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的师傅是隐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不可描述的东西

我的师傅是隐士 贪睡野人 3020 2020.06.11 12:03

  黄裳眉头一翘,怪声怪气地说道;“误会?就算全天下的错事都有误会,这件事也不会有,告诉你,没有证据我们也不会来抓人!”

  左小白奇道;“证据?什么证据?拿出来看看!”

  见他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欠揍模样,黄裳冷哼一声,说道;“拿过来吧!”

  一个女子从身后拿出一个朱红大酒壶,左小白一见这大酒壶便暗叫一声“糟糕”,随即心中又奇怪道;“这可是老头的宝贝,怎么会落到她们手里,难道老头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左小白本打算来个死不认账,可没想到这要命的证据出现了,这可怎么办?

  左小白望着天,惊叫一声,说道;“哎呦!我的菜要烧焦了,我要去看着!”转身就跑开了去。

  “臭小子,你是不是故意的,快叫你师傅出来!”走过去一把揪住左小白耳朵,怒斥道。秀鼻一嗅,忽然好奇问道;“这是什么菜,怎么这么香?”

  夏梦笑嘻嘻说道;“姐姐,这是我师兄做的,你要不要尝尝!”

  黄裳古怪的看着左小白说道;“这是你做的,你还有这本事?”

  左小白拍开她的手,骂道;“你这是瞧不起我,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啊,哥我可是多才多艺的!”

  黄裳给他气得跺脚,这小子简直就是自己克星,从第一次遇见就一直被他压着,这次好不容易找到理由,本想好好挫一挫他的锐气,却还是给他气个半死!

  扭过头去,怒道;“不吃,你师傅呢?快叫他出来!”

  夏梦说道;“师傅好像不在,不知道去哪儿了!”

  黄算叫道;“什么!他不在!”

  疾奔到老头门前,一脚踹开,看了一眼,猛地回头瞪了左小白一眼,笑问道;“你师傅是不是很不靠谱?”

  左小白点头道;“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黄裳走进去捡起一条白色布条,道;“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左小白看着眼前这布条,觉得很奇怪,说道;“这能代表什么,还有,这是什么?”伸出手准备拿过来好好瞧瞧。

  黄裳和夏梦忽然大怒,叫道;“流氓!”

  “恶心!”

  左小白一愣,见所有女子都怒视着自己,左小白奇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看向夏梦,问道;“小师妹,你为什么也跟着她们一起骂我啊?我也没得罪你吧?”

  夏梦哼地一声,说道;“我没想到师兄竟然是这种人,还喜欢看女孩子的贴身衣物,更没想到,你竟然还想抓在手里!”

  她双手环抱,打了一个冷颤,叫道;“太恶心了!我以后都不会再和师兄一起吃东西了!”

  左小白给了她一个白眼,无辜的说道;“我又不知道这是女孩子的衣物?”

  夏梦斜着眼,问道;“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

  左小白点点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啊,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过,怎么会知道是什么!”

  夏梦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可不要骗我?”

  左小白正要说什么,黄裳冷笑一声,说道;“男人可都不是好东西,今天说的话,明天又让狗吃了,是最不能相信的!”

  夏梦如有所思,点点头,说道;“没错,这句话我也经常听到过,也觉得有道理,所以,师兄,我不能相信你!”

  见这样一个小姑娘无比认真的说出这一句话,简直有些好笑,左小白心中流泪道;“我的师妹啊,你就这么容易相信别人的话吗?”

  左小白看向黄裳,反问道;“看样子,你似乎很了解男人啊!老实说,你是不是被男人骗过?”

  夏梦双眼顿时冒着光,盯着她,两只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黄裳在她头上敲了一记,骂道;“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被男人骗!”

  几人这么东拉西扯,不知扯到什么地方去了,太阳渐渐西斜,黄裳才记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大喝一声,说道;“别说这些了,快把你们师傅找来!”

  左小白和夏梦两人大眼瞪小眼,也才明白她是来做什么的,左小白一摊手,无奈说道;“你也看到了,我师傅不在啊,怎么去找?”

  黄裳忽然一笑,说道;“不用了,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身体一晃,化作一条青色影子飞扑向他们二人身后的小屋,屋内,老头子惊叫道;“我真不是故意要偷看的,黄仙子,看在我和你师父都是老朋友的分上,就算了吧!”

  黄裳将他提在手上,走出来,老头就像是一只小鸡一般,挣扎不停,看到左小白夏梦两人,急忙叫道;“我的好徒弟啊,快给黄仙子求求情,救救为师!”

  左小白上前说道;“黄大仙,你......”

  黄裳衣袖一抚,左小白“砰”地向后跌去,撞在梧桐树上,黄裳冷声说道;“不许叫我黄大仙!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左小白像个没事人爬起来,拍去身上的灰尘,说道;“能先听听我师傅说说这件事吗,我和师妹还什么也不知道啊!”

  想到他们二人都是这老头的徒弟,他这一离开,他们两人怎么也会担心,心一软,便点了点头。

  老头子站好身,说道;“昨天晚上我喝多了,就想到碧峒山赏赏月,作作诗,路过清石泉,一个不小心就失足掉了下去,一路被冲到她们幽池,就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

  左小白问道;“你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

  黄裳双眼寒光一湛,吓得老头急忙说道;“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

  黄裳又看向左小白,冷笑道;“你觉得他会看到些什么吗?你似乎很感兴趣啊?”

  左小白缩了缩脖子,向后退了两步,赔笑道;“没有的事,怎么会感兴趣呢?”看向老头,问道;“后来呢?你是怎么逃过她们的追捕的?”

  老头咳嗽一声,继续说道;“昨天夜里天色较暗,我又离得远,上了岸后被风一吹,有些冷,就随手抓起一件东西披在身上,迷迷糊糊的离开了!”

  夏梦听他将那白色布条披在身上,双眼瞪得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说道;“师傅,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老头老脸一红,说道;“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

  夏梦蹦起来,“呀呀”乱叫,对着天大喊道;“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要让这两个变态做我的师兄和师傅!”

  左小白将她提起来,骂道;“你乱说什么呢?师兄我可是心地纯正,道德高尚的人,你不要胡说啊!”

  老头一拍桌子,挺直腰板,义正言辞的说道;“没错,为师也是一个......”

  黄裳一眼瞪过去,老头顿时泄了气,后面半节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左小白又问道;“那后面呢?这白色布条怎么会在你的房间,你又到哪去了?”

  老头缓了一口气,说道;“我回到小岱山已经是黎明了,自然清醒了不少,看到身上的白布条也被吓了一跳,又记起酒壶被冲走了,就想去找回来。”

  看着黄裳一众,说道;“半路上就看到她们,还有我的酒壶,知道她们是来兴师问罪的,就想着出去躲躲。”

  忽然,怒视着左小白和夏梦两人,恶狠狠地说道;“可是,没想到你们两个没出息,留了她们这么长的时间,害为师回来就被逮到了!”

  夏梦想了想,呆呆的说道;“所以,这是我和师兄的错吗?”

  老头被她这一问,一时半会不知说些什么,等了一会,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是为师的错!”

  左小白一拍手,说道;“好了,事情也清楚了,你们把他带走吧!”

  老头跳起来大怒道;“你说什么,难道你不想办法救为师吗?还让她们把为师带走!”

  左小白看向夏梦,问道;“师妹,你说小岱山要是师傅不在,那是谁说了算?我们又可以做什么?”

  夏梦眼前一亮,兴奋叫道;“是我们说了算,师傅不在,我们可做许多想做的事,我要在前面种上许多的花!”

  左小白笑道;“那我要把师傅那间小房子推倒,盖一间厨房!”

  夏梦急忙点头,说道;“对,对,对,小岱山一直都没有自己的厨房,现在是时候盖一间了!”

  碧峒山众女弟子见他们二人当着这个师傅的面讨论得欢快至极,自己也觉得有趣,不禁莞尔一笑。

  老头气得鼻子都快歪了,直呼二人“大逆不道!”没说几句,就被黄裳等人提着离开。

  见师傅离开,夏梦有些担心,问道;“师兄,师傅不会出事吧?”

  左小白笑道;“不会的,师傅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别担心,说不定他明天就回来了!”

  二人说归说,却也不会把老头的房子真的推倒,反而在后院和前院中间搭建了一间简陋厨房,小岱山只有他们三人,吃的也不多,这里足够了!

  做好饭菜,二人欢欢喜喜的吃了一顿,左小白洗好碗筷后,夏梦搬来两张躺椅,听他说着奇奇怪怪的故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