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八、西门雪松(一)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2131 2020.01.28 09:40

  1、之严师高徒

  西门雪松借潘金莲吉言,果然没有考上初中,来到武大烧饼集团当学徒。

  武大郎亲自传授,和、揉、擀、切、贴,烤,一套饼法,小雪松在一年内已经基本掌握,从掌握到纯熟,需要苦练,需要身、心、面、饼融为一体,这样,日后才能发扬光大武家的烧饼精神。“注意眼神要跟上,呼吸要匀称,注意脚下步法。。。”武大在不断提醒徒弟,潘金莲手持擀面杖,站在一旁随时准备体罚(也就是暴打),小雪松的脑袋被打得旧包上罗着新包,就像一串串糖葫芦顶在头上。

  “严师出高徒。”西门庆每天晚上用药水为小雪松擦拭额头上的包,自己只能以泪洗面。

  。。。。。。

  一年一度的兰州拉面大赛正式开启,上届冠军是来自马家拉面的马全会大师,他端坐在主席台上,身旁陪同他坐着的是赛事组织者。场下人山人海,座无虚席,座位两侧的过道上挤满了伸着脖子看比赛的人。两台摇臂摄像机、三个固定机位、一个流动机位,确保赛事转播每个画面都是最精彩的。观众席后面,是报社、电台和自媒体们,他们拿着长枪短炮照相机,还有拿手机的。

  这次比赛,很多选手已经提前来看过场地,做了热身训练。训练时,不同地方的运动员操着不同省份方言,让台下各省的啦啦队倍感亲切。

  经过几轮热身赛,正式比赛开始。擂台上,各路好手争相竞技,一时间,锅、碗、瓢、盆、坛、罐、缸,像打羽毛球一样飞来飞去;选手们之间下绊子、伸黑手、揪头发、用牙咬;队友们挤眉弄眼打暗号,用手脚比划看不懂,就呜嗷乱喊,好不热闹。最先用明语打暗号的是两名陕北选手,一曲信天游还没唱罢,河南梆子的曲调就响起来;接着,山东快书把暗号的节奏加快,隐约里面还有唐山皮影戏的腔调;东北选手用铁锅当成手绢飞来飞去传考题抄答案,打伤了很多比赛选手。。。。。

  随着裁判的一声声黑哨响起,选手们的成果陆续展示出来,真是银麦如丝,香飘四溢。比赛打破了很多记录,拉面的新贵们层出不穷。

  最后一个比赛项目到了,挑战上届冠军的和面时间记录。擂台上,摆着20几个大面盆,里面装着8分高的白面。初赛,10个选手的时间都太长,赛事组织者不断摇头,因为比赛不精彩,来年的广告赞助会直线下降。

  “有能在5分钟内和好面的吗?”上届冠军马全会得意的问着台下观众,连问三声,无人应答。赛事组织者已经起身,准备宣布马全会蝉联本届冠军。

  “我可以。”一个不大的声音从台下传来,这声音虽小,但却震撼全场。

  赛事组织者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高声邀请:“请挑战者登台!”

  话音刚落,一个黑衣少年从台下跳起,用蜻蜓点水的步法,在空中不断踩着人的肩膀向前跳跃,还不等被踩的人反映,少年已经跳到前面,这样几下,少年就落在擂台中央。整个动作恰似流星身如电,落地如棉,一气呵成。

  2、之英雄少年

  众人不由得细细打量少年,只见他头戴黑色军帽,上身黑色夹克,下身黑色牛仔,脚下一双闻名全球的某某某运动鞋。少年左手插在裤兜里,右手压了压帽檐,轻声问赛事组织者:“我可以开始了吗?”

  和面比赛,穿黑色衣服是大忌,非面学盖世者不敢为之。赛事组织者打量着面前这位16、7岁的少年,心下一沉,不由得倒吸口凉气,然后又吸口热气,莫非他是西门饼王传人?是的,来着正是西门饼王嫡孙,大名鼎鼎的烧饼大师武大郎亲传弟子,西门雪松是也。

  赛事组织者稍微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对面手拿长枪短炮照相机的媒体,无奈的宣布:“计时开始。”

  “始”字音刚落,西门雪松身起,20几个面盘被他轻轻拍打,发出悦耳的音乐,他的左手一直放在裤兜里,右手拍打面盘的速度不断加快,身体在20几个面盘之间如梭似电,不一会儿,台下观众已看不清他是如何移动的,只觉得一道黑影在面盆中间穿梭。

  3分钟不到,黑影赫然停止。“面和好了”,少年轻声的说。他气息平稳,面不改色,身上竟然没有一颗面粉。样子酷,西门雪松神气,他的左手仍旧插在裤兜里。

  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公证处现场查看,20几个面盆里的面,都符合要求。按程序,西门雪松只要报出姓名和师傅名字,赛事组织者就可以宣布他是本届冠军了。

  突然,少年的左手从裤兜里拿了出来,他要接听一个电话。原来,西门雪松一边比赛,左手一边在裤兜里用手机打游戏,但语音通话,他是要用耳朵接听的,必须把手机拿出来凑到耳朵边。电话声音有点大:“儿子,快给爸转点钱,我憋不住了。”

  雪松:“爸,你又咋地了?”

  西门庆:“爸出门,尿急,进厕所要一毛钱,爸微信里没钱。”

  雪松:“你上次的钱还没还给我”,西门雪松边说边跳下擂台,朝外面走去,“这次可以转给你,但必须有明确的还款计划。。。。。你是不是又拿我钱出去泡妞了?”。。。。。。

  西门雪松一次扬名面届的机会,就这样被憋不住的西门庆给搅了。

  赛事组织者望着黑衣小伙子的背影,起初以为他尿急去卫生间,可迟迟不见他返回,难不成是来砸场子的吗?!

  上届冠军马全会忽的站起身来,伸出纤纤玉手,猛地拍在桌子上,两寸厚的木板桌子被拍得粉碎。马全会身材不高,上下嘴唇突出,像两个片片,已经角质化;脖子细长,很细很长;他下肢很短,屁股向后隆起,神似《功夫熊猫》中神龙大侠做面条的鹅爸爸。他本来看着黑衣青年身手了得,认为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今天要死在沙滩上,但这小子居然是来砸场子的,简直岂有此理?!马全会吩咐几个徒弟立刻去打探黑衣青年的来历,他轻声地说:“嘎、嘎、嘎、这样、这样、再这样。。。嘎、嘎”。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