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九、独孤九棍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2387 2020.02.15 08:35

  这时,一位老奶奶带着小孙女路过,看样子是幼儿园大班的,小女孩抢过书信念到:“小龙女:你妈妈她不想你,请你不要惦记,自己吃饭注意别撑着,一定要先定好目标最多吃几个烧饼,狗屁西门庆也是这样,小心小心。父:二球,代问你哥哥好,让他别欠揍。”

  小龙女听懂了书信,连忙向小女孩道谢。突然,小龙女“嗷”的一声大叫:“有烧饼香味!”,众人顺着小龙女的目光,举头望明月,本是朗朗乾坤,万里无云,此时却突然妖风四起,飞沙走石。

  “哈!哈!哈!”一阵笑声灌入众人耳朵,中气十足。“西门饼王后人不过如此,还不如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可笑!可笑啊!”声音由近及远,渐渐消逝。天空恢复晴朗。

  西门雪松怒喝:“何方狂贼,敢辱我先祖?!可敢下来与我较量较量?”

  西门庆:“行了,行了,人家都走了,你还厉害个屁!”

  突然,小龙女“嗷”的一声又大叫:“有豆浆香味!”,众人顺着小龙女的目光,举头再望明月,本是朗朗乾坤,万里无云。此时却突然妖风四起,飞沙走石。

  “哈!哈!哈!”一阵笑声灌入众人耳朵,中气十足。“西门饼王后人不知天高地厚,敢向老夫叫板!小子竟然拜武大郎为师,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可笑!可笑啊!”声音由近及远,渐渐消逝。天空恢复晴朗。

  西门雪松怒喝:“何方狂贼,敢辱我师父?!可敢下来与我较量较量?”西门庆抡起钉耙朝雪松打来,“闭嘴!你还敢挑衅!”

  千钧一发之际,小龙女扬起手中鞭缠住西门庆脖子,把他甩了出去,避免了西门雪松脑袋变成漏斗。

  众人正在窝里斗,本是朗朗乾坤,万里无云,此时却突然妖风四起,飞沙走石。“哈!哈!哈!”一阵笑声灌入众人耳朵,中气十足。“哈哈尼玛个头!”胡丽纵身跃起,如脱缰天马,瞬间升到天空,还没站稳就被一板砖拍了下来,直接入地190米。此处,来过很多钻井队都没有发现水源,但胡丽入地一瞬间,从地下涌出甘泉,所以当地百姓为此井取名“天女入地”,此是后话。

  西门雪松急忙入地救出胡丽,然后使出烧饼步法,上身是擀面的开门架势,严阵以待。小龙女单腿踩在雪松肩膀上,另一条腿挑起钉耙,右手持鞭,左手搭凉棚四下观瞧。擀面杖与神鞭组合已日趋成熟,这个架势正是“郎情妾意”的第一式。

  胡丽披头散发,揪起西门庆挡在胸前,西门庆悬在半空瑟瑟发抖。这正是“狼情窃意”第二式。

  天空渐渐恢复平静,第一式与第二式摆得时间久了,也只好下来休息。

  “卖糖葫芦了!”。。。。“磨剪子咧。。。戗菜刀”,远处来一位老者,鹤发童颜,一身白色长袍,头挽道髻,左手提碗口粗细,用高粱杆编制的草柱,上面插满糖葫芦,右手提长条板凳,板凳两头是磨刀石等工具,老者身背一口宝剑鞘,剑鞘内插着一根紫檀木擀面杖。

  胡丽记得糖葫芦气味,她运气抬手,把西门庆按短程弹道曲线砸向老者。老者不躲不闪,身后的紫檀木擀面杖自动飞出剑鞘,把西门庆打入地下190米,于是“天男入地”井产生,此为后话。

  水柱把西门庆从地下冲出来,老者哈哈大笑,“几个晚辈莫急,老夫是西门饼王师弟,西门豆浆王。”

  几人听老者自报家门,且功力深厚,如此大年纪还自谋职业,也就都信了。西门庆领头,大家一起跪拜长辈,老人没有给大家红包,让西门庆很失望。

  “年轻人,你擀面杖的开门架势是武大郎传授的?”西门豆浆王问雪松。

  雪松:“正是家师所授。”

  豆浆王:“弱,弱,太弱了。”

  雪松:“为什么一定要强呢?!大家都是皮毛骨肉血,何必把天下搞得如此之乱呢?哎!”

  豆浆王:“晚辈,您是何意?”

  雪松:“前辈,您何必知道呢。就是“名”这个字惹出了天下人的福祸是非!”

  豆浆王:“晚辈,您年纪轻轻,面功这么高,为什么要过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呢?”

  雪松:“面功高没有用,英雄也不过是血肉之躯。只要面湖上的那些伪君子或是小人控制了你的亲人,你也不过是个不堪一击的弱者。其实人的感情比所有的武功都厉害!你是面系弟子,可也不能不防着你的师父,他心数不正。”

  豆浆王:“您为什么这么说我师父呢?而且他早就死了。你的话,很像“风清扬”对“令狐冲”说的,你刚看过小说吧。今天,我是前辈,这些台词应该是我说的。”

  豆浆王严肃起来,接过台词:“面湖派别,满口道理,不过是场权力游戏!”

  雪松:“怎么会呢?”

  豆浆王:“想当年,面派为了烧饼里加盐还是加糖,关起门内讧。弟子分作盐宗和糖宗两派,从分争到武斗,弄的是面粉洒满地,醋瓶子倒了无人扶,哎,说穿了也不过为了谁当家而已。你师父为了当掌门也牺牲了不少弟子,所以你应当小心。”

  雪松:“既然是关门内斗的话,您怎么会知道烧饼界这么多事呢?”

  豆浆王:“将来有机会,问问你师父,你问他,西门豆浆王是什么人?”

  雪松:“您不是自己说过了嘛,西门豆浆王是西门饼王师弟。”

  豆浆王哈哈大笑,“孺子不糊涂,可教也。看好了。。”豆浆王话音未落,身体已经腾在半空,紫檀擀面杖打向西门雪松。雪松急忙招架,豆浆王看似不堪一击,但每次都能逃脱西门雪松攻击,而且逃脱中竟然能反制雪松关节,若不是豆浆王收住气力,恐怕雪松已经死过几次了。

  豆浆王一面把擀面杖舞得虎虎生风,一面高喊着:“一、破锅式,共19招;二、破筷子式,共21招;三、破碗碟式,共7招;四、破盆式,共1000招;五、破桌子式,共1万招;六、破椅子式,共2万招;七、破笼屉式,共1亿招;八、破面条式,共2亿招;九、破月饼式,共4亿招。”

  几亿招打下来,西门雪松满头大汗,胡丽心痛过来擦汗,“都是你当初不好好学习,没有考上大学,现在又和小龙女早恋,才吃这么多苦。。。。。我苦命的孩子呀。。。呜。。呜。。”

  西门庆:“别扯了,还考大学呢,那是初中,离大学还远着呢。”

  小龙女实在忍不住了,大喝一声:“闭嘴!”,西门庆立刻紧闭双唇。

  此时,豆浆王已经收住招式,飘身离去,半空中传来渐渐远去的声音:“哈哈哈哈。刚才我打你那几招叫“独孤九棍”。每一式都是从败招中变化出来的,面湖里能从败中求出道理的又有多少人呢?你要谨记,将来可能会帮你逢凶化吉的。虽然教了你点儿功夫,我看也不必师徒相称了,咱们就做个好兄弟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