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极地巫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诅咒术 中

极地巫师 深田咏美 2470 2020.04.03 21:34

  可怜的小女孩本来瘦弱的身躯就被捏的和干尸一样,被菲琳如同垃圾一般丢在一旁,每天,贫民区死的人不计其数,像这小女孩这般日后的命运,要么成为贵族的玩物,要么被卖到那种地方。

  没有废话,林克就要开始构造。

  “我还是离你远点吧。”菲琳对诅咒术并不是很了解,生怕波及到自己。

  “您可是正式巫师,就算是诅咒术,一个学徒级巫术能伤到您吗。”林克汗颜道。菲琳没有听林克的,坐着离他又远的一些。

  林克深吸一口气,在桌上摊开巫术卷轴后,精神力开始外发,随后调动着盆中鲜血,其中一撮鲜血如同一条红色小细蛇般蠕动着飞到巫术卷轴上空,林克根据脑海中的记住的‘色yu之死’巫术模型,开始在羊皮卷轴上构造。

  虽说是神秘的诅咒学巫术,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也只是一个学徒级的巫术,林克也有着相对来说构造的经验,并不难。

  一小时,由于一条线路发生了偏差,巫术模型在卷轴上分崩离析,控制的鲜血也溅了林克一脸。菲琳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般,吓的闪身窜出门外。

  林克鄙夷的看了门口一眼,擦了擦脸上的鲜血道。

  “菲琳大人,这还只是构造巫术模型,和其他巫术都一样。”

  “你不早说。”

  话音刚落,菲琳若无其事的走了进来,脸上没有一丝一毫尴尬的神情。

  林克很享受构造巫术模型的感觉,越复杂的模型越能锻炼你的精神力,对于你控制精神力的熟练度有很大的益处。

  ……

  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随着林克控制着最后一条线路首位相连,这色yu之死的巫术模型总算是被构造在卷轴之上。

  巫术模型构成,散发着微弱的红芒,与其他学派巫术模型不同的是,诅咒学巫术模型更为的玄奥。

  菲琳拎着一瓶淡蓝色的酒走近房间,看见正在收卷轴的林克道。

  “完成了?”

  “准确来说,并不算完成,还差最后一步。”林克微笑道。

  “最后一步?巫术模型不是已经构造完成了吗?直接精神力难道触发不了?”菲琳喝了一口朗姆酒,疑惑道。

  “最重要的一步,收集色yu。”林克嘴角一弯道。这便是诅咒学的特别之处了,目前林克了解的诅咒学是建立在人类的六大阴暗情绪之上的,诅咒学之所以强大,正是因为多出了一步,像是色yu派别的巫术,则是要收集生物的色yu。

  “这,这色yu要如何收集?”

  “菲琳大人,跟我来。”

  林克走出房门,背后斗篷一震,飞上了房顶,菲琳同样跟着其后面,很好奇林克要干些什么。眺望远方,落日城的夜景很美,本就是迪亚王国的首都,即使是深夜,那些繁华的区域还灯火通明,路上行人如潮。

  某处繁华的街道,空气中漂浮着烟粉和糜烂的味道,穿着暴露的女性叼着烟枪,脸上一副颓废的表情靠在门槛边上,这是落日城有钱人消费的天堂,充斥着肉欲景色。

  “不堪入目。”菲琳皱着眉头道。

  林克淡笑一声,没有说话,斗篷一震飞向一处颇大房屋,翻后落在的下方窗户边的屋檐上,透过窗户的缝隙,林克可以看见,里面的床上两具酮体正在蠕动着,旖旎的景色,还有一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传来,菲琳在一旁一下红了脸。

  “有意思吗,林克。”菲琳无语道。

  “菲琳大人别急,看好了,有趣的东西来了。”林克淡笑着,张开构造色yu之死的巫术卷轴,随后精神力渗透进去,微微一触发,随后卷轴上的巫术卷轴竟然开始转动了起来,随着其转动,一股股鲜红色的能量从房间里被牵引进巫术模型内。

  大概持续了有一分多钟,在瞧房间里那一男一女,已经停止了动作,两脸懵逼的看着对方,脑海中一点污秽的想法都没有了,这两人的色yu,在段时间内被林克收集一空了。

  “嘿嘿,菲琳大人!”林克嘿嘿笑着,转头看向菲琳顿时愣住了,后者脸色通红,正紧紧的用小手捂着眼睛,加上其萝莉模样,俏小的脸蛋,着实有些可爱。

  “好,好了吗林克。”

  “菲琳大人,你可以睁开眼睛了。”林克无语道。好歹也活了三十多年的老巫婆了,这点小场面都承受不住?

  “哦哦,你看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菲琳摸了摸发烫的脸蛋,说道。

  “没事,走吧。”林克淡笑道。

  “去哪?”

  “下一站,这点色yu还不够。”

  “不不不,我不去了,我在旅馆等你,我先回去了。”菲琳急忙拒绝,紧接着腾空朝着旅馆方向飞去。林克摸了摸鼻子不知在想什么,莫名的笑出了声,拿着巫术卷轴,寻找下一站地点。

  ……

  这一夜,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让街道的商家很不解,许多客人进行到一半都回去了,隔天还有客人投诉,说是女的没反应,打炮体验贼差,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然是林克。

  此时林克和菲琳在旅馆里,正讨论着实验一下这巫术。

  “我怎么觉得,一个学徒级巫术这么麻烦,还有收集什么情绪,而且还要目标的身上的物品。”菲琳说道。

  施展诅咒术,并不像其他学派一样,正对面丢个大火球什么的扔过去。诅咒学诡秘就在于目前死都不知道是被谁杀的,施展色yu之死最后一步,便是要目标身上的东西,列如头发,时常带在身上的东西等等,只要沾染了目标气息的,都可以作为诅咒学施术的东西。

  当然,这只是目前林克了解到的,不代表诅咒学只有这个框架。

  “这只是学徒级的巫术,诅咒学知识深似海,我才只触摸到了其冰山一角而已。”林克说道。

  “你打算在谁身上实验这巫术?”菲琳问道。

  林克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首先,平民他是不会考虑的,至少是巫师学徒才能体现这巫术的力量。

  几天后的深夜,银夜城。

  林克独自一人来到一处庄园,这里是沃里克家族,通过几天的调查,林克算是能确定当初请正式巫师截杀林克的人是谁了,大概率是沃里克家族,因为亚莱克斯的事情,自己可是坏了他们家族的大事。

  沃里克家族的族长是个伯爵,而且还是巫师学徒,只不过天赋很差,也懒的修炼了,踏上了政治之路。

  林克的动作很轻,斗篷抖动着,落在某个城堡的屋顶上,找了个窗户翻了进去,城堡里黑暗,此时所有人都睡了,林克惦着脚找到了伯爵的房间,用骷髅钥匙打开房门,此时伯爵正躺在床上蒙头大睡,跟死猪一样,林克拿了一件伯爵的衣服离开。

  城堡屋顶之上,凉风习习,月光倾洒下来,伯爵的衣服被林克挂在屋檐边上,后者只手摊开卷轴,口中呢喃自语。随着林克的精神力渗透进卷轴,咒语缓缓的呢喃,卷轴腾空漂浮着。

  自五芒星法阵中,一条诡异的由魔法粒子凝练成的小型比尔琼斯爬了出来,模样像是诅咒圣灵比尔琼斯的缩小版,巴掌般大小,林克颇为惊奇,发现自己可以控制它,林克心念一动,蜘蛛般的比尔琼斯飞向伯爵的衣服,在上面四处爬着。

  随后嗖的一声,消失在了空气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