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的师傅是隐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邀请

我的师傅是隐士 贪睡野人 2539 2020.06.28 12:05

  这还要怎么商量?让对方拱手相让吗?

  王海鳌目光闪电般扫过众人,沉声问道;“你们和他认识吗?想管这事的,向前一步!”

  船上的人都见到他将夜鬼王杀了,自己上去,不就是找死吗?都急忙退了一步,不敢与他对视!

  那人的脸瞬间跨了,难看至极,仿佛哭了一般!说道;“我给,我把她给你们!”

  左小白向四周的人一笑,说道;“你们看,这不就商量好了麻!”

  众人是敢怒不敢言,远远望着他们。

  接下来的两人,也依旧如此,见人已经全部救回来,左小白心头一轻,如释重负,这几天以来,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王海傲说道;“人都救回来了,这里不好多待,久了我担心会出事!”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这里确实不好多待,但是,这王海傲却也不是什么善茬,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也还不清楚,不可以贸然和他离开!

  正想找个什么理由拒绝,海湖夫人身旁的那侍女又来了,笑道;“公子,夫人请你过去哩!”

  左小白心中叫道;“来得正是时候!”

  笑道;“好,我们过去吧!”

  看向夏梦等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别相信他人的话,等我回来!”

  王海傲目光闪烁,暗道;“难道这小子看出什么了?没理由啊!”

  又见夏梦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笑道;“夏师妹在看什么?”

  夏梦摇摇头,说道;“没看什么。”过了一会,又道;“王师兄,你觉得那个女人把师兄叫过去,是为了什么?”

  王海鳌沉吟道;“不是很清楚,这海湖夫人早年并不怎么厉害,到是他的丈夫不错,两人在灵厄界中,也算是神仙眷侣,她丈夫死后,她便来了这海湖,成了这的主人。”

  夏梦低头说道;“是吗。”

  心中却惊骇不安,她在左小白身旁久了,想问题也和一般人不同,即便看出什么也不会说出。

  而这王海鳌,也已不再怀疑,真的的王海鳌肯定已经死了,这是被人附身的一具傀儡,随时可能对自己下手!

  想到此处,浑身上下寒毛战栗,毛骨悚然!只希望师兄快去快回!

  左小白来到花船顶层,见海湖夫人坐在第一次相见的地方,她虽心狠手辣,但对自己也还算不错,不曾出手伤过自己。

  左小白也坐到第一次来时的那把椅子上,听海湖夫人问道;“少年郎,你见过比这海湖还宽广的海吗?”

  左小白一怔,她是怎么了?

  答道;“见过!”

  这个问题她之前不是已经问过吗?现在还问什么?

  海湖夫人轻叹道;“是吗,我也好想去看看比这宽广的海!”

  左小白道;“那你为什么不出去?”

  海湖夫人摇摇头,笑道;“这灵厄界只不过是大罗金仙封印的一小块地方,没找到出路前,是无法像你们一样离开。”

  左小白万万想不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秘密,但是,她告诉自己这些是为了什么?

  海湖夫人又道;“少年郎,你知道这灵厄界是用来封印什么鬼物的吗?”

  见她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左小白一时也猜不到,便问道;“是什么?”

  海湖夫人笑道;“漏宿上千百年以来嘶吼咆哮不断,你觉得会是什?”

  是啊,那漏宿山自己也找有耳闻,却始终不知是什么凶兽存在,此刻海湖夫人提起,才记起这事来!

  海湖夫人见他答不上来,又继续道;“修真界千年以前,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凶兽逼人。后来,圣人出世,镇压四方,便有一只巨鳌被封印在此!”

  忽又笑道;“而且,它还来找过你!”

  左小白只觉头皮发麻,失声叫道;“王海鳌!”

  海湖夫人双眼露出些许赞赏,笑道;“没错,他和夜鬼动手时,我便察觉到些什么,但是却也不能肯定,直到他输了这东西给我,我才确定!”

  左小白见她手中一块玉石般鳞片,晶莹剔透,问道;“这是什么?”

  海湖夫人道;“这是一块手骨。”见左小白还是无法猜出,便道;“这是一块接近圣人的骨头!”

  左小白“啊”地一声惊叫道;“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是,他怎么会给你?”

  海湖夫人皱眉摇头道;“这也是我无法想明白的事,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怎么就给了我?”

  忽又笑道;“现在,你还敢和他离开吗?”

  左小白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哭丧说道;“别说和他离开,现在都不敢去见他了!”

  过了好一会,左小白才道;“夫人告诉我这些是为了什么?”

  海湖夫人笑道;“我想说就说,你管得着吗?”

  一双凤眼盯着他,又叹道;“你还年轻,别就这样死了!”

  左小白哈哈笑道;“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俗话说得好‘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怎么看也是要活够一千年的!”

  眼前这少年是如此的洒脱风趣,总给人一种舒爽之感,发自内心的欢喜,他所拥有的自有,也是自己一直所向往,而又不得的!

  二人沉默许久,左小白低头道;“如果没事,我就要离开了!”

  海湖夫人笑道;“去吧!”

  对于海湖夫人,左小白也找不到什么可以形容她的词,说她心狠手辣也对,说她心肠不错也行。

  女人都是如此善变的吗?

  见左小白出来,夏梦扑了上去,叫道;“师兄,你可算是出来了!”

  左小白笑道;“怎么了?担心我被她吃了?”

  见天色还晚,左小白对王海鳌说道;“我们明天在离开吧?现在天还没亮!”

  王海鳌点点头道;“那行吧。”

  夏梦等人自有人安排,左小白也回到了房间,马老四和木锅子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一齐笑道;“大爷回来了,可救回你的朋友了吗?”

  左小白只想着明天怎么摆脱王海鳌,没心情理他们,直接倒在床上,深深叹了一口气。

  木锅子和马老四对视一眼,暗道;“看他这样子,是没救回来了!”

  木锅子咳嗽一声,说道;“救不会来也不打紧,下了船我们再找机会就是。”

  他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左小白头大,怒道;“行了行了,都住嘴,人救回来了!”

  二人更觉奇怪,人已经救回来,那还叹什么气?只是两人都没有胆子问,只好缩在一角,看着他。

  见他们两人缩成一团,很是可笑,左小白笑道;“我是在想别的事,你们安静一些就好。”

  只是,无论怎么想,也找不到一个好的办法摆脱王海鳌,难道明天只能跟他一起走了吗?

  焦头烂额之际,门外忽有人叫道;“左师弟,可否开一下门?”

  左小白一惊,暗道;“王海鳌,他来做什么?难道他要动手了?”

  问道;“师兄有事吗?我已经睡下了!”

  王海鳌道;“我有事要先离开,过来和你说一声......”

  门一拉开,左小白装模作样的整理了衣服,说道;“师兄有什么事,这么着急离开?”他有些不敢相信。

  王海鳌笑道;“就是一些小事,但我又要必须过去,所以只好在这里先分别了。”

  左小白又道;“师兄还会来找我们吗?”

  王海鳌道;“自然会!”

  左小白说道;“你怎么来找我们?”

  这要是不问个清楚,就算是他离开了,也是无法放下心的!

  递给左小白一张符篆,说道;“你拿着这张符,我自会找到你们!”

  左小白接过符篆,热泪满眶,伤心欲绝的说道;“师兄多久才能回来,我们可不能没有师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