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反向修仙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5她过得好吗

反向修仙传 木羊思奇 2094 2018.11.09 23:31

  王老头告诉他,他的生父是就是现在他所服侍的李老爷,他母亲是以前俞连城有名的红倌人,那李小子以为他胡说,于是在服侍李老爷时故意弄伤他,还取了他的血,结果滴血认亲发现李老爷真的是他的父亲。

  原来李老爷的母亲还活着的时候不让他娶这风尘女子,可李老爷却是专情,不管娶了多少的姨太太也不曾诞下一子。

  那红馆女怀了他的孩子,心中也有些记恨那李老爷的母亲,但有舍不得他们父子分离,也就将刚生下的李小子含泪丢在李府前。

  那红馆女知道那老李是个善人,自然会收留她的孩子,她就远远的看着李老爷抱着李小子,然后那红馆女就离开俞连城了,听说是她存够钱自己赎身走了。

  那李老爷没等到他母亲离开,红馆女却先离开了,心中一直很是遗憾。

  王老头点破之后,那李老爷得知李小子是红馆女给自己留下的孩子,还宴请俞连城的人们吃酒席,吃了七天七夜,与此同时,王老头更是声名大振。

  阿驴本以为王老头的家门前应该排满了人,但出乎意料的是王老头门前一个人都没有,倒是有一只大黄狗一直对着阿驴在那里吠。

  阿驴有些看不过眼,踹了他一脚,那只大黄狗瞬间就安静了,眼神十分委屈的望着阿驴。

  阿驴在一路上虽然只是远远的看过去,都能明显的发现,酒馆的人是挤满的,甚至还有不少人醉倒在门口。

  “是谁?”红屋子里传来一把苍老的声音。

  阿驴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想试一试王老头现在还是不是以前那个王老头,阿驴就这样径直走进去。

  王老头从那躺椅上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这走进屋里的毛驴,面露疑惑之色,然后又躺回去,“陈渊吗?”也不知道王老头是用了什么神奇的方法,居然一眼就看出阿驴就是陈渊。

  阿驴开心的点点头,“王老头果然还是王老头。”

  王老头看着阿驴点头,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闭上眼睛,“找我什么事?”

  “阿花现在在哪里?”阿驴开门见山道,也不拐弯抹角。

  “你忘记我的规矩了?”王老头果然厉害,阿驴虽然是在驴叫他也能听明白阿驴说的什么话,这俞连城万事通的名头果然不虚。

  阿驴知道他是说那一万海元,可他现在找谁去弄那一万海元,阿驴也知道这人是自己无法强逼的,王老头是出了名的只认钱不认人的,不给他钱就算是一百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会想赶紧把这一百把刀当了,换一万海元给他。

  不过有钱的人也很喜欢王老头的做法,因为不管消息重不重要都是一万海元,哪怕是你问自己家的狗跑到哪去了,王老头也是照收一万海元不误。

  这时候外面又传来狗吠,看来是有人来了,阿驴算是明白了,这条大黄狗是见人就吠,王老头来借此知道外面是否有人来。

  来的不是别人,阿驴也是认识的,“杨泽!”

  “阿驴?”杨泽道,他几经打听也没人听说过周清这个名字,看来这个周清是太过普通了,但是他一问算命的王老头,就有人告诉他去找一家红房子就可以了,杨泽也就循着这条线索来到这里。

  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阿驴了,那躺在躺椅的王老头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杨泽,有闭上眼睛,这王老头好像很喜欢闭上眼睛,不知道是故作高深还是另有玄机,“你是来找人的?钱带够了吗?”王老头也是个直爽的生意人,开口就是谈钱。

  杨泽像别人打听的时候那人是这样跟他说的,“你是说那红屋子的王老头?算命的那个?那你准备好海元没有?不过看你这样子也拿不出一万海元。”

  杨泽从身上摸出几张一万海元那人来悻悻的住口,杨泽这才意识到‘杨泽’肯定是挺有钱的,随身带着好几十万的海元,还有不少看起来挺值钱的东西,只是不知道具体值多少钱罢了。

  “带了。”杨泽回答道,从怀里掏出一张一万海元。

  那王老头消失的眼睛又回来了,王老头也是利索,“你要找的周清就在那贫民区里,这头驴知道的?”

  “我知道?”阿驴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知道那贫民区的。

  “这是第二个问题,要加钱的。”王老头是个讲究人,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空气中好像流动着让人不舒服的空气,“杨泽,我知道贫民区在哪了,你再给他一万海元,让我问他一个问题。”阿驴道,他好像想到了周清在哪了。

  杨泽完全不把钱放在心上,有从怀里掏出一万海元,那王老头看也不看,接过那一万海元,就闭上眼睛。

  “阿花在哪?”阿驴问,他知道王老头听得懂他说话,也就直接问道。

  “杨泽你不是见过吗?在那海渊辰酒馆里。”那王老头说完话就像死了一样,一点动静也没了。

  “阿花?你是说海棠姑娘?”杨泽道。

  “你见过她?”阿驴很是着急。

  “你们快滚吧,不给钱问问题就不要呆在这里。”王老头却也不客气,明明方才还开心的拿过杨泽的钱,现在却立刻就要赶人走了。

  ……

  杨泽和阿驴离开王老头的红屋子,杨泽还是觉得神奇,明明自己是第一次见那王老头,他只是看一眼自己就知道自己要问他什么了,想来也让人感到吃惊,这俞连城万事通的名头果然是,名不虚传。

  阿驴跟杨泽走在热闹的街道上,阿驴之前只是嫌麻烦,也不是害怕别人,现在杨泽与他一同也省去不少麻烦,“阿花她过得好吗?”阿驴开口叫道,憋了许久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她过得很好,他的丈夫很爱她。”杨泽如实告诉他,却没有告诉他阿花眼里的落寞,好像对什么事情很失望。

  “是吗?她还是那么喜欢喝酒吗?”阿驴果然很了解她。

  “对,你怎么知道的。”杨泽觉得阿驴跟李海棠的关系不一般,好像姐弟一样。

  可阿驴眼里却有一丝的不快,心里暗暗道,“她不是说不喝酒了吗?她难道又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阿驴想不明白,越想越难受。

作者感言

木羊思奇

木羊思奇

头痛停一天,虽然没人追。

2018-11-09 23: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