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一、收徒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2062 2020.02.17 09:36

  话说曹老师升空后不久,落在了一处石头山下。武松臂力很强,他带起的巨风三日不停,随着曹老师一起来到这里的是沙尘暴,家家关门闭户。

  曹老师东倒西歪地走了几百米,刚想坐下来休息一下,身后的沙尘暴就把他掩埋,只有头露在外面。曹老师之前是烤羊肉串的,双手翻动能力很强,十分钟不到,他就挖开沙尘爬了出来,可刚想停下来喘口气,又被沙尘暴给埋没了。就这样,他反复出来,反复被埋。

  武松闻讯,手书一封,让女博士贴在曹老师土堆上面,说:“有此书镇住曹悟空,他就出不来了。以后,你每隔几日去给他喂点豆浆,免得饿死,他大小也是个性命。以后自有西行之人解救他。”

  各位看官,难道武松的手书有法力?能够破解曹悟空的功夫?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这世上没有所谓的“法力”。经过研究,这份手书的重量4.37克,是压垮曹骆驼的最后一张A4纸,曹悟空的力量极限已是强弩之末,没有办法再突破这最后的4.37克。

  曹悟空被压了五个月,胡子长出了好长。女博士这几次过来喂豆浆,很难找到曹悟空的嘴,她用棍子扒拉半天,才看到一个洞。有了洞口就好办了,女博士先把棍子插入洞中,再把棍子竖立起来,顺着棍子把豆浆倒下来。然后女博士捏住自己的鼻子,捂住嘴,转过头就跑。

  一杯豆浆,倒入曹悟空嘴里的还不足十分之一,曹悟空全凭之前的脂肪层活到现在。

  这日,唐篓兴高采烈,怀着必然先到咸阳的信心途经此处。突然,前面出现一条眼镜蛇,看样子眼镜的度数还不低,圈套圈,像啤酒瓶子底。

  唐篓大喝一声:“眼镜蛇,你敢埋在地里,准备害人吗?!”

  曹悟空:“师父就我,我愿保护您西行去小华山。”

  唐篓一想,反正我一个人,就带着他吧。但是,这个人喊自己“师父”,自己可是有点小名气的木匠,怎么能随便收徒弟呢。于是,唐篓问悟空:“你可学过木匠?”

  曹悟空被压了五个月,好容易才看到一个人(女博士在曹悟空心目中,根本不是人,每次豆浆只给十分之一),没想到这个人要救自己,自己之前还必须学过木匠?!这是什么道理?

  悟空:“大师,我之前是烤羊肉串的,不敢隐瞒。只要您救我出来,我愿意做木匠。”

  唐篓:“善哉,善哉。如此说来,那我就不救你了。”

  悟空:“大师,您这是何意?您在玩我吗?”

  唐篓:“本木匠懒得理你。我是知名木匠,不收徒弟。我若救你,你反要拜我为师,这不是坏我名声吗?所以我不救你了。”

  悟空:“大木匠开恩,只要您救我出来,打死我都不会学木匠,以后根本不认识您,您看行吗?”

  唐篓:“善哉,善哉,你如此忘恩负义,我岂能救你?”

  悟空:“那您说吧,让我怎么办都行。”

  这可难坏了唐篓,他凝思苦想,不觉太阳快要落山。突然,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长空,接着是一声巨雷,唐篓吓得撒腿就跑。

  五个月的干旱结束了,大雨浇湿了武松手书,冲走了泥土,曹老师得救了。曹老师从地上爬起,找到砖头,大骂唐篓:“你个狗东西,看着我半天也不救我,我打死你。”他冲着唐篓避雨方西追了过去。

  正在唐篓面对眼镜蛇疯狂进攻,性命攸关之时,“神行太保准误事”戴二小及时出现。

  “曹老师,您还认得我吗?”

  “扒了你的皮也认识,你说只要“送姜”一出发,你就第一时间过来报信,可是送姜都上楼了,你也没来。”

  “这就对了,这就是我的特点。武松请您回去,官复原职。他说,那天他的脾气不好,请你原谅。”

  “屁!我宁愿跟着这位大师取经,也不回去!”

  唐篓是有原则的,不能随便收徒弟,那会败坏自己的木匠名声。他马上打断曹老师,说:“看你可怜,可以带你走。以后你要尊重我,称呼我为师父,但我不收徒弟,我不是你的师父,你懂吗?”

  曹悟空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有哲理的话,他彻底被征服了,于是纳头便拜,“师父在上,受徒弟一拜,您放心,就是打死我也不会拜您为师的。”

  唐篓:“嗯,你悟性很高,以后就叫曹悟高吧。”

  曹悟空:“师父,您真瞎扯。我本名曹悟空,这有多么搭配,还用改名吗?”

  唐篓:“改,这是原则,不然就侵犯了曹雪芹知识产权。”

  戴二小:“高僧,曹雪芹好像没有写过《西游记》。。。”

  唐篓:“没有写过,也要尊重。不能因为曹雪芹没有写过《红楼梦》,我们就不尊重曹雪芹老师。”

  戴二小:“大师,我说错了,曹雪芹老师写过《红楼梦》。”

  曹悟空:“我可以改主意吗?我看还是回武松那里受气更好。。。”

  唐篓:“你的意志怎么这么不坚定?!你不就是想改名嘛,曹悟高三个字有什么好?我看不如原名曹悟空。”“我劝你还是不要改,你若坚持要改,那你就回到武松那里吧。”“他这个人,反复无常,说不定哪天又发脾气。。。”

  曹悟空:“我听师父的,不改名字了,还叫曹悟空。”

  唐篓:“孺子可教。我们开路吧”。

  曹悟空:“师父,天色已晚,您看要不要先休息一晚,明早我们先米西米西,然后再开路?”

  唐篓:“万一你明早又想改名叫曹悟空怎么办?我看还是现在走吧”

  曹悟空:“我明早改名叫曹悟空?不是现在已经叫曹悟空了吗?木匠大师,您说准了,我现在到底叫啥?”

  唐篓实在被烦的受不了,长叹一声,“天意呀,天意!”“你的名字太绕嘴,罢了,我就收你为徒吧,叫你“徒弟”二字更容易。”

  曹悟空:“师父,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能做您的徒弟呀。。。”

  戴二小觉得自己应该先走了,这几分钟感觉自己智商在直线下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