢这两只可爱的猫,还请您投上一张宝贵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非常感谢!

2020-02-15 09: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