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凤凰仙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出剑须留三分力,不可全抛一片心

凤凰仙劫 蓝尘87 2607 2018.01.14 19:48

  第八章出剑须留三分力,不可全抛一片心

  一号斗灵台。

  台上,李凡尘的战斗相比于上一场,剧情完全颠倒了过来。

  这次,是李勇用一根木棍抢攻。

  自从李凡尘的灵力亲和体质曝光之后,李鹏便为弟弟李勇谋划好了战术。

  “你虽占了境界上的优势,却不可似李潘那般轻敌。”

  “灵力亲和体质,吸纳灵气先天就比普通修士要快。”

  “与这种体质对战,最忌讳的就是拖沓。需急攻,以力换力,虽吃些亏,但这是唯一的应对方法。”

  李勇谨记大哥李鹏的告诫,手中木棍连变几个招式,向李凡尘劈头盖脸砸去。

  李凡尘侧身避开,木棍在面前险险擦过,破风之声听得人毛骨悚然。

  “大师……凡尘这场,怕是赢不了了吧?”

  李忠彦虽然对李凡尘的前四已经心满意足,可见台上斗得如此凶狠,心又不由得吊了起来。

  “未必。”

  苏曼简单回应,然后便不再多言。

  “吃了不会兵器的亏。虽然是根木棍,哪能用手臂去招架啊!”有围观之人评价。

  “想不到,李勇公子年纪轻轻,竟也晋入了灵师境界。”

  “今年这场比斗,能媲美三年前了。”

  族中每年都有大比,可每年参与者的质量却都良莠不齐。

  过去两年,纵是夺冠之人,也未曾晋入灵师。

  唯有三年前那场决赛最有看头,二长老家的李冕公子,以一阶一品的修为,硬生生将一阶二品的李鹏打到求饶。

  “今年大比,最高境界者虽不比李鹏,可却是出了足足三个灵师!三个十六岁的灵师啊!”

  “而且,我看这李凡尘也不差。”

  ……

  斗灵台上,李凡尘被李勇手中木棍打得手忙脚乱,看似分寸全乱,哪里还能架起什么招式。

  “差不多了。”李凡尘心中暗道。

  “李勇,该膨胀了。”

  木棍再次砸来,李凡尘滚地而去,三两下就躲闪到了木架子旁边。等李勇再次追来,李凡尘早已在木架之上抽出一把木剑。

  锵啷!

  不知是不是幻觉,李凡尘抽出木剑,现场似乎响起了金铁交鸣之声。

  李勇见劈他不着,暗自揣度是招数用老,于是手中木棍换了招式,一端向李凡尘一戳,宛如银蛇出洞,带起一阵劲气。

  李凡尘手中握剑,嘴角噙笑,木剑在长棍上轻轻一点,却犹如打了银蛇的七寸。

  李勇手中长棍忽然失了控制,偏转开去。

  李凡尘欺身上前。

  “啪!”

  两人错身而过,李勇脸上多了一个掌印。

  “奸诈小人!”李勇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颜面,怒从中来,嘴上也口不择言:“真如李冕一般该死。”

  李凡尘持剑再上前去,李勇回棍招架。

  “啪。”

  剑棍交错,李勇脸上再添一个掌印。

  ……

  “他竟会使剑!”

  “而且使得如此娴熟。”

  比斗持续了许久,李勇的脸也一点点变得红肿。

  李凡尘起先先不执剑,赤手空拳,看似狼狈,实则是在给李勇一个将赢未赢的错觉。

  他也怕。

  怕李勇一旦发现无法取胜,就直接投降,还如何暴打李勇?

  那样有负初心。

  “吾之初心,暴打李勇。”

  李凡尘挥剑再攻,李勇脸上依旧密密麻麻挨了几十下打,身形跌跌撞撞,依旧不曾倒下。

  也不曾投降。

  “李凡尘,以我灵师修为,岂能输给你这半吊子下人。”

  “只可惜境界不稳,尚未习得术法。”

  “不然,你哪来的机会嚣张!”

  远处……

  二号斗灵台。

  三长老家李岩与族长千金李萱儿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

  李岩晋入一阶一品已久,凭借着境界上的微弱差距,以及更加老成的术法运用,经过一番苦斗,终究是胜过了娇生惯养的萱儿小姐。

  此刻,众人才意识到,本该最先结束的一号斗灵台,少年灵师李勇与修行不过几天的旁系李凡尘之间的斗争,竟是持续到了现在!

  “李勇……要输了?”终于有人开口。

  其实,大家早就看了出来。

  只是没人敢说。

  “李勇公子根基还未打稳,尚未习得术法,灵师境界的优势自然没能发挥出来。”

  “李忠彦家,怕是了不得了。”

  ……

  台上。

  李凡尘惊讶于李勇的执着,这等局面哪里还是败局,根本就是在虐打。

  “你这是什么剑术?”

  李勇见李凡尘至今都只用过一招:一剑挑开兵器,欺身上前,一个大耳刮子招呼!

  重复只用一招却能招招奏效,让李勇对李凡尘的那一剑产生了好奇。

  “剑名:初心。”

  “师父口头传授,算不上术法。”李凡尘应答时,手中攻势不减,却不再扇李勇耳光。

  李勇虽狼狈,却也硬气。

  李凡尘心道开局之时的示弱真是枉费了心机,哪里知道李勇这等娇纵小人,却也算得上是一个硬汉。

  那一通暴打,李凡尘暴打李勇的执念已消。

  此间,见李勇这等硬气,心头怒气更是去了几分。

  “李勇,降吧。”李凡尘收剑。

  李勇鼻青脸肿,浑身传来阵阵疼痛,却还要扬起木棍,叫嚣道:“李凡尘!你与那短命的李冕一样!不过仗着自己天赋异体,我李勇是打不过你……”

  “但我李勇,就是不服你!”

  “再来!”

  李凡尘皱眉,手中朴实无华的木剑再次上扬,似要再施展剑术“初心”,让围观人群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李勇公子显然是输了,再打下去,不过是多挨顿打。

  可李勇自己却不知趣,偏偏不愿认输,就是大长老心疼儿子,也是无法喊停这场比斗的。

  李凡尘端起木剑,略一思索。

  然后他丢下木剑,就这么走上前去,一把勒住李勇的脖子。李勇早已被打得毫无抵抗能力,只能任由李凡尘拖着。

  “砰——”

  李凡尘将李勇拖到斗灵台边缘,一脚踹了下去。

  这一举动倒是让广场上的族人们刮目相看,就连高台上的几位长老也是连连点头。

  原本火药味极浓的一场比斗,李凡尘如此收尾,倒还算仗义。

  李凡尘自然不知这些,他只顾将李勇扔下台去,待得判他得胜,施施然走下了台,前往父母身边报喜。

  师父教诲:出剑须留三分力,不可全抛一片心。

  李勇之事,虽一时快意恩仇,可也要处之有度。

  ……

  “李凡尘!”

  刚刚败给李岩的李萱儿一路跑来,见着李凡尘,一把扑倒在了他怀中开始大哭。

  “李凡尘!我输给李岩了!”

  李凡尘本想先去拜谢师父,却不料被李萱儿大小姐截了下来,二话不说就是一顿大哭。

  李凡尘不知如何应对,只得先消了找师父的念头。

  “萱儿小姐,胜败常事,无需这么记挂在心。”

  “可是……可是这次输了,天罗珠就没了呀!”

  李凡尘不解,师父说了天罗珠名过其实,实则没多大用处,萱儿小姐堂堂族长千金,依她的眼光,如何就对这么一串鸡肋的天罗珠手链如此执着?

  “外人不知天罗珠妙处,我却是听我爹说起过。”

  “那天罗珠,是一块莹光玉雕琢而成,上面更有大画师‘李玄思’亲手篆刻的‘诸天星斗’图,极简极奢。”

  “哪个女人能抵抗这样的手链!”

  果然!

  李凡尘恍然大悟,萱儿小姐自然是不缺这等“鸡肋”的灵宝。可这天罗珠,却更是一件极度吸引女性的奢侈品。

  “李凡尘!你进了决赛!一定要加油啊!”

  李萱儿大哭着说道:“万一被你赢了天罗珠,千万要珍惜!”

  听李萱儿这么哭天抢地,李凡尘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下意识地问道:“天罗珠……真的没有女人能抵抗天罗珠的诱惑吗?”

  李萱儿从沉痛的悲伤中缓过神来,肯定道:“当然!”

  李凡尘微微点头。

  他本以为到此结束的大比。

  看来,又要再打一场硬仗了……

网文30年后将会怎样?

严肃网文第二期,更多好文敬请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