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俩只流浪的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见到新主人

俩只流浪的猫 昨夜末班车 1971 2020.02.18 23:56

  虎子在前,四只猫一路穿过公路,穿过原野,向一片村庄跑去。

  “他跟谁回家?我是不能带他回家的。”虎子在村口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其他三只猫问到。

  “我也不行,我家女主人连我都张罗送走呢。”胖墩也赶紧说到。

  “你要带他回来的,正好你带他回家吧。”虎子看着一只眼说到。

  “跟我回家啊,行倒是行,就怕他受不了啊。”一只眼为难的看着雪花。

  “那就看他的造化了。”虎子瞧都没瞧一眼雪花,转身跑进村里了,好像生怕雪花跟上去一样。

  “那就交给你了。”胖墩也一溜烟的不见了。

  “瞅你那胖样,这时候倒跑的快。”一只眼望着胖墩的背影消失,才转过身看着雪花。

  “那你跟我来吧,但你得小心点,有点眉眼高低。我主人脾气不太好,特别是他喝了酒的时候。”

  “还有千万别在屋里拉屎撒尿,一定要出去。主人倒是不会理会这些,可他也不会去清理这些的。记住了吗?”

  “记住了。”雪花急忙说到。

  “唉,不管怎么说总比在垃圾场强。”一只眼不再说话,转身向村里走去。雪花也赶紧跟了上去。

  雪花一边紧跟着一只眼一边打量着这片村子。

  这是一片城郊的村庄,盛夏时节满眼都是一片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几只鸭子和大鹅悠闲的在村路边唱着和声。

  “这里也不错啊。比城里安静,没有那么多人,空气还好。”雪花没话找话的和一只眼搭讪着。

  “城里什么样?我没进过城,你给我说说。”

  “城里可好了,有成片的大高楼,有各式各样的小汽车。屋里有热水器,能洗热水澡。洗澡的时候还有香香的沐浴露。洗完澡还有电吹风可以吹暖暖的风吹干毛发。有各种口味的猫粮,还有各种各样的宠物零食。”雪花一边说着一边感到自己的身上都痒了起来。

  “你们都是主人给洗澡吗?主人都喂你们吃什么?”雪花问到。

  “我们这可没人伺候你,你得学会自己打理自己,吃的也得自己找。”一只眼用仅有的一只眼睛扫了一眼雪花。

  “跟着我你得学会自己填饱肚子。主人有的时候可能好几天都不在家。即使在家也不会总是给你准备吃的东西。”

  雪花瞬间就沉默了,一瞬间再也提不起来说话的兴趣了。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向前跑去。

  一只眼带着雪花一路穿过了村子,蹦过了一堵已经塌了一段的土墙,进到了一个院子里。

  和一路上看到的高强大院截然不同,这破落院子里的土房子看上去已经饱经了风雨。

  两扇挂着的木门似乎是为了不让大门掉下来才不得不挂上的。一扇窗上居然还是用塑料布钉着的。

  一只眼轻车熟路的从两扇木门下的缝隙里钻了进去。雪花犹豫了一下,也钻了进去。

  这是一所北方传统的土房子,门的两边各是一个灶台,灶台上坐着一口大铁锅,上边扣着大大的木锅盖。左边的屋子只挂了半截布帘子,右边的房子似乎是仓库,门敞开着,里边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木质的房梁支撑起整座房子的屋顶。

  “进屋了随便点吧,主人不在家,你也来喝点水吧。”一只眼跑到堂屋角落里的一个铁盆里喝了几口水,回头对蹲在门口的雪花招呼着。

  “俄,先不用了。”雪花可不想和别人共用一个盆,以前和那个野猫从来没一起用过一个盆,都是自己的专用食盒。雪花的可是一个白白的漂亮的自动补水的专用食盒。唉,只可惜现在也许都被丢掉了吧。

  一只眼没再理会雪花,自顾自的跑进了左边的屋子。

  雪花打量着这个新家,暗暗的堂屋里都是用红砖铺的地面,上边一层厚厚的积土。高高在上的屋梁上满是蜘蛛网。

  雪花又开始怀念起他的女主人了,又怀念起了那个温暖而明亮的家。

  雪花慢慢的趴在了门口,跑了这么远的路雪花也真是累了。仿佛把长这么大没跑过的路一次性补回来了。

  雪花渐渐的进入了梦乡,在梦里雪花梦到了好吃的猫粮和可口的零食和火腿肠,雪花还梦到了温柔的女主人又再一次抱起了他。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屋子里的光线越来越暗了,雪花听到了开门的动静,他知道他的新主人可能回来了。

  新主人会是什么样?会不会喜欢自己呢?一定会喜欢的。

  雪花觉得他对一只眼不好,不一定对自己就不好,自己这么漂亮,浑身雪白雪白的,一只眼怎么能和自己比呢,一只眼还没有那只野猫漂亮呢。

  雪花忐忑着,期待着。雪花决定蹦到灶台的上边,好让新主人一进屋就注意到自己。

  两扇木门叮楞咣啷的打开了,一股强烈的酒味扑面而来,雪花立马想起了女主人的儿子,那个男人有几次就是这个味道的闯进了家里。

  每当这种味道弥漫在屋子里,屋子里就会出现高亢的吵闹声,即而就是女主人哭泣声。

  进屋的男人腆着大大的肚子,那肚子撑起了一件军绿色的挂满了油渍的背心,下身的一条肥肥的大花裤衩已经洗的褪去了颜色,一双踩平了后跟的布鞋趿拉在脚下。

  这醉酒的男人扶着门框摇晃着抬腿迈进了门槛,抬起头一下就看到了灶台上的雪花。

  他先是楞了一下神,好似酒精的作用延缓了他的反射弧,然后猛然抓起一支脚下的布鞋撇向了灶台上的雪花。“那来的野猫跑我家灶台上来干嘛。”

  那一脸横肉的男人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随着飞出的拖鞋跟着就是伸出手一把抓向了雪花。

  雪花急忙蹦下了灶台,蹿进了一只眼所在的屋子,想要寻求一只眼的帮助。

  一只眼本来是趴在炕上的柜子边的,他见雪花跑进了屋,竟转身蹦上了炕边的柜子,几步加速一跃身蹦上了房梁,轻车熟路的沿着粗粗的房梁跑向一个旮旯,然后静静地趴在了哪里。

  雪花被一只眼的一系列动作弄花了眼,可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到了身后男人的喊骂声。

  “该死的野猫还敢进屋,看我不抓到你吃肉。”男人恶狠狠的掀开了门帘,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屋子。

  雪花也急忙巡着一只眼的足迹向房梁跑去。

  可雪花只是顺利的蹦上了柜子,却没能跃上高高的房梁。他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雪花本能的翻身一股脑的爬了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一溜烟的跑进了仓库的那间屋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