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俩只流浪的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春天的那个早晨

俩只流浪的猫 昨夜末班车 3038 2020.04.06 17:49

  吴彪斜躺坐在皮卡车的驾驶室里,将俩只脚搭在车窗的外面,闭着眼安安静静的休息。

  已经忙活了一个晚上,从附近的村子里再到那个臭气熏天的垃圾场,战利品都在皮卡车后车厢的帆布下,那里的几个大笼子里已经装了十来只猫和三条狗。

  皮卡车旁边的院墙里是最后的一处猎场了。这里面大概有十来只猫。好像还有几只不太大的小猫。

  吴彪前两天踩点的时候看到里边有一只虎斑猫,还有一只全白的波斯猫。这两只猫应该是可以卖个好价钱的。

  这一晚上有了这些收货应该够消费一个月的了。

  副驾驶的车门被拉开了,魏前锋拖着满身的肥肉把自己塞进了车里。彭的一声带上了门。皮卡不由自主的颠了两下。

  “你就不能轻点,艹,院子里的猫一会都让你吓跑了。”吴彪皱了皱眉,小声的责备着旁边的累赘。

  “彪哥,我会不会得上狂犬病啊?”胖子仔细的查看着小腿上被狗咬过的地方。

  “死不了啊,你在农村长大第一回叫狗咬啊?啥事没有啊。”吴彪不耐烦的回着话。

  早知道这货啥忙也帮不上,不如自己来好了。吴彪很想扔下这分钱的废物。

  这废物一晚上只是帮他抬了两回笼子,一到真进村动手的时候,死胖子就懒驴上磨屎尿多。唯一一次堵住了跑过去狗,还叫狗给叨了一口。

  奈何这皮卡是这死胖子借的,又是在这死胖子家附近,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撇开他。

  行啊,完事了多少给他点,再管他两顿酒,就当是自己最近住在他那破房子里的房钱了,不过那破土房子是真他娘的冷啊。

  “彪哥,这些猫狗说给多少钱了吗?”相较于自己的腿,胖子更加关心的是会分到多少钱。

  “没说,得看咱抓到的都是什么品种,土猫土狗指定不值钱。”

  “哪咱干嘛不自己卖啊。自己卖还能多卖点。”

  “你懂个屁,咱自己蹲市场得卖到啥时候,况且那些杂的品种都不好卖,这么混着好的坏的一起卖了还能多卖点,也省事。”

  吴彪实在是懒得搭理胖子,他坐起来向前看了看大铁门,又有两只猫钻了进去。他得意的笑了笑,仿佛是看到了两张花花绿绿的钞票飘进了院子。

  吴彪在等那只虎斑猫回来,他见过那只虎斑猫跑出去,那虎斑猫的花纹颜色看上去还可以,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还有那只纯白的波斯猫,应该价钱也不错。

  雪花静静地趴在正房的屋顶上,盯着院墙外的皮卡车。那车已经在那里有段时间了。

  雪花仍然还是更习惯宠物猫的作息时间,他更喜欢在白天里到野外去四处溜达,然后在傍晚的时候赶回自己的窝。

  昨晚雪花先是听到了车开过来的声音。无缘无故开到这里来的车本身就很可疑,车上下来的身影还很像一只眼的主人。

  雪花在屋顶上已经守了几个小时,他有些很不好的预感,又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期望那辆车最好早点离开。

  天慢慢的亮了,活动了一宿的野猫们陆陆续续的钻进了大铁门,闪电叼着一只稍大点的鸟也钻了进来。

  闪电抬头看到了雪花,招呼着让雪花下去。雪花又看了看那车仍然没有动静,便纵身跳下了房顶。

  胖子实在是疼的厉害,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睡着,旁边的吴彪已经轻轻的打起了呼噜,他无奈的望着车外,期望今晚的狩猎早点收场。

  那只虎斑猫叼着个东西钻进了铁门,胖子兴奋的转身拍醒了吴彪“快,快,彪哥,那猫回来了。刚进去。”

  吴彪赶紧摩挲了一把脸,将后座上准备好的工具一样一样拿过来。

  “胖子,我进去,你守在门口看好网,只要别让跑出来的猫把网撞破了就行。”吴彪戴上了手套和头盔,左手拿着一把三节的伸缩鱼杆,右手拿出了一个四方的手电一样的东西,他把渔网挂在了肩上,开了车门向铁门的方向快步走去。

  胖子紧忙拿下来车后厢里的梯子,兴奋地顛着浑身乱颤的肉,一路小跑紧跟了过去。

  两个人扯开了大网,确定铁门下面都用网围好了便来到了墙根下。

  胖子架好了梯子,看着吴彪一步一步爬上了墙头,顶着头盔探头探脑向院子里张望。

  院子里莫名的安静,只能隐约的听到废厂房哪里时不时传来稚嫩的小猫叫声。

  吴彪翻过了墙头,率先向正房跑去,他知道那只虎斑猫就在那里,他看过那猫钻进那扇窗户。

  正房里先是传来了闪电愤怒的吼叫声,然后是雌猫彩虹的惨叫,中间还夹杂着小猫惊恐的哀嚎。

  吴彪顶着头盔一只手拎着闪电和彩虹,一只手抱着小猫和鱼竿兴奋的跳出了窗户。

  他快步跑到铁门那里大叫着胖子,将闪电和彩虹扔进网里,又把小猫递了出去。

  吴彪快步的向废厂房跑去。雪花也正跑出厂房的门口,雪花本能的发出了厉声的警告,炸开全身的毛,呲出了獠牙。

  吴彪已经完全处在了亢奋的状态了,他压根就没把雪花放在眼里,左手的鱼竿直接捅了出来,右手打开了高压电棒的开关。

  厂房里的猫都被吵醒了过来,呆瓜从雪花的身边先扑了出去。吴彪的右手直接迎着呆瓜击了出去。呆瓜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摔在了地上。

  厂房里的猫都看到了这惊悚的一幕,刹时间惶恐的四散逃了开去。猫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吴彪用鱼竿满厂房的驱赶着猫,猫儿们乱窜着躲避着驱赶,夺路向大门的方向跑去。可一张无情的大网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吴彪像一只疯了的猎狗一样追着雪花跑出了厂房,他见雪花飞身要爬上正房的墙,急忙把手里的鱼竿撇了出去。

  鱼竿正打在了雪花的脑袋上,雪花直接被打的从墙上掉了下去。

  雪花赶紧一咕噜翻身向后院跑去,吴彪顾不得再捡鱼竿,紧随着追了过去。

  雪花直绕着墙向前加速跑了几步,一跃身顺势蹬上了墙面,像爬房子一样的爬上了墙头,翻了蹦出去。

  吴彪失望的停了下来,双手拄着膝盖,弯着腰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抬起头看着雪花蹦出去的墙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猫还居然能有这样的操作。

  缓了缓神的吴彪立刻调转了方向,重新向厂房跑去。刚才他听到了一个油桶那里有小猫的声音。

  他快步的向油桶跑去。蹲下身想要看个究竟。妞妞从油桶里猛的蹿了出来,直接扑到了吴彪的头盔上。

  吴彪先是被吓的坐在了地上,然后猛的将电击枪怼到了妞妞的身上。妞妞身子一软的从头盔上滑到了地上。

  吴彪将身子探进了油桶里,看到了大妮儿和那俩个瑟瑟发抖的小家伙。

  大妮儿不断的向后缩着身体,将两个小家伙护在身后。

  吴彪钻出了油桶,猛的一脚踢在了油桶外正对着三只猫的地方。大油桶发出沉闷的巨大响声,油桶里发出了大妮儿母子惊悚的叫声。

  吴彪开心的大笑了起来,一脚一脚的踢在油桶上,又把油桶踢的横着向厂房中央翻滚了两圈。

  大妮儿被甩出了油桶,迷迷糊糊的看着那个戴头盔的男人探身将两个小家伙拎出了油桶,却怎么也站不起来身体向前冲了。

  吴彪将大妮儿和妞妞扔进了网里,又重新确认了一下厂房内再没有其他猫了,才抱着两个小家伙顺着梯子爬出了院墙。

  胖子正一脸兴奋的将网里的猫装进笼子里。这一下子没白忙活,抓了十多只大的不说,还得了三只小猫仔,小猫里边还有一只虎斑和一只纯白的波斯。

  两个人将猫仔放进后排座,又把猫笼抬上车,兴高采烈的发动起皮卡向公路的方向驶去。

  雪花无助的站在树林边上,远远的看着那车越来越远。阳光透过绿油油的树枝照在了雪花的身上。

  这本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季节,这本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大院里的精灵们艰难的熬过了那个冷酷的季节,他们战胜了寒冷,战胜了饥饿,却没能战胜那男人手里的电棒和欲望。

  雪花能咬断老鼠的脖子,能咬碎鹰的头颅,但却怎么也咬不穿那坚硬的手套和头盔。

  难道这就是野猫该有的命运?生活在这个人类无处不是主宰得的世界里,一只野猫难道怎么努力都逃脱不了自己的命运?

  雪花钻进了院子了,他跳进了正房,桌子上杂乱的男人脚印覆盖了闪电和彩虹的足迹,那个装着闪电照片的相框掉在了地上。

  雪花跑进了厂房,那个让大妮儿开心的手舞足蹈的窝被踢到了厂房中央,铺在里边的破棉袄被甩到了外边。

  雪花落寞的转身跑出了大铁门,看着地上的车辙一路延向远方。

  雪花想起自己曾经也是这样无助的站在垃圾场里,这样无助的站在赵奶奶家的栅栏旁。

  雪花快步的向前跑了出去,追着那车辙的方向加速向前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