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的师傅是隐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斗诗

我的师傅是隐士 贪睡野人 2526 2020.06.15 12:00

  那女子笑道;“好啊,妹妹就说说吧!”

  夏梦道;“这首诗虽然只有四句二十个字,但是这作者观察细腻,很有画面感。‘黑月见鱼灯,孤光一点莹。’前面两句是写静景,后面‘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两句写的是动景。就像是一副画,宁静优美!”

  夏梦一说完,左小白便抚掌赞道;“不错,不错,说的真好,和我想的差不多!”

  其他人心中怒道;“也太不要脸了,是你说的吗?”

  夏梦高兴地说道;“是吧,是吧,看来我和师兄想的差不多啊!”

  那女子笑道;“我叫王瑶,妹妹叫什么啊?”

  夏梦道;“姐姐我叫夏梦,夏天的夏,做梦的梦!”

  王瑶说道;“听他们说,你还会作诗,能不能说给姐姐听听?”

  夏梦顿时一窘,诗是师兄的,自己可什么也不会,怎么办?

  左小白道;“想说你就说吧,没事的。”

  夏梦瞪着眼看着他,不敢相信的说道;“真的吗?”

  见左小白点头,夏梦轻咳一声,小脸微红,朗声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她一念完,小心的看向王瑶,暗道;“还好带着面具,不然给她看到我的模样还不笑死!”

  王瑶凝神肃容,低眉垂目,心底暗暗咀嚼,这首诗既没有新奇的想象,更没有华丽的辞藻,语气平缓,却又意味深远耐人寻味,宛如天成,丝毫没有刀刻斧凿的痕迹!

  王瑶叹了一声,说道;“真是好诗,妹妹真是神人!”

  之前听那两个白衣少年对自己溜须拍马,还不觉有什么,此刻见这样一个美丽的姐姐也对自己赞许有加,夏梦心中忽生出罪恶感来。

  叫道;“姐姐,其实这首诗是......”

  左小白一拍她的脑袋,说道;“你在想什么呢,我们安安静静的看着就好了,说那么多做什么!”

  王瑶却一把拉住夏梦,笑道;“妹妹也来吧,你写得了这么好的诗,应该不止一首吧!”

  夏梦“啊”地叫道;“姐姐,其实我不会写诗啊!”

  王瑶说道;“你就别客气了,来吧!”

  拉着她坐到了露台边上,续道;“大家接着来吧!”

  夏梦看向左小白,泪眼婆娑,在心中哭喊道;“师兄,快来救命啊!”

  左小白像没有看见,反而叫来下人,吃起了点心。他们一人咏了一首,渐渐到了夏梦这边,吓得她身体发抖。

  王瑶一咏完,就看着夏梦,满是期待。夏梦见所有人盯着自己,一颗心砰砰乱跳,差点就要疯了,耳边忽传来左小白的声音,道;“别怕,跟着我说!”

  夏梦一震,扭头看去,见左小白还在吃东西,耳边又传来声音,道;“别看我,不然会露馅的。跟我说,‘水龙吟。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

  夏梦一句一句跟着读出来,听了前面两句,在场的人无不变色,屏住呼吸等待着下一句。

  “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

  “我觉山高,潭空水寒,月明星淡。”

  “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夏梦声音稚嫩,这首诗偏偏又豪气冲天,但谁也没有觉得不合适。

  待听到最后两句“风雷怒,鱼龙惨”时,所有人心头一震。仿佛那仙人就是自己,笑傲苍穹!

  大堂里安安静静,谁也不敢出声,走廊上,七八个大脑袋伸长脖子,拼命往里面张望。

  寂静里,忽听有人赞道;“好诗!是谁作的?”

  一个中年文士手钩房檐,自房顶跳了进来,左手还有一个剑南春的酒坛子。所有人急忙起身行礼道;“师叔!”

  王瑶看向夏梦,笑道:“就是她作的!”

  那中年文士看了又看,摇摇头,说道;“不像,一点不像!”

  夏梦问道;“怎么不像了?”

  那人提起酒坛,长饮一口,说道;“你写不出这样的诗来,你年纪太小了,也没有这样的豪气!”

  夏梦哼地一声,说道;“那又怎样,没有就不能写吗?”

  只是也怕他真的看出什么来,慢慢移到了左小白身旁,悄声说道;“师兄,我们快走吧,这个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那人不知何时来到二人身后,突然从她后面探出头来,认真的点点头,说道;“嗯,却实是很厉害的样子!”

  他又说道;“你们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我都听到了!”

  左小白见他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一点不像一个师者,突然想起剑阁中有这么一号人物!

  便笑道;“方干师叔,你就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我们就是过来看个热闹的!”

  方干道;“热闹有啥好看的,大家一起玩才叫热闹!”手一探出,分抓向两人,迅疾如雷,很担心两人跑掉。

  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瓷瓶,放在桌子上,笑道;“这是这场比试赢家的礼品,三枚增元丹!”

  众人都是一惊,师叔这么大气的吗?

  左小白问道;“师叔不会耍赖吧?”

  方干大笑道;“不会。”拉过一张桌子,调好墨汁,看向众人,道;“你们谁先来?”

  在场的人无不跃跃欲试,脸上具是期待,但都互相推让,不肯过去。

  见没人敢来,方干看向一旁的几人,说道;“武扬,华宿,王瑶往年你们可是争先恐后抢着来的,今年怎么了?”

  武扬走过去,笑道;“好,那我就来试试!”

  夏梦偷偷说道;“师兄,你看他长得帅不帅?”

  所有人中,除了王瑶外,武扬确实出众,行为举止都说不出的飘逸潇洒,不少女弟子也都侧目窥望。

  见他沉思片刻,唰唰刷写了一行,顿了一顿,抬头思索后,又继续写,小半会儿功夫后,武扬重重出了一口气,笑道;“好了,请看!”

  方干靠近看了一遍,笑道;“不错,意境深远,气魄非凡,好诗!”

  有人开头,后面的人便不再顾忌什么,纷纷自举,只是大半人写完后,方干都只是一笑,不做评价。

  夏梦向左小白说道;“师兄,要过去些吗?”

  左小白笑道;“当然要写了,别人都把东西送到面前来了,怎么能拒绝呢?”

  王瑶站在他们两人身旁,听左小白似乎胜券在握,笑道;“看来这位师弟很有把握啊?”

  左小白笑道;“其实没有多少把握,也就有个九层吧!”

  武扬一直在王瑶右手处,听他如此猖狂,也笑道;“这位师弟好大的口气,能不能写一首呢?”

  左小白说道;“不是我口气大,我是记忆力好而已!”

  走到桌子旁拿起毛笔,暗道;“写哪一首好呢?李白的‘将进酒’还是苏轼的‘明月几时有’,还是其他人的,唉,就写个诗而已,也能把我愁死!”

  众人见他摇头晃脑,似乎很是苦恼,有人等得不耐烦,催促道;“快些写,后面的人还等着呢!”

  左小白皱眉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算了,就写这一首吧。”

  提笔,挥毫,唰唰写了四句,末了,又摇摇头,说道;“先将就一些吧,各位请看!”

  听他语气似乎还不是很满意,仿佛就是他随笔写成的,众人凑近一看,王瑶轻吟道;“‘咏蛙。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不错,有气势!”

  又转头奇怪的看左小白一眼,这人怎么看也是不会写诗的人,怎么会写得了这么好的诗?

  众人看了又看,都觉是首不错的诗,只是辞藻和意境上就差了一些!

  见方干也只是一笑,左小白问道;“怎么,这首诗不够好吗?”

  方干笑道;“也还行吧,好了,下一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