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职场西门庆(二)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1991 2020.01.23 12:01

  3、之顶头上司陈生

  西门庆仔细听,还是听得见总经理说话,只听到:“你他XX的,这关我们屁事,生病了不来上班,他请病假,项目能请假吗?你赶紧让他滚!再招一个。”

  下午,大会继续。西门庆几乎没有听总经理在讲什么,他一直盯着总经理这张脸,想看看这张皮下面到底是啥?

  。。。。。。。

  公司大领导怎么样,自己管不了,西门庆上面的小领导陈生还是不错的。他们部门要做个项目,时间很紧。据说外面有个小公司也正做类似产品,就看谁先开发出来。

  陈生这几天下班总是请西门庆吃饭,要他加快速度。陈生是个关心细节的领导,比如前天他问西门庆:“如果不按你的建议,不往A方向走,走B方向会怎样?”,西门庆回答:“那不行,走B的话,会如何如何。。。”,陈生说:“对的,这就是公司坚决不同意B的原因”。再比如,昨天陈生问西门庆:“如果走C方向,你有什么看法?”,西门庆立刻说:“这个我考虑过,这样表面上是可以的,但实际上不行,会如何入如何。。。。”,陈生满意的点点头:“你进步真快,对的,没错。”

  今晚,陈生边给西门庆夹菜,便问:“如果其他公司走D方向,我们的A方向会胜利吗?”,西门庆想了想,说:“非常危险,但如果我们快,或许能有胜利的希望。”,陈生说:“是啊,我们一定要快,下个月底必须完成。”,西门庆说:“不用的,下个月初就可以了。”,陈生说:“要稳当,快也不能不注意质量。”

  西门庆觉得陈生说的对,就利用一周时间,把之前的成果彻底检查了一遍。时间刚到下个月初,外面的小公司就把项目做出来了,按方向D,西门庆的公司彻底歇菜。

  西门庆忙活了这么久,奖金没拿到,还被公司给批了一顿。陈生一周前请假了,躲过了批评,还向领导保证回来后加强部门学习和员工管理。郁闷的西门庆喝了半瓶白酒,躺在床上大睡。

  梦里,他看见聊斋里的王生,在一个家徒四壁的房间苦读,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叠厚厚的书,一盏灯,一个头悬梁的绳子,一个锥刺股的锥子。桌上,一个小碟子里是冻冰后的稀饭,冻冰之前用细线一分为三,这是王生的一日三餐。如此艰苦,却能如此发奋。一会儿,那个女鬼出现,身材火辣,脸蛋迷人,为王生填灯油,为王生磨墨。王生不为所动,女鬼又端来稀饭冰块,王生摆摆手,说:“那是明天的食物,今天不能吃。”,王生累得睡着了,女鬼把他扶上床。

  一连三天如此。这天,女鬼来晚了,中间咳嗽了一声,王生看了女鬼一眼,女鬼低头走开。王生又学了一会儿,突然站起,一脚踢翻桌子,推门而出。

  4、之悲惨女鬼与悲惨西门庆

  王生出门去找女鬼,女鬼躲在另外一个房间,王生拿着皮鞭,闯了进去。看见一个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女孩,女孩脸上的鞭伤,让这个女孩像鬼一样,她正在用笔画一个面具,看到王生进来,立刻跪了下去。王生大怒,边用鞭子抽打,边骂:“我给了你那么多钱,怎么总不能让我有苦读学子的感觉,我的西服居然放在书房的柜子里,牛排也没盖好,从稀饭块的缝隙能看到,今天你还敢咳嗽,把气氛都搅了,鬼会咳嗽吗?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

  陈生觉得西门庆知道的事太多了,继续留在公司对自己不利。就找个理由,让公司辞退了西门庆,西门庆决定换个城市发展。

  。。。。。。

  西门庆现在生活的这座城市,早上的阳光总是不足,灰蒙蒙的。西门庆每天早上要从这条路走去上班,虽然还没到秋天,但常绿树香樟总有黄树叶掉落,偶尔有风吹起,尘土和黄叶一起在路上跑来跑去,看着就凄凉。有几个清洁工,不停地扫着,让尘土飞得更高了。

  西门庆每天走出单身公寓大门时,那个江西孟大爷总是不冷不热的说一句:“出去了?”,这不是废话嘛,我不出去难道是站在这里帮你看门吗?而且自己晚上回单身公寓时,老孟头还是操着江西口音说:“回来了?”,真实没事找事,是不是太长时间没人和他讲话了,这老头闲着难受。

  今天早上,西门庆雄赳赳地走在上班路上,他要做一个壮举,就是去公司辞职。他来这家公司3年多了,每次项目讨论会,他都要被那个变态的中年妇女给批上那么几句,自己认为应该向东,那个女人就认为应该向西,还总能说出一堆道理。身边的同事发言,认为项目该如何如何,她有时同意,有时反对,可偏偏到了自己发言那就是全部否定。这个中年女人,30几岁,一脸的哭丧装,不知道她老公晚上怎么面对她。

  西门庆想着想着就生气,但偏偏又有声音吵他,他恨恨地看过去,桥下是京杭运河里的砂石船,运满了砂石,船舷已经和水面几乎一平了,这声音是船在鸣笛。哎,船老板想赚钱想疯了吧,这么满的船估计快翻了。

  前面还要路过一个画壁,是孩子们涂鸦的地方,他们又吵又闹,在画壁上进行鬼画符。

  进了公司,几个部门的小字辈主动和西门庆打招呼,西门庆淡淡的点点头。西门庆是部门里最老的员工,已经3年了,现在这里的其他人都比自己来的晚,以前那批,有些还是那个老女人看好的人,都跳槽走了,自己也是想走,但没有合适机会,特别是自己入职时老板给描绘的公司蓝图,自己有点信了,所以一直被蒙蔽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