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西门庆父子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西门饼王往事

西门庆父子传奇 长衫烟斗 2162 2020.01.19 09:49

  1、之南门鹤来闯关东

  南门鹤来看了看,回手一枪打倒了一个客商骑来的驴,子弹爆头,驴翻倒在地,四腿乱踢,死相很惨。几个客商立刻跪下,说:“大爷饶命,饶命。。。”

  南门鹤来:“你们来给我贺喜,我心里领情了,你们带来的东西我都收下了,我替野狐狸他老人家谢谢了。”

  几个客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仗着胆子问南门鹤来,“。。。。野狐狸老人家不是说这点东西看不上嘛,说以后我们每次来看看他就行,他很念旧,让我们有事就找他。。。”,“大爷,敢问您的喜事是???看我们能出啥力吗?”

  南门鹤来哈哈大笑,说:“看来你们和野狐狸他老人家不熟啊,这么大的事没告诉你们,也难怪呀,野狐狸嫁女儿,我他XX的,就是乘龙快婿。你们要么不信就自己问问他,他这个人一旦出山,山下见过他的人都要死,避免暴露他那绺子人马的行踪”,南门鹤来说罢,又冲着客栈大喊,“老丈人,你那如花似玉的闺女是不是要嫁给我?”,抬手就冲着客栈房顶的烟囱开了一枪。

  客栈老板听见枪响,连忙回答:“是的,是的,大爷说的对,这是我祖上积德才有的福分。”

  几个客商一听,原来野狐狸这么怕眼前这个小个人,大家只能认倒霉了。南门鹤来:“你们如果活腻了,我让老丈人出来,你们看看是不是,但规矩还是要的,你们看过了,就要死。”

  客商们哪敢见野狐狸,连说:“不敢,不敢!”

  南门鹤来:“那你们听好了,这些货我不要了。明天雇几个人,给大爷我装扮上,在这个小镇吹吹打打宣传宣传,大爷我要娶亲了,这是喜事,你们觉得怎么样?”

  客商们一起回答:“应该的,应该的,您放心,一定让您风风光光,让家家户户都知道。”

  。。。。。。

  一连三天,南门鹤来头戴礼帽,身穿黑色长衫,斜肩挂着大红花,手里拎着驳壳枪,黑裤子,足蹬马靴,骑着高头大马,在小镇上吹吹打打。前面四个人开道,敲着锣大声喊:“野狐狸乘龙快婿驾到,闲杂人等散开,有送贺礼的请去白山客栈。”。。。。

  镇上的地主豪强,惧怕野狐狸,没有敢不送礼的。南门鹤来点了一下礼品,还不错,就又大吃大喝地住在客栈,好像真在等着娶亲呢。又过了几天,有几股小土匪来到客栈,要见野狐狸女婿,他们和南门鹤来一见面,真实臭味相投,相见恨晚,两天里,南门鹤来就拜了七回把子,小客栈简直成了土匪据点。

  。。。。。。

  野狐狸听说了这件事,感觉纳闷。我哪来的女儿?又咋整出来个女婿?自己的老婆不少,可没有会下蛋的。听说这个小子聚集了很多小股胡子,难不成要和老子过不去?

  野狐狸正在瞎捉摸,有个小喽啰来禀报:“大当家的,山下有个自称南门鹤来的来拜山,赶了好几车东西来。”

  野狐狸:“他们来几个人?”

  小喽啰:“就一个,那几个赶车的把东西送到就走了。”

  2、之夺山寨

  野狐狸心想,最近怪事多,吩咐到:“派弟兄们去看看,那几个人真的走了没?多去几个人,看看附近有没有埋伏?那个南门鹤来先别放进来,说我现在有事,让他等等,你们给他沏壶好茶,给他个烟袋,让他抽口烟等等。”

  。。。。。。

  一会儿,小喽啰回来:“大当家的,山下都看了,没有埋伏,没有人。”

  野狐狸拍了怕自己的大秃头,大声说:“请客上山!”

  小矮个子南门鹤来站在聚义厅中间,向各位当家的一一抱拳:“各位大哥,在下山东南门鹤来,奉了梁山好汉宋江嫡孙,宋钱的命令来这里拜山。”

  野狐狸没读过书,但知道宋江,也知道梁山好汉,想不到自己的名字连宋江嫡孙都知道了,真有面子,很高兴,哈哈大笑,摸着自己的大秃头问南门鹤来:“宋三哥现在可好?现在梁山是宋钱做瓢把子?”

  南门鹤来:“老祖宗宋三哥现在岁数大了,他一直对您印象很好,听说您有个女儿,他想和您结亲?”

  野狐狸有点乱,问:“咋结亲?谁跟谁?”

  南门鹤来:“宋钱大哥前两天来了,想亲自上山,他喜欢你女儿,不过这两天有事,他又回山东了,过几个月再来。大哥让我先上山,说怕你女儿跑了,让我先来送信。”

  野狐狸傻看着南门鹤来,流着口水,脑筋在飞快的旋转“和梁山结亲,这事太有面子了,不过自己没有女儿呀。。。。。。有了!我把一个小老婆当女儿给他就行了。”

  野狐狸大笑:“好说,好说,跑不了。大家都是道上的,客气啥?宋钱大哥一句话,我把老婆,不对、不对,我把女儿送到梁山就行了,他还来回跑啥?”

  南门鹤来:“大当家的,我们山东是礼仪之邦,这点程序还是要的。”

  野狐狸:“好!好!要的。。。来人,摆酒!。。。”

  。。。。。。

  一连一个月,南门鹤来在此大吃大喝,喝醉了就吐,山上的人对他彻底失去了戒心,觉得这个小个子够意思,不愧是梁山的人。南门鹤来有空也在山寨转悠,和小喽啰混个脸熟,有点权的喽啰他经常给包洋烟,一来二去,他觉得这些人在关键时对自己下手起码会犹豫犹豫了。

  第二个月,南门鹤来开始经常下山,走不远就回来,有时到镇上转转,每次回来都不空手。起初,野狐狸还派人远远盯着,后来就不盯了。

  终于,在过小年夜的夜晚,山寨的头头脑脑都喝得酩酊大醉,南门鹤来回到房间,双手提两把驳壳枪,走到山寨大门,放倒了几个喽啰,打开大门。土匪们高兴时,向天放几枪太正常不过了,特别是今夜,野狐狸都没听到,他酒至半酣,想想再过几个月自己的小老婆就要送出去了,心里也是有点不好受,就趁着酒劲睡在即将出嫁的小老婆房间。

  南门鹤来进门一枪爆头野狐狸,他的小老婆吓得当时就昏死过去。南门鹤来不停留,领着结拜弟兄们到了聚义厅,山上的胡子头目一个不留,全部击毙。

  第二天,山寨的大旗换成了“南门”字大旗。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