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六、主动出击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1960 2020.02.13 08:30

  甜港团伙顺利在琶山开辟了烧饼根据地,各村老百姓砸碎了面条锅,拆下烟囱改成烧饼炉子,男人们纷纷报名参加烧饼游击队,女人们组织起来做棉衣和工作鞋,小朋友们拿起弹弓阻击马都懂的面粉运输队,根据地里烧饼事业如火如荼大发展。

  一天,有个老乡和面时负伤,潘银联用嘴给他吸出了背上的血泡,彼得在边上问:“老乡,你和面,怎么背上还能负伤?”窗外,很多人看到潘银联吸血泡一幕,从第二天开始,负伤的群众越来越多。潘铜钟怕姐姐辛苦,也来吸血泡,消息传出,再也没有负伤的老乡了。

  潘银联自从给老乡吸血泡后,感觉自己牙齿变尖,走路僵硬,白天怕阳光,越到晚上越精神。她心想:不好,以后不能吸了,不然就变成胡丽了。

  。。。。。。

  马都懂不顾环保部门的多次警告,在芹岭山脉支起了2000口面条锅,绵延不绝,4000名壮小伙上身赤膊,下身穿灯笼裤,腰扎黑带,足蹬软底鞋,在锅旁守护。

  蓝天,白云,下面却浓烟滚滚,芹岭山脉好像又回到了烽火戏诸侯年代。马都懂在2000口面条锅上跳跃,有鼓上蚤时迁之风。只见他左脚踢开锅盖,右脚轻点锅沿,躲过锅里腾起来的热气,顺势把小青尿布在锅里一涮,然后又跳向另一口锅,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到0.2秒。

  “他敢如此破坏环境!!!”琶山上回响起铜钟般的声音,这是潘铜钟的声音,也是烧饼根据地怒放的声音!

  “连长,不能再等了!我们打吧。。”

  “为了根据地,我请求第一个去炸锅!”

  “打吧,连长!同志们早就憋着劲和他们拼一场了。”

  “请银行考验我!不对,请银行的银联系统考验我吧!”

  “连长,让我先上!”

  “连长,让我先上吧!”

  同志们群情激奋,烧饼斗志昂扬。潘银联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小伙子真帅,我每天看着他,不吃饭也中。”为了安抚大家情绪,潘银联说:“同志们,我知道你们饿了,都出去吃饭吧”。

  根据地的队伍终于出发了,老乡们沿路排了20几公里送行。“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来排队,都是为来吃烧饼。。。”

  潘银联走在队伍最前列,穿着旗袍和高跟鞋,踩在泥泞的山路上,她不时地向身边帅小伙送点秋波。潘铜钟在左军,穿着鲁智深最喜欢穿的那套衣服,留着鲁智深最喜欢的发式,拿着鲁智深最喜欢的兵器。彼得在右军,上身穿燕尾服,打领结,下身大短裤,人字拖,手里拿着弹弓,身后是少年弹弓队。

  经过艰苦的行军,潘银联踩断了30多个鞋跟,终于来到了芹岭。远远看去,见一位老人家在锅上跳跃,不知疲惫,不眠不休。

  潘银联左手拿起望远镜,认真观察,右手抬起。大声说:“听我命令,炮兵准备!”“预备。。。开炮!”

  当潘银联右手落下时,潘铜钟的巨石已经抛出,正砸在马都懂前面的大锅上,锅盖被砸碎,锅底被砸穿,面条汤四处飞溅。马都懂凌空跃起,躲过了炮弹。

  所谓炮兵,实际上就是潘铜钟一个人。兵不在多,而在精。潘铜钟双手紧忙,一块块巨石被抛了过去,面条锅一口口被掀翻,打得马都懂东躲XC。

  炮兵轰炸了一个小时,附近大石头都没了。潘银联又举起了右手,大声说:“听我命令,手溜弹突击队,上!”

  村民们马上放下扁担和铁锹,提起篮子冲了上去,篮子里都是碎石块。由于平时缺乏训练,很多村民拿出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有的抛石太近,打伤了前面的队友,场面混乱不堪。

  马都懂喘息过来,立刻组织反击。万束面条从山上射下来,很多人嘴里中弹,躺在地上,他们捂着肚子,打着饱嗝。

  “想不到敌人的火力还是这么强?!”潘银联双眉紧锁,不由得倒吸口凉气,旁边的帅小伙儿立刻拿来了热气筒,潘银联又吸了口热气。潘银联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彼得领着弹弓队冲了上去。

  由于面条煮得太久,从山上射下来时,有些面条已经断裂,硬度降低。弹弓队正是看准这个时机,在马都懂准备换汤换面时,才发起了冲锋。但是,敌人火力依然凶猛,弹弓队员们左躲右闪,身法敏捷,无一面条命中。弹弓队边冲锋边射击,那些平时在学校学习不好的孩子们,射击尤其准确。

  马都懂的队伍很快招架不住了,自己被弹弓打得四处躲藏,嘴里不断喊:“爹呀,快救救我,快救救我。。。”

  马全会这几天耳朵背,隔着也太远,估计有五百多公里的距离,实在听不到。在彼得的指挥下,在几个学习不好的同学带领下,2000口面条锅都被弹弓打出了洞,面条汤汇成河流,树木得到滋养,汤里还夹杂着溪湖小青的些许问候。

  硝烟散尽,一群南迁的大雁首先发现了免费午餐,接着,白鸟齐来,享用着面条。白鸟之王,凤凰也被惊动,她偏偏起舞,在潘银联头上铿锵。

  “啪”!弹弓射出愤怒的石子,打在凤凰头上。凤凰的假发被打落,原来是马都懂冒充的。接着,凤凰的翅膀又被无数石子命中,马都懂仓皇而逃。

  “同志们,此次胜利都是武大郎正确领导,潘银联同志正确指挥,大家一定要戒骄戒躁。。。。”潘银联身边小伙儿正抓紧时机进行吹捧,彼得上来一脚把他踢到,“娘的,敢拍大腿!还是我看上的”。

  潘银联没有得意忘形,站在高处对大家说:“我们取得了小小胜利,但接下来恐怕天锅军会来报复,大家要及时修整,准备大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