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仗义武松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3117 2020.01.27 17:00

  1、之股票经理西门庆

  西门庆家里有老婆,竟然在百慕大三角又娶了一个老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听说西门庆又结婚了,这气恼了武大夫妇和胡丽,潘铁蛋也知道了。

  潘铁蛋一道懿旨,百慕大三角洲乖乖地送回了依依不舍的西门庆。这才有西门庆来武大烧饼集团做ISO顾问的事。

  话说潘金莲和武大郎双双出院,武大郎夹着包去了老年大学,潘金莲闲在家里心里发闷,就拎着擀面杖去了公司。

  其实,潘金莲把总裁位子给了武松之后,忘记给自己安排个副总裁,此时她在武大烧饼集团已经没有什么职务了,但毕竟她是董事长的老婆,是武松总裁的嫂子,大家都要向她点头哈腰地客气。潘金莲拎着擀面杖,在各个部门转悠,偶尔还指挥一下,大家一边工作,一边提心吊胆,担心屁股随时可能被抽一下,所以都盼着她能找点事忙起来。

  一天,潘金莲正在二楼的武松办公室里大吃二喝,突然发现路对面二楼里有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打电话,那人边说边手舞足蹈,肢体表情丰富,好像听筒那边能看到他似的。潘金莲不用看那人的脸,从肢体动作上就能认出来,他是西门庆。潘金莲用擀面杖隔着窗指着西门庆,西门庆也看到潘金莲了,隔着马路、隔着两层窗户,连忙敬礼赔笑。

  潘金莲下了楼,在自家公司的大门外,掐着腰拎着擀面杖。对面楼的西门庆连忙跑下楼来,他白衬衣打着红领带,明显宽大不合体的西服还没来得及完全穿好,拖拉着皮鞋,脚还没完全放进鞋里。西门庆边跑边笑,边过马路边打招呼:“潘总,潘总,您出院了,凤体痊愈乎?”

  潘金莲用擀面杖指着西门庆的头,说:“你在那楼上鬼鬼祟祟的干啥呢?是偷东西还是准备放火?”

  西门庆陪着笑:“潘总,看您说的,我现在是一家期货公司的经理,这是我的名片。。。”

  潘金莲认识的字不多,所以她和西门庆做过同学,这也是她不跟着武大郎去读老年大学的原因。潘金莲倒拿着名片看了很久,心想:“老娘我刚才应该没听错,这小子说期货,可是老娘年轻时一直买菜,听说过炒货和干货,没听说过期货,说不定是这几年出来的新食材”,潘金莲把名片还给了西门庆,说:“你学会跟老娘贫嘴了,去,回去拿两袋期货,老娘用十个烧饼和你换。”

  西门庆看着对面这个老粗,实在没法交流,但客户是上帝,万一能把她拉下水,也说不定能赚两个钱。想到这里,西门庆的笑容更灿烂了,他眉飞色舞地解释了“期货”,潘金莲何等聪明,西门庆话还没说完她就懂了,打断了西门庆,说:“你小子还是不学好,这不就是火车站黄牛倒腾车票吗?人家想买票时,你就先买了,还加了价,对吗?”

  2、之倒霉西门庆

  听了潘金莲的高论,把期货交易比喻为黄牛倒票,西门庆双手竖起大拇指,马上奉承说:“您终于有点智商了,我盼着有今天很久了。潘总,我也是没办法,混口饭吃,您要不要投资点钱,这个赚钱快,比你那烧饼赚钱可容易呀”。。。。

  穷苦家庭出身的潘金莲,总是喜欢钱,钱多了她才觉得安心,而且自己还要给武松张罗亲事,这都需要钱。这个武二愣子,没有一点比得上自己的丈夫武大,简直就是个惹祸精,媒人一听是武松,头摇得像卜楞鼓似的。想到这里,潘金莲就说:“好吧,老娘考虑考虑”。

  潘金莲回到家,一直在衡量为了赚钱去当黄牛合不合适,年轻时自己去买面,就遇到地痞流氓操控面价,自己也是黄牛的受害人呢,可是赚钱也是重要的。。。。。。一连几天,潘金莲茶饭不思,最后决定稍微试试水。

  潘金莲在水龙头下面双手捧着水洗了脸,再用袖子擦干,然后拿起劳斯莱斯的车钥匙,出了大门,准备开车去找西门庆。潘金莲住在全市最贵的别墅区里。

  潘金莲还没到车库,她发现小区换了保洁员,细一看,原来是西门庆。西门庆正在弯腰扫地,回头用三角眼斜眯了潘金莲一下,面无表情,然后转过头继续扫地。

  潘金莲冲着西门庆大声说:“你小子长能耐了,看着老娘也不打招呼。你好好的经理不干,怎么来扫地了?”

  西门庆怨声怨气地说:“这还不是因为你们武家烧饼害的。。。”

  潘金莲:“我们害你?”,又一想,没准武松又欺负他了,就问:“你给老娘说清楚,咋回事?”

  西门庆:“你们烧饼铺子声音太大,菜刀声、碗盘声、桌椅声,声声入耳,害得我炒短线、炒长线、线线不成。从早到晚乱哄哄,排队加塞儿也没人管。哎,市民熙熙皆为饼来,百姓攘攘皆为饼往。”

  潘金莲:“这关你什么事?老娘一天听不到菜刀声,晚上都要抱着菜板睡,不然还睡不着。”

  西门庆:“潘大妈,你是站着说话不嘴痛啊,你们有声的不知道我无声的饥。你们太吵了,我根本听不清客户讲什么。上个月,人家让我买一车皮钢材,我把刚才卖的陈皮买回来;上周,人家让我买两车皮棉花,我买了凉皮寄给他;前天人家让我卖一船库存油,我给他穿过的裤子邮去了;昨天人家让我买5亿,我错听“卖买”当成卖,本来客户买5亿能赚1000万,我帮他卖了5亿赔了2000万。你说吧,我还咋干?”

  潘金莲自觉理亏,假装接电话走了“喂,喂,喂,你怎么不说话,哦,原来是磨刀石啊”。潘金莲不忘创业初心,厨房五金每天随身携带。

  西门庆最近点子背,感觉做啥都不顺。昨天下午,他重新就业的计划被物业批准,成功竞聘到了保洁岗位。傍晚,西门庆带着喜悦回家,进入小区后他发现了一只白猴子,有小学生那么高,白头发、白眉毛,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只有眼珠是黑的。西门庆想,把它抓住卖了,估计能赚点钱。他回到车库,从汽车后备箱拿出来在武大烧饼集团工作时偷来的擀面杖,捏手捏脚的走到白猴子后面,抡起擀面杖,正准备打,突然白猴子发出了声音:“既然相公不准所告,且却又理会。跟着,武二打定了主意,先自当着邻居面儿结果了王婆,潘金莲”。。。。

  3、之武松威武

  白猴子会说话?

  西门庆愣住了,这是小学生在背诵《水浒传》,这猴子的声音怎么这么像自己的儿子西门雪松?西门庆自从被武松赶出了武大烧饼集团,为了给自己雪耻,将来痛打武松,所以就给儿子改名为西门雪松。

  西门庆:“是雪松吗?”

  孩子转过头来,一看是爸爸,一下子扑过来,大哭:“爸爸,爸爸,楼上装修,吵得没地方复习功课了,我只能在这里学习,明天期末考试,你说怎么办呢。。。。。”

  西门庆这个心痛啊,摸着孩子的头,问:“宝贝,你的身上怎么了?怎么都是白灰?”

  西门雪松:“下楼时,楼上装修工人叔叔窗户上倒下来的”。边说边大哭。。。。。

  西门庆决定不回家了,儿子明天考试,今晚去住酒店。他侧耳听听,家里楼上的装修敲打声还有,真是阴魂不散啊。。。

  突然,小区门口一声炮响,是值班门卫发出的信号。小区内各家住户的灯,一下子都熄灭了,然后是各家各户整齐的拉窗帘声。一瞬间,小区里的夫妻都不吵架了;孩子们也不哭闹了;家家户户的婆媳关系也奇迹般地和解了;宠物猫全部躲到树上,假装睡觉;小区的宠物狗都自己找到一个木棍叼着,怕发出声音;自己家楼上装修声音也立刻停止,装修工人蹑手蹑脚地出来,轻声的用湿抹布擦拭地面和弄脏的墙面。。。。

  西门庆知道了,这阵势分明就是瘟神武松来了。果然,潘金莲今天有点理亏,傍晚拉着武松开着劳斯莱斯给西门庆送两根油条过来。武松身材太高,只能把头伸出天窗外,前面一辆汽车抛出一张擦鼻涕纸,在空中飘啊飘,飘啊飘,飞舞着粘在了武松脸上。

  物业远远看到武松,急忙向天鸣炮报信,小区全体人员按之前演练的A方案执行。

  西门庆手捧油条,感动了,这不是油条啊,是今晚住酒店的钱呢。小雪松高兴了,自己可以安心复习功课了,明天一定能考出好成绩。潘金莲告诉小雪松:“明天别紧张,考不好没关系,将来考不上初中的话,就来我这里学烤烧饼。”

  西门庆连连致谢,说:“不用了,你那里都是高精尖的技术,我们学不来。我现在只要能给孩子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没人吵我们,我就谢天谢地了”。

  武松:“这好办,我每天下班时来这里散散步。”

  西门庆:“那太好了,那太好了”。。。。

  接着,西门庆因为感动,把之前在武大烧饼集团工作时,迟到早退、多报销差旅费的事都一一交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