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求活之乱世人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二章 糊涂考试糊涂考(一)

求活之乱世人雄 吴子当 2039 2020.05.23 10:11

  “如果没有监考,更没有阅卷,谁来判定过还是不过呢?”江苡问道。

  “神侍,就是你上次见过的那样的神侍,他来判定谁生谁死。”王夫子道。

  “我今天来便是告诉你一个文试最最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心有所想必是笔下所文,笔下所文必是心中所想,但凡有一点弄虚作假,下场必是不通过。”

  “这确是为什么?要知道,文之一道还有文过饰非一说,他又怎么确定自己所言与所想。”江苡道。

  “这个我不太确定,也不能说,只是你在这一块上必须要慎之又慎,所言必为所想,这是一条铁律,曾经无数人在这条路上用生命为代价作过尝试了,千万别心怀侥幸。”王夫子慎之又慎地道。

  “即使我心里怨愤,写出来也没有事。”江苡道。

  “是的,没事,他的判定标准真不太确定,至少是我不能明确的,所以你只记住这一条即可,其他的都是其次。”

  迷糊,是江苡心里最真实的感受,本以为王夫子赶来是告诉他明天如何才能通过考试的,想不到王夫子却是来告诉他如何才不要通不过,那这个所谓的文试,也太搞笑了吧。

  但更让他迷糊的是,是他找到了王启年之后,王启年看着眼前这个孩子,听他说着考场上的事,对他所说的惊险漠不关心,对他提出的疑问不置一词,直到江苡连问几次,他才如同回过神来样说道。

  “这样的事情难道你不应该问你自己嘛?”

  “呃……,这是什么意思?”江苡道。

  “你自己感觉到有人对你有敌意,说明那个人的行为让你感觉到他对你的敌意,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王启年道。

  “我的意思是,不是因为之前发生了什么我才能这么明显的感觉到没,因为在这之前我确定我没有这种感觉。”江苡道。

  “之前发生了什么?”王启年道。

  “我在问你呢?”江苡道。

  “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你居然来问我,你确定不是来消遣我的?”王启年一脸警惕地看着江苡,他觉得江苡没安好心。

  “之前我就在的客栈睡了一觉,醒来便是这样子,我不问你问谁?”江苡道。

  “我不知道?”王启年道。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之前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问我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你问我这些是要做什么?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很喜欢这里,你不要想着把我赶走,想也别想,我不走。”王启年道。

  “谁要赶你走了?”江苡道。

  “你,不然你为什么问我这么奇怪的话题。”王启年道。

  “我……”

  “难道我不是这么想的?”王启年追问道。

  “那……”

  “看吧,你还是想着赶我走。”王启年又道。

  “你休息吧。”江苡叹了口气道。

  “你不来我已经休息了。”王启年道。

  江苡无奈从王启年房间里退了出来,他总感觉应该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他却又不确定到底什么事情发生了,这种感觉不太好,但此刻想这些有些多余,还是先过了明天的考试再说吧。

  文试考试的地方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既不是守卫森严的考场,更不是特意选定的高台,而是一处空旷的地方,那地方空旷地就如同一片沙漠,除开一枝枯死的老树,便连一根野草也没有。

  就这么随意的在那空旷的沙地上摆上几十张桌椅,每一张桌椅上都放着一些纸墨,唯一值得说道的便是,那纸墨一看便不是凡物,想必必是极好的人东西。

  江苡在这里看见了一些昨天没有见过的人,比如城主家的千金,比如张家的胖子,居然还有张家的仆从张少童,比起昨天来说,参加考试的人又多了十几个。

  不要问他怎么知道的,没看到前面的桌子嘛,一数就全都知道了。场上的桌子有50张,说明有五十个人要参加考试,但奇怪的是,昨天的阳先生和几位城主此时却全都恭敬地站在一边,好似在等候什么人一样。

  这对这些大人物来说是很不正常的,至少在碟城这个小小的地方,应该还没有什么人能让他们这么齐整的齐聚于此。

  谜底很快便得到揭晓,因为一身白衣的老者缓步走了过来,走得云淡风清,不带一丝烟火气。

  “生命长存,万物归一。各位对命主安好。”这位一身白衣的人显然便是众位要等的人,因为他们俱都抱拳于胸,俯身而礼,便连江苡等人,也跟着俯身为礼。

  一身白衣的人仿佛没看到等他的这些人是如何的不平凡,走过他们的时候并没有丝毫停顿,更没有对他们假以颜色,就仿佛他们根本不重要一样,因为他径直走向了那棵枯萎的树下。

  也直到了那棵树下,他才停了下来,伸直了两只手掌,交差于胸前,弯腰一礼,高呼“生命长存,万物归一。”

  让江苡等人奇怪的是,他的面前除了那棵枯死的大树,此时却什么也没有,那么他是在向谁行礼。

  那人却丝毫没有向江苡等人解释的意思,直起身后便转向江苡等人,脸上难得的笑了笑,但也许是久不笑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江苡总觉得那笑容却不带有一丝喜意。

  他却是不敢在此时说些什么的,因为众学子此时再次向着此人一礼道:“见过神侍。”这是早就安排好的礼节,江苡也不敢稍有懈怠。

  那神侍再次点了点头,看了眼面前的众人,又看了看日头,方才道:“众考生入场吧。”

  众人再次按照之前安排好的顺序逐步进入了这个空旷的场地,到早已说好的桌子前,肃手站定。

  等到众人站定,神侍才又轻声道:“礼。”

  众人便如同神侍刚才那样,伸直了两只手掌,交差于胸前,弯腰一礼,高呼“生命长存,万物归一。”

  此时的神侍却并不束礼,而是开口道:“各位考生,此次文试此时已经正式开始了,我这里有一言相劝,所书即是所想,切不可自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