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二、勇闯龙潭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2288 2020.02.18 07:30

  话说刘二球来到武大烧饼集团,消息不胫而走。之前被刘二球难为过的KTV女服务员,还有刘二球吃饭逃单的饭店老板们,听说刘二球已经要饭了,都来此参观。

  武大烧饼集团门前人山人海,大家准备好了鸡蛋、西红柿、口水、砖头,等着刘二球出来。喧闹的人群中,有一双阴冷的眼睛死死盯着烧饼集团大门,她或者他,就是被小龙女咬得没有屁股了的人妖王。“跑了和尚,跑不了爹,老娘在小龙女身上吃的亏,要在刘二球身上找回来。”妖王愤恨地对手下说着。

  大王:“您说的对,这老小子还用过期红薯骗了咱们,决不能轻饶他。一会儿,您就看好戏吧,他的8万丐军已经被我们派发了香米,都回去自谋职业了。如今的他,不过就是一个过期红薯,等着您随便啃。”

  妖王:“你放屁,想让老狼中毒吗?”

  大门内的刘二球,四下张望,焦急万分。武大郎留他吃晚饭,刘二球心里惦记着家里户外晾晒的床单,怕下雨,所以坚持要回家。女博士看到刘二球,一脸油腻相,担心他继续留下来影响自己的晚饭胃口,就劝他:“男子汉,还怕几个鸡蛋,有种你就冲出去,和他们比一比,到底是你的脑袋硬,还是他们的砖头硬。”

  刘二球:“这个不用比,老子走南闯北,见过很多冒充有学历的人,有的还冒充博士。”

  女博士:“同样是冒充,冒充越大的,说明越有理想。”

  刘二球:“我听说千锤百炼才能晋级到博士后,眼前的机会难得呀,雪松这小子最喜欢博士后了。”

  女博士一听雪松喜欢,那还等什么,她二话不说,推开门,大喊一声:“我是刘二球!”。不到一秒钟,女博士还没走下台阶,一座鸡蛋、西红柿和砖头堆成的小山,把女博士压在下面。

  踩在女博士的鸡蛋坟墓上,刘二球勇敢地向家奔跑,他左冲右跳,时而匍匐前进,时而躲进下水道,密集的鸡蛋雨阻挡不了刘二球归家之心,他一定要在下雨前把床单收回去。刘二球不顾肩周炎和腰盘凸,虽然头脑迟钝,但身手敏捷,如过街老鼠一般,眨眼冲到大街口,马上就要脱离危险了,却一不小心掉进了雨水井。

  “是谁干活这么不规矩?井盖为什么不盖?”红袖箍大妈一声大喊,妖王和人妖们不敢过来落井下石。双方正在僵持之时,一阵柔和的香气飘来,整条街上的人都恢复了理智,大家顺着香气看去,前面有两个童子提着灯笼开道,一位古典美女走进了街口,神似观音菩萨。

  美女的香气引来百鸟,两只孔雀飞下雨水井,捞起了一只落汤鸡。落汤鸡看见“观音”,大喊:“飘香,快来救我,我是二球啊。。。是当年执掌8万丐军的天蓬刘二球。”

  西门飘香:“你何时改名天蓬?”

  刘二球:“天蓬,就是天天蓬头垢面的意思。”

  西门飘香:“此去西北方向100公里有座福陵山,山上有个云栈洞,你暂且在那里等候。”“有位姓唐的木匠师父会经过那里,你保护他去咸阳,我在此收拾收拾,以后会到咸阳找你。”

  刘二球:“飘香,你和我一起走吧。”

  西门飘香:“你先去,我追完这部电视剧就动身。”

  。。。。。。

  经过抢险工人的解救,钻坏了十几根钻头,终于破解了新型建筑材料鸡蛋混凝土,女博士出来了。她满脸污垢,保安不让她进办公区,女博士非常生气,手指保安,大声说:“你们真当我是女博士?那是我的化名,我的真名是沙生。你们不让我进去,老娘去流沙河等唐篓师父去了”。

  。。。。。。

  拉面托拉斯的加工厂厂房,这里之前是服装厂,后被马全会收购。织布机早已不见,厂房内整齐的摆放着一百张长条桌子。高大宽敞的厂房,像室内足球场,看不到一根柱子。

  厂房每隔十米吊着一盏白炽灯,没有灯罩。两排白炽灯,每排10盏,一共20盏白炽灯。白炽灯直接安装在电线上,从高高的棚顶垂吊下来,实际上就是20只系在导线上的灯泡,显得十分简陋,但给厂房增添了质朴的机械美。窗户开着,风吹着电线摇摆,白炽灯也跟着摇摆。长条桌两旁,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工作。

  马都懂研发了方便面式的拉面,经过反复试吃,无毒,通过了申请准备上市,首发日期订于明天,今晚全体工人加班,在做最后的产品封装。

  “啪!”一声响,两只白炽灯灯泡撞在一起,厂房亮度减少了10%,两只撞坏了的白炽灯下面的工人看不见了,就先下班了。

  “啪!”又一声响,另外两只白炽灯灯泡又撞在一起,厂房亮度减少了20%,两只撞坏了的白炽灯下面的工人也看不见了,也先下班了。

  “啪!”再一声响,厂房亮度减少了30%,新撞坏了的白炽灯下面的工人看不见了,兴高采烈地下班了。

  五分钟后,“啪!”“啪!”“啪!”,连续三声响,一共60%的工人下班了。

  。。。。。

  七分钟后,“啪!”“啪!”“啪!”“啪!”,随着四下清脆悦耳的白炽灯爆破声,大家期盼已久的时刻到来了,工人们一片欢呼,全体下班回家团聚了。

  此处,工人们热火朝天的下班,马都懂并不知情。他正与月老密谋一桩更大的阴谋。这两个人不打不相识,如今就差穿一条腿的裤子了。

  月老:“马贤侄,你对月饼改进的建议非常好。”

  马都懂:“月大哥,你按我说的办法,准能打败烧饼。”

  月老:“贤侄说的对,以前月饼太内敛了,如今按你说的做,把月饼馅放在外面,把皮放在里面。你的想法真有创意!对了,你的小笼包为什么不把馅放在外面?皮放在里面。”

  马都懂:“大哥,你有所不知,馅放在外面,就不是包子了。”

  月老:“贤侄,我把月饼馅放在外面,也不是月饼了,这不成蛋糕了吗?”

  二人正在密谋,忽听门外传来大笑:“哈哈,你们在此密谋害人,侵犯蛋糕知识产权,不怕报应吗?”

  这声音内力十足,马都懂不敢怠慢,急忙抽出两根筷子,运气让笼屉护体,然后冲着门外大声说:“何方高人,请现身。”

  月老功力深厚,他从声音判断出来者并非绝顶高手,所以手捋长须,蓦然不动。

  “嘡!”一声,门被踢开,西门雪松站在面前。小龙女脚踩雪松肩头,手持长鞭。

  月老运气凝神,千里耳微微颤动,除了进门这两个后生,他并未发现附近有高手,难道他们两个人来送死?敢闯我这龙潭虎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