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俩只流浪的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忠 诚

俩只流浪的猫 昨夜末班车 2175 2020.03.17 22:06

  冷酷的冬天并不会对任何一种动物产生怜悯,他考验着一切物种的生存能力,将物竞天择在属于他的时间里发挥到极致。

  处境艰难的不止是那些流浪的猫,还包括像花花一样无家可归的狗。这些无家可归的狗狗们有时候甚至比那些流浪的猫还要悲惨许多。

  狗这种动物可以说是人类训化最成功的宠物。一旦一只狗认定了自己的主人,它就会将自己一切的一切都依托于主人。

  他的快乐是因为主人的微笑,他的忧伤是因为主人的眼泪,人们给这种情谊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忠诚’,但遗憾的是这种忠诚似乎有的时候却总是单方面的。

  爱丽丝回女主人家的日子里,大黄就会跑去看看那只叫花花的狗子。

  大黄不明白既然知道了主人都已经不在了,为什么花花还非得死守在那个地方不肯离开。

  花花的主人在刚入冬的时候就永远的离开它了。大黄已经不止一次的蹦上窗台为花花证实了这点。但花花还是依然固执的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即使它再没见过窗户上举起的那只手,也依然要在回到窗下时大声的呼唤。

  天暖和的时候,这只会拿耗子的狗还可以靠捕捉啮齿类充饥,但现在,他已经真正的皮包骨头了。

  花花已经两天没来公园了,大黄昨天在赵哥哪里给花花弄回来一根火腿肠,接近傍晚的时候大黄决定给花花送过去,顺便再劝劝花花早点离开那里。

  渐渐地靠近了那个小区,大黄听到了小区里传来的狗叫声。似乎是一些狗在小区里打了起来的动静,其中仿佛就有花花的声音。

  大黄好奇地加快了脚步,他看到一群人正远远的围在那矮树丛的外边看着热闹。

  花花龟缩在窗台下靠墙的一个角落里,一只狼狗和一只大丹犬正凶狠的对着花花疯狂乱叫。

  “你看着吧,我家“骄傲”准是第一个先咬上去的。”一个手里抡着牵狗绳的男人正在得意洋洋。

  “你以为你家是狼狗就准厉害啊,就你家那狗早就没野性了,我家的“名爵”才是最厉害的。”另一个抱着膀站着的男人表示了不服。

  “你说它们这都叫了半天了怎么也不上啊,别忘了谁输了可是管一个月酒钱的。”抡狗绳的男人看上去有些着急。

  “放心,我绝对认赌服输,就怕到时候输了不认帐的人是你。”抱着膀的男人看着自己的狗回着话。

  他开始大声的给自己的名爵下达指令:“你给我上,名爵,要是咬不死那小破狗,以后你就别吃肉了。”

  那叫名爵的大丹狗赶紧叫的加把了力气。一副马上就上的架势。

  大黄犹豫再三,还是向花花冲了过去,他挡在了花花的前边向俩只大狗呲出了牙,发出了警告。

  “你哪来的?”那狼狗一边叫一边问着大黄。

  “你和花花认识吗?”另一只大丹不但叫的更欢,还做出了前冲两下的举动。

  大黄一时间楞住了,这哥俩这是在演哪一出?

  “快带花花走吧,求你了。我主人那个傻缺成天的想叫我来和花花练练。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叫骄傲的狼狗还象征性的扒拉了两下大黄。

  “是啊,我们哥俩也没辙,摊上的就是这种弱智主人,居然愿意看狗打架。不打赢还不给饭吃。简直就是闲的蛋疼。”大丹也不干示弱的围了过来。

  大黄瞬间就明白了两条狗的用意,他假装勇猛的蹿了起来,然后大声的叫着花花“赶紧走啊,再不走你可连这俩伙计也连累了。”

  “走吧走吧花花,你的主人再好他也已经离开了。”骄傲也跟着劝道。

  “老哥,你要再不走我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俩二货天天琢磨着看我们和你打架。”骄傲仍然努力的做出攻击的姿态。

  花花无耐的跑了出去,沿着墙角从另一个方向跑出了矮树丛。大黄也紧跟了过去。

  “照顾好花花。”骄傲追了几步,叫得更大声了。

  “你演的真好。”名爵也追了两步站在骄傲身后恭维着骄傲。

  “好啥,估计咱俩这几天得吃素了。”骄傲停了下来,看着远去的花花和大黄。

  大黄和花花跑出了小区。慢慢的朝着公园的方向跑去。

  “你打算怎么办?你还要再回来吗?”大黄望着前边已经瘦的不像样子的花花问到。

  “不知道,我从记事起就在那生活,没去过别的地方。我们狗狗都是需要有自己的主人的,难道不是吗?”花花耷拉着脑袋停了下来。

  “我试着帮你找个新主人啊?但我不确定能不能行。”大黄想起了也是就自己一个人的姚伯。也许姚伯需要个伴呢也不一定。

  “能,能行吗?”花花停下了脚步。

  “谁知道呢,试试吧,不过你得听我的。”大黄紧走了两步超过了花花。

  大黄领着花花一路向市场的方向跑去。

  远远的大黄就看到了正在收拾的姚伯。尽管天气寒冷,但姚伯依然是市场里最后收拾的那一个,他仍然在每天等待着小小的朋友的拜访。

  姚伯见到了大黄,亲切的招呼着他,将准备好的小鱼小虾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呦,这是你的伙伴啊,这咋还瘦成这样了呢,快来快来,这鱼你也不能吃啊,来来我给你找点别的。”

  说着话姚伯从他的三轮车里拿出了两个包子蹲在了花花的旁边。

  “快吃吧,这是牛肉馅的,挺好吃的,我准备晚上吃的。现在给你了。”

  “汪汪”,花花感激的回应着姚伯,大口的吐着包子。大黄看到花花的眼里好像已经充满了泪水,这个秋天谁敢想像花花都经历了什么。

  姚伯慢慢的收拾着,见俩只小家伙都吃完了各自的食物,才心满意足的上了三轮车。

  “花花你也上车,快去。”大黄叫着花花。

  花花有些犹豫,他才明白大黄带他来干什么,这个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人是那么的像他过去的主人,似乎的确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快上啊,你干吗呢,来时说好了你都听我的。”花花焦急的催到。

  花花不再犹豫,汪汪汪的叫了两声,蹦到了车上。

  姚伯看了看车上的花花,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三轮车发出发动机启动的声音,车子载着姚伯和花花向前开走了。

  大黄蹲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远去的三轮车,自己是不是也该蹦上去呢?或者再找一个新主人呢?

  

举报

作者感言

昨夜末班车

昨夜末班车

想和看到这里的朋友探讨一下什么是忠诚,欢迎大家留言

2020-03-17 22: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