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七、战略撤退与敌后斗争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1832 2020.02.13 11:00

  天锅军的报复开始了。马都懂发明了一种称为“闪电战”的战法,装甲锅24小时不停地攻击,芹岭阵地很快丢失了,甜港部队进行全军大撤退。

  在汉水河岸,甜港军团冒着马都懂的炮火渡河,天锅军在头顶狂轰乱炸。

  “各部队抓紧渡河,把重武器丢掉!”潘银联的眉毛拧成疙瘩,必须抓紧通过汉吉利海峡,把部队安全撤退到琶山根据地,这对第二次世界“反天锅”战争起决定性作用,几年后,当这支撤退的部队从诺曼底登陆,迂回马都懂后翼时,我们会重新解放这里的老百姓,让每个人都能吃上烧饼。

  “小心!卧倒。。”彼得冲上来,一把抱住潘银联,顺势倒下去。一架天锅从他们的身上掠过,扔下了一笼屉小笼包,油花四溅。这种俯冲轰炸,严重干扰了甜港军团渡河,撑破了很多士兵肚皮,他们横躺竖卧,战友们只能踩着他们的肚皮过河。

  “哎呦,轻点!轻点呀!我刚吃饱,你慢点踩,前面有得是,你抢什么?”

  “你他玛没吃过包子呀,抢什么?!”

  “这马都懂,只扔包子,怎么不给点酱油和醋呢?”

  “前面有大蒜和辣椒酱,快去抢!”

  同志们冒着被撑死的危险,艰难地渡过汉水,安全撤回到根据地,完成了面湖历史上非常著名的战略大转移。

  。。。。。。

  马都懂叼着雪茄,戴着墨镜从一口大锅里爬了出来,阳光照在他的秃头上,他今天精神抖擞,显得年轻了六、七十岁。

  “迅速清理战场,把用过的方便筷子带回去,用水洗干净,放在店里;还有打包盒、方便袋,能二次利用的,绝不浪费,反正客人也不知道。最重要的,到厕所看看,有没有小青那种极品货。”马都懂命令道。

  “是!”几名贴身保洁阿姨,连忙答应。

  “报告,前面发现游击队!”

  话音未落,一颗石子打在马都懂秃头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马都懂的头鼓起大包,好像他的头上又长出来一个头。“快,保护领导!有弹弓游击队!”

  马都懂边跑边喊:“我先撤,同志们掩护!我不是怕游击队,我是尿急。。。”

  众人不由分说,把马都懂扔进锅里。“快!领导进锅了,点火!”

  天锅起飞,必须先点火。马都懂的旗舰大锅,很重。当快要把马都懂煮熟时,大锅终于飞起来了。

  “要回家接小孩、买菜做饭的同事们,请注意了,报告你们一个好消息,领导走了。。。”

  当天锅军凯旋而归后,彼得领着弹弓队,把战场上未开封的白面、豆油、锅、碗碟、大蒜、辣椒、整箱整箱的酱油和醋,大部分运回根据地。

  “没有吃、没有穿、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彼得最近的四川方言学得越来越好,川味游击队之歌在芹岭回荡。

  彼得在游击区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潘银联夸奖他是根据地插进敌后的一把铁锹。彼得在向武大郎越级汇报的材料中,这样写着:“根据地的斗争,一方面要依靠群众,另一方面要感谢马都懂这个运输大队长!”

  。。。。。。

  马家拉面托拉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庆功宴已经开了三天,混吃混喝的人意犹未尽。这天,有几个人实在撑得受不了了,站在街上想透透气。

  突然,天空昏暗,大家举目一看,原来太阳缺了一角,日食?

  太阳的缺角越来越大,是日全食?街灯开始亮起来,智能时代就是好。一会儿,日食就结束了。观看日食的人们开始散去,有些人还在仰着脖子,没看够。很快,太阳又缺了一角,大家都很奇怪,怎么一天能有两次日食?

  两次遮住太阳的,是潘铁蛋的两个大铁锤!

  月球被大锤吓得躲闪,喜马拉雅山急忙低头。天崩地裂,地动山摇,48级大风挂起,国际通缉犯们纷纷自首。

  奇怪的天文现象出现了,太阳暗一下,明一下,再暗、再明。。。日食反复出现,频率越来越快,这是潘铁蛋在给大锤加速。她左手舞动链子锤,右手拿着油条,国王手捧一碗豆浆,碗里插着吸管。

  潘铁蛋这口油条咬得有点多,噎着了,国王连忙放下豆浆碗,给铁蛋捶背。“宝贝,你慢点。。。油条还有。。”

  潘铁蛋:“我是生气,马老鹅敢欺负我二姐和三姐。。。”

  马家拉面托拉斯门前,大风已经从48级升到480级,然后960级,再后4800级。。。还在不断上升!电线杆被吹起来,在空中乱舞;高档别墅被吹起来,在空中相互碰撞,哪个是豆腐渣工程一看就知道了。

  “快别吹了!求您发发慈悲,别让铁球落地!。。。”马全会老泪纵横。

  月老在边上冷笑,“老鹅头,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告诉你,就是我给潘国母送的信,她现在是我干娘,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

  马都懂扑上来,与月老打成一团,两个人在地上扭打,滚来滚去。马都懂的贴身保洁,突然发现马都懂变成帅哥,就蹲下来给马都懂擦汗,马都懂的脸被月老用手按得五官扭曲,保洁却还是手托着腮帮子,着迷似的欣赏马都懂,她中了月老的幻术。由此可见,为什么青年男女喜欢月老出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