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四、元始面尊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2420 2020.02.20 07:30

  西门庆一家人被困在水牢里,时逢盛夏,苍蝇乱飞、蚊子肆虐、老鼠到处串。西门庆学猫叫,打算吓跑老鼠,结果现在的老鼠已经不怕猫了,却招引来很多公猫。

  小龙女皮肤细腻,雪松脱去上衣给她遮挡蚊虫,自己的身上被蚊虫叮咬了很多包。胡丽心痛雪松,用眼睛发射激光,击杀蚊子,但蚊子太小,功率很难调整合适。胡丽的激光灭蚊行动,在雪松后背刻下几行大字“勿忘家仇!孝敬父母,健康成长,善待小龙女。小龙女不容易呀,所谓: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

  西门庆看到,拍手称赞,说:“这是薛潘大师的诗,我也会背几句,一个蚊子哼哼哼,两个苍蝇嗡嗡嗡”。。。。。。

  西门庆的失踪,让潘铁蛋愁眉不展,茶不思饭不想,整天在房间里滚来滚去。她下旨问月老,月老回奏:“娘,儿正在日夜寻找西门大官人,一有消息立刻缉拿。”

  。。。。。。

  这是一条狭长阴冷的走道,像一条弄堂。两侧小青砖墙,锈迹斑驳,墙上还有规则的裂缝,说明这里是一条墓道。墙上,有挠钩撕扯的痕迹,说明有很多人羡恋这里的墓葬。墙上,还有血迹,有头发,说明这里有很多不明之冤。墙上,还有马都懂的气味,说明他离此不远。

  铁栅栏门后,一间约20平米的房间里,摆着各种刑具,靠在墙边有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洋洋得意的马都懂。

  “说吧,西门庆,你大学毕业,却一路上装傻充愣,到底想干什么?我们早就把胡丽放回去了,你们还来小华山干什么?我们与武大郎无冤无仇,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西门庆:“马前辈,我听不懂你的问话。”

  马都懂:“你站在房顶上干什么?!这你总听得懂了吧。”

  西门庆:“你虐待雪松和小龙女,我去救,这有错吗?”

  马都懂:“救人?你也配!”“我用两根手指就能捏死你,你这是来送死!”“说!你们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来小华山?为什么在大芭山伏击我们?为什么派人到芹岭?”

  西门庆:“领导的事,我不知道。再说,我从来没有加入过武大烧饼集团。”

  “你放屁!”气急败坏的马都懂,下令把西门庆吊了起来。这时,门外传来两声咳嗽,马都懂走了出去。

  “你用点脑子问,这么吓唬人,是没用的。”马全会显然对审讯不满意。他一挥手,一位白大褂医生走了过来,马全会小声对马都懂和医生说了几句,然后转身离开。

  。。。。。。

  “娘,这个老鼠很肥,已经烤熟了,您吃吧。”西门雪松把烤熟的老鼠递给胡丽。

  胡丽:“孩子,我不饿。等你爹回来,他准是又挨打了,给他吃吧,让他补补身子。”

  小龙女:“马都懂这个畜生,我早晚剥了他的皮!”

  胡丽:“龙女,你听嫂子说,这事也许没有这么简单,世上的事情只有到了最后,我们才知道真相。”

  “娘,你看这是什么?”

  胡丽顺着雪松手指方向看去,水牢的墙面,是一米见方的大青石砌成,有一块的颜色稍微亮了一点。胡丽觉得石头很蹊跷,告诉雪松:“去看看,这里很潮湿,这块石头却是干的。”

  西门雪松用手摸了摸这块石头,然后又摸了摸附近几块石头,回头看着胡丽说:“娘,这块石头的温度略高,后面可能有通道。”

  “嘘!”胡丽示意大家别出声。西门庆被押了回来,浑身是伤,却面带笑容。“哎,这几个后生,打人的力气都没有,一天比一天劲小,今天又这么快结束,真没意思。”

  小龙女听着心痛,低声哭了起来。胡丽则是对着西门庆微笑,四目相对,胡丽说:“当家的,你真是好样的。以前有人问我,没有嫁给王子老师,是否觉得遗憾,我回答说,能嫁给西门庆才是我的福气!”说罢,她向西门庆竖起了大拇指。

  雪松爬了过来,低声说:“爹,娘,这个通道能打开,我们今晚可以逃出去了。”

  西门庆看着雪松,摇摇头,“你和小姑姑走吧,爹还有事情没做完。”然后,西门庆又看了看胡丽,说:“老婆子,你也和孩子们一起走吧,我一个人留下来,我这把老骨头不要了,将来有了第三代,需要你照顾。我不会做饭,老了也没啥用,你出去吧。”

  胡丽看都不看西门庆,对雪松和小龙女说:“你们记住,胡丽两个字代表着责任和担当,这是“贪生怕死”的反义词。”

  四个人你谦我让,最后还是决定雪松和小龙女先逃走。

  西门雪松和小龙女进入青石后面的通道,两个人竟然能伸起腰,站起来。再向前走几米,感觉前面有亮光,空间也大了很多。突然,一群蝙蝠飞了过来,小龙女大叫一声扑在雪松身上,“雪松哥,我害怕。”

  雪松:“姑姑莫怕,有侄儿在!”

  雪松挽着小龙女的手,慢慢向前探着脚,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约走了半里地,亮光越来越大,竟然是石洞上方有连接室外的缝隙,阳光照射进来。雪松走到阳光下,发现左手边有一行字,上书:“元始面尊揉面大法。”

  雪松惊诧不已,他快步走上前仔细看,见这行字的下面,还有几行小字:此法乃本座闭关修炼二十年所悟,千年之后,我圆寂的头顶石洞打开,此正是有缘人到来之时。“揉面大法”,顺天地之气,应日月之精,凡打通任督二脉者皆可学,学成后能乾坤逆转,指面为饼,化面条为油条。此法,非童子之身不可练,练成之后亦要保持童子之身,否则筋脉寸断,五脏俱裂而亡。有缘人,可在此磕下三个头,算是拜入我门下。

  元始面尊!这只是传说中的人物,想不到今天就在眼前。西门雪松无比激动,他还是童子之身,立刻跪倒,准备磕头认师,尽管这位师父早已圆寂。

  “等一下!”小龙女面颊绯红,但此时也顾不得许多,“雪松哥哥,你真要给他磕头?”

  雪松:“修炼极品面功,乃是面湖人人想要的,我一朝踏入是非地,唯有成为绝顶高手,才能保护自己和家人,才能保护姑姑。”

  小龙女:“妾闻,君子上拜天地,下拜高堂,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能去拜一位陌生人?”

  雪松:“姑姑,他不是陌生人,他是元始面尊,面湖上人人敬仰的神!”

  小龙女:“你若拜了他,永远不能娶妻生子。妾闻,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这是不孝顺!胡丽嫂子,一心盼你早日婚配,为西门家添后,这也是大哥心愿,也是西门饼王在天之灵的期盼。”

  把西门饼王搬出来,这确实让雪松犹豫了,他想了想,说:“姑姑,不如这样,哪天您结婚生子,就过继给我,这不也是有后了吗?”

  小龙女被气得牙关紧咬,浑身发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目无尊长,我打死你。。”

  然后,小龙女气血攻心,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