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的师傅是隐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你也出去吧

我的师傅是隐士 贪睡野人 2518 2020.06.25 12:25

  左小白回到房间,又急忙大摇大摆出了门,来到甲板上,就见七八人自暗处跃出,左小白见他们将自己团团围住,哈哈笑道;“就是出来看看月亮,没别的意思!”

  一人沉声道;“花船深夜,禁止走动,请快些回去!”

  左小白暗道;“这就麻烦了呀,要怎么去把木锅子和马老四接过来?”

  怎么也想不出办法,硬来只会让对方产生怀疑,只好委屈杜七等一宿了。

  回到房间,安安心心的睡了一晚,次日,便听船上欢声四起,热闹非凡,推开门来到走廊上,向下望去,便见百人拥挤在甲板上。

  左小白心中大喜,挤如混乱中,又找了机会回到岸上,见木锅子和马老四背靠在一起,仍在昏睡。

  左小白各踢一脚,二人摔倒在地,同时怒喝道;“是谁?是哪个王八蛋打扰老子睡觉?”

  左小白打了个响指,二人“哎呦”一声,捂着胸口在地上滚个不停,木锅子抬头见左小白盯着自己,哀求道;“爷,爷,我错了,我不知道是您,您就饶了我吧!”

  马老四翻滚到左小白脚下,抱着他的大腿,使劲蹭,哭喊道;“小祖宗,你去了一天一夜,我就在这等了一天一夜,你就饶了我吧!”

  左小白在他身上一拍,说道;“你说的也对,这次就饶了你吧!”

  马老四抚摸胸口,见果然不痛了,欢喜的站起来,哈哈大笑。木锅子哀求道;“我的爷爷诶,我知道错了,不该骂你,就饶了我吧!”

  马老四哈哈狂笑道;“木锅子,叫你以前和我作对!”看向左小白,道;“千万别饶了他,就让他这样挺好的!”

  左小白可没时间和他们玩,打了个响指,说道;“跟我去船上!”

  他们两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马老四问道;“您说的是真的吗?我们也可以去?”

  左小白问道;“怎么?你们不想去?”

  两人急忙摇头,说道;“不,不,想去,就是不知道海湖夫人许不许?”

  左小白冲天飞跃而起,叫道;“跟上!”

  两人对视一眼,急忙跟了上去,来到船边,心中仍是忐忑不安,见没人阻止,便亦步亦趋的跟在左小白身后。

  回到房间,左小白看着他们两人,厉声道;“你们在这里等着,要是敢乱走,别指望我救你们!”

  两人都明白,这船上的人都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小鸡吃米似的不停点头。左小白又道;“我出去一会!”

  窜到船苍,还未到深处,一只大手自身后将他提起,左小白急忙叫道;“是我,是我,别动手!”

  杜七冷笑道;“我知道是你,不然早就一掌拍死来的人了!”

  左小白尴尬笑道;“昨天没找到时间去把我那两个人带过来,我们现在出去吧。”

  来到甲板上,温和的阳光洒下来,感受这外面的一切,杜七双眼缓缓睁开,轻叹;“也不知道值不值得?”

  左小白道;“有什么值不值得的,真正选择的时候再说吧,快走吧。”

  杜七微微一笑,说道;“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走吧。”

  回到房间,马老四和木锅子见左小白竟然还带了人回来,都是一惊,但见他衣衫褴褛,肮脏不堪。马老四也只当他是个小人物,沉声道;“你是谁?规矩你应该知......啊!啊!啊!”

  木锅子在旁看得心惊肉跳,暗道;“这是哪找来的野人,比这小祖宗还横,衣服也不留一件!”

  一转眼,已将马老四的打了一顿,换上他的衣服,杜七又撕下一块布条,将散乱的头发绑上,看向左小白,说道;“走,出去看看!”

  左小白顿时不乐意了,到底是你说的算,还是我说的算?

  叫道;“等等,我们事先说好的事,你是不是忘记了?”

  杜七冷笑道;“那也要看你的方法灵不灵!”冷哼一声,续道;“要是不灵,我一掌拍死你!”

  说完,扔下左小白,直接出门去,左小白急忙追了上去,别到时候发起疯来,可就麻烦了!

  杜七虽二十几年没出来走动,但对这花船依旧非常熟悉,来到一处大厅,人头攒动,见左小白二人走去,所有人眉头紧皱,捂着鼻子。

  昨夜与那兄弟打斗的“老五”过来说道;“小兄弟,请你这位朋友到甲板上去吧!”

  杜七虽然换了衣服,但几十年没洗过澡,身后恶臭难闻,左小白尴尬笑道;“好。”

  杜七离“老五”还有两只手的距离,手一伸,竟然已将他抓起,说道;“好,那你去吧!”

  “老五”实力不会比自己弱,但杜七手一屈伸,已将他扔了出去,仿佛一只小鸡,左小白不得不从新估算他的实力了!

  在场的人也是大惊,鸦雀无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野人”。

  左小白为难之际,忽听有人轻声呼叫自己,还来不及寻找声音源头,杜七便环视一圈,冷笑道;“怎么,你们也想出去陪他吗!”

  能来到这里的,实力都不会弱,听他说话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心中都是大怒。

  左小白也知道,杜七这话已经将所有人都得罪了,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一个人走过来笑道;“兄台说话口气也忒大了些吧,不怕闪了舌头?”

  杜七冷冷道;“那也要看你有几斤几两?”

  那人沉声道;“好,就让你看看,我有几斤几两!”

  大喝一声,全身上下气浪翻涌,一掌拍去,杜七冷笑一声,说道;“雕虫小技!”

  右手挥出,与那人手掌击在一起,“砰”地巨响,一道五彩缤纷的炫光绚烂炸开,那人倒飞出去,桀桀冷笑道;“你只有七两吗?”

  杜七怒喝道;“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身形飞动,捕捉不到他的丝毫影子。

  那人大喝道;“星云极乐!”

  身后,一个巨幻影张开洁白如云的尾部,厉喝一声,浑身光羽尽乍,刺人眼目,难以直视!

  船上摆设刀劈斧凿一般,冲天抛飞,纷纷化作木屑,飘散如雪!大厅中箭雨呼啸纵横,犹如千万鱼群四处乱窜!

  “乒乒蹡蹡!”

  箭雨攒射,杜七一对肉掌狂挥疾舞,在身前筑起了一道可怕的铁墙,竟无一支箭羽射穿过去!

  那人怒喝一声,一把金色长剑从身后抽出,大厅中压抑得难受,仿佛有什么强大东西俯视众人!

  杜七神色一变,肃然道;“你姓庞!”

  庞星鸟冷笑道;“你还认得我?”

  杜七盯着那把剑,沉声说道;“不,我认识那把剑,素和!”

  有人哈哈笑道;“这把剑谁不认识,还用你来说吗?”

  大厅中顿时哗然沸腾,狂笑不止,杜七不去理会,继续说道;“这把剑斩过无数强者,曾是......”

  之前说话的那人讥笑道;“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想晚死几刻钟吗?”

  杜七突然一声咆哮;“老子今天先杀了你!”

  这一声震得众人心跳加剧,耳中雷鸣不断,杜七一晃闪过众人,一把抓向那人,这一下电光火石间发生,众人还未清醒过来,杜七已将那人抓在手中!

  那人骇得双腿一软,站立不住,若不是杜七将他提在手中,便要瘫软在地!

  颤声道;“你,你,我,我......”

  他嘴中除了“你我”这两个字,竟然再也无法组织好其他语言。杜七森然道;“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一只大手按在他头上,那人再也坚持不住,胯下传来一股骚味,面如死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杜七手一抖,将他扔了出去,怒道;“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竟然还撒起狗尿来,真是晦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