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六、湿地毒酒论英雄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2213 2020.02.22 10:24

  “神行太保准误事”戴二小美名传遍大江南北,猎头们蜂拥而至。开出价格最高的是马全会,保底年薪60亿,根据业绩年终花红最高120亿,股权10%,期权10%(分十年)。于是,戴二小成为拉面托拉斯第三号人物,仅次于马全会和马都懂。

  新官上任先放火,烧得满城风雨,鸡飞狗跳。

  “为什么一双筷子是两支?你们不觉得浪费吗?”一大清早,戴二小副总裁就没好气地训斥几位高管。

  高管A:“戴总,您的意思是以后只给顾客一根筷子?”

  戴二小:“思路是这样的,但细节问题要你们考虑。我是抓大方向的。”

  高管B:“戴总,您真英明,我尝试过,我经常用一根筷子吃面条,把嘴伸到碗里,用一根筷子拨面条,这样比两根筷子效率高,而且面条也更有味道。我虽然尝试过,但那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缺乏理论高度。您刚才一席话,让我脑袋一热,眼冒金星,豁然开朗!”

  戴二小:“不错,看来就是要群策群力,要勇于实践!”“对了,你们那个菜名要改一改了。”

  高管B:“您是说那个《番茄炒蛋》?要不。。。改成《蛋炒番茄》?”

  戴二小:“再拔拔高。。。”

  高管C:“我建议《番茄爱上蛋》!”

  戴二小:“同意。”

  高管A:“戴总,趁着大家明天不在,我想请您一个人去试吃新菜,我们刚研制了几个高大上菜品:1、大葱炒大蒜;2、鸡蛋炒鸭蛋;3、豆腐炒豆干。”

  戴二小:“听着不错,那我就去试吃一下。不过,有一点必须强调,菜钱要从我工资扣除,这是原则。”

  高管A:“戴总,不是我恭维您,虽然您是要饭的出身,但这么快就学会立牌坊了,真是天资聪慧。您就是不去要饭,搞个贝贝尔奖啥的,也容易。”

  戴二小:“我这个人,淡泊名利。。。。”

  。。。。。。

  月老自从欺骗了潘铁蛋,感觉不妙,整天心神不宁,忐忑不安。白天,月老爬到电线杆上,拿着望远镜四处看,身上常带着两块月饼,随时准备跑路。晚上,他每隔十分钟换一张床铺,每晚假装出去小便16次,查看周围有什么变化。

  这天,月老爬上电线杆,从望远镜中看到两组人马前往小华山,心头一沉,不由得倒吸口凉气,然后又吸口热气。只见唐篓那组,师父闭目沉思,双手握拳,在胸前不停地向外推,好像是在演练刨木头,完全达到了忘我之境界;刘二球大腹便便,虽然一身要饭的打扮,但却有老板气质,威严不可侵犯,大有他要什么饭你就得给什么饭的气势,没有讨价还价余地;曹悟空尖嘴猴腮,一看就是没理也能说得天花乱坠的无赖;后面那个女的,很有点胆大心细诈骗潜质,稍加历练,就能达到骗人而自己不知的境界。月老觉得这组人,神圣不可侵犯,还是离他们远一点。

  另外一组,再熟悉不过了,西门雪松和小龙女只要组合在一起,就可以与自己匹敌,再加上胡丽,恐怕自己也要吃亏,西门庆倒是有没有无所谓。月老正在想如何下手之时,忽然听到三声口哨,两长一短,这是马都懂找自己。

  月老提气丹田,纵身向前跳跃,从一个电线杆跳到了另一个电线杆,然后再提气纵身向前跳跃,这样,月老片刻之间就来到了拉面托拉斯。马都懂满面春风,手腕着戴二小在门前迎接。三位老人见面,互相拱手施礼,一起步入自行车库,再从空调机房的梯子爬上去,然后来到水泵房潮湿的空地上坐下,伴着震耳欲聋的水泵马达声,三人开始叙旧。

  月老:“贤侄,你怎么这么小心?怕有人偷听?”

  马都懂:“什么?!我听不见。。。”

  戴二小:“马哥,你有吃的吗?我饿了。”

  马都懂:“什么?!我听不见。。。”

  月老:“戴贤弟,你饿了?我这里有两块月饼。”

  马都懂:“给我一块。真巧,刚好这句听清楚了。”

  。。。。。。

  五十年前,水泵房这块地方是一片草地,南迁和北归的候鸟常在这里歇脚。东来西往的商队,称这里是死亡之地,常有人陷入泥潭,永远离别了商队。晚上,草地上常有绿光闪烁,绿光还会移动,有时慢,有时快。深夜12时,草地上会挂起大风,咆哮之声能传出几十里。

  渐渐地,草地附近居民都迁走了,这里越发荒凉。有胆大的后生,说夜间在这见过一座高山,山上有两道绿光直冲云霄,且会左右摆动,后生们称这座山为“双子绿眼”山。后生们晚上不敢来了,就换做白天来,白天能看见白衣美女,在草地的水塘里捞水芹和鸡头米。美女们早上5时准点来,8时阳气渐旺就不见了,有人看见一位长着大牙的人把她们接走。

  五十年后的今天,天气潮湿时,这里偶尔也会有海市蜃楼。比如今天,正当三位老人为分两块月饼打得不可开交时,海市蜃楼出现了,两位白衣美女手提灯笼来到水泵房,片刻,一位长着大牙的英俊男子进来,手提一壶酒,托盘上四个酒杯。

  “月师兄,您今天好雅兴啊,可否给小弟介绍一下这两位大伯?”大牙冲着月老抱拳。

  “子牙,你不出山,一直侍奉师父,面湖上的事有所不知。”月老连忙还礼。月老指着马都懂说:“这是我的侄儿,马全会大师的爱子,马都懂。面湖上的“生子当如马都懂”,指的就是他。”

  月老又指着戴二小说:“师弟,这位就是面湖上鼎鼎大名的“神行太保准误事”戴二小。”

  子牙向两位晚辈拱手,马都懂与戴二小知道子牙是通天面祖的关门弟子,不敢怠慢,连忙还礼。

  子牙:“今日小叔叔我略备一壶毒酒,不知二位可敢尝一尝?”

  月老手捋胡须不语,目光斜视马都懂。马都懂面湖阅历尚浅,不知如何是好,他看着戴二小。戴二小忙笑着对子牙说:“河豚有毒,但味道鲜美,自古愿以命搏美食者比比皆是。通天面祖擅于用毒,乃是面湖毒业鼻祖,他这酒自然也是有毒,但越毒的酒越甜美。”

  子牙哈哈大笑,“此物本该天上有,一命一饮胜神仙。”

  月老看了看马都懂:“贤侄,你尽管饮。有毒的酒才好喝,子牙有解药。”

  酒罢,月老跟随子牙去见通天面祖,面湖上一场面风醋雨即将拉开大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