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的师傅是隐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海上明月

我的师傅是隐士 贪睡野人 2543 2020.06.26 12:06

  左小白一怔,很想大笑,但是胸口痛得难受,咧着嘴笑道;“算,当然算!”

  海湖夫人目光闪闪,也不知这二人打的什么算盘。

  杜七看向石涛,冷笑道;“好,你可以出去了!”

  石涛脸色难看,这人实力太强,自己刚才奋力拔刀,竟然撼动不了,但怎么说自己也是一方霸主,生硬的说道;“阁下觉得我像是个好说话的人吗?”

  杜七笑道;“你不想,但我不喜欢和你多说。”

  说到后面那句话,石涛整个人保持着劈砍的姿式,向外抛飞,众人又是想笑,又是惊骇,这一手功夫,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石涛头皮一炸,怒喝一声,脚在门上一蹬,又疾掠回来,站在大厅中,杜七“嗯”地一声,重新看了他一眼。

  海湖夫人问道;“你上来做什么?”

  杜七一时找不到说的,愣愣的站在那,左小白走到他身旁,笑道;“腿在他身上,他想上来就上来,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杜七心中忐忑不安,也不知左小白这话会不会让她不高兴?

  海湖夫人冷哼一声,说道;“我们还有事要商量,你们两个先出去吧!”

  杜七果然很听话,马上就要转身,左小白一把拉住他,笑道;“既然都来了,听一听应该也没什么事吧?”

  一个老者呵呵笑道;“这两位兄台实力都不俗,到时候也许真的帮得上什么忙呢?就让他们听听吧。”

  海湖夫人不再说话,左小白二人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刚才那老者说道;“这应该是最后的机会,过了这次,又要再等上十年,我没时间了!”

  杜七开口问道;“你们是要离开这灵厄界吗?”

  那老者笑道;“是啊,在这呆的久了,也厌了!”

  杜七沉声问道;“你们有办法离开?”

  他的声音有些激动,这灵厄界百年如一日,修为始终无法超越人仙境,到外面去,是所有人心中的愿望。

  老者笑道;“这个就要问问夜鬼王了!”

  左小白循他的目光望去,一个黑衣瘦高,脸色如纸的中年人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心生警觉,暗道;“第一次遇见的那些小鬼就是他的吗?”

  杜七不知他们之间的事,向夜鬼笑道;“阁下可否说一说?”

  夜鬼笑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有何不可。”接着说道;“这是我身边一个朋友想到的,后来有人用这方法,也确实出去了。”

  杜七急忙问道;“他是如何离开的?”

  夜鬼笑道;“不必着急,他是从那神秘的光柱中离开的。”

  杜七“啊”地一声,惊道;“从那离开?”思索许久,沉吟道;“没错,没错,那虽然危险,但也不是没有机会离开,唉,以前怎么就没想到?”

  之后,众人都在讨论这事,只有左小白觉得无趣,反正他又不用从那离开,那么关心做什么?

  夜幕到来,花船灯火通明,左小白按那青衣女弟子所说的,果然又找到一人,如此一来,十三人便找到九人了,还有四人不知是死是活,其中,还包括黄裳。

  想起刚才找到夏梦时,她那副可怜欲哭的模样,心中一阵好笑。

  人虽然找到了,但想要救她们也不是件简单的事,光是她们身旁看守的人就很麻烦。

  还未想到好的方法,一声凄厉惨叫直穿云霄,惊得花船上所有人停下手上动作,左小白心中暗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走到近处,从人群中望去,一个青色衣服的女子倒在血泊中,脸上惊恐万分!

  左小白脑袋嗡地一响,失去思考能力,慢慢推开人群,走到她身旁,见她肚子上插着一把剑,这是她的剑!

  她的下体凌乱不堪,左小白脱下衣服,盖在她身上。一个人冷冷说道;“喂,你做什么,把你的脏衣服从我的猎物身上拿开!”

  左小白抬起头,看着他,说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人心头一震,这是什么目光,没有一点情感,仿佛是个死人说的话,不,更应该说,是在看一个死人!

  那人惊吓得结巴,说道;“我......我说,把你的......”

  一道惊天剑光冲起,照亮黑夜,照亮了所有人的脸,从那人身体中穿过,留下一条血红的线!

  片刻,那人倒向两边,内脏滚落一地,恶臭,血腥,惊恐,所有人又是一声惊叫,纷纷退开!

  像见鬼一样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海湖夫人已来到一旁,沉声道;“你为什么要杀他?我的船,是不允许杀人的?”

  左小白说道;“是吗?抱歉,我也是才知道!”

  海湖夫人脸如冰霜,说道;“下不为例!”

  左小白面无表情的问道;“我要带走我的朋友,你说条件吧!”

  海湖夫人忽然笑道;“不急,我说过了,你要是运气好,说不定全部能带走!”

  手一扬,说道;“那就开始吧!”

  所有人似乎都在等她这句话,全部沸腾起来,有人拉出一张极大的桌子,摆在甲板上,一个光头大汉走到桌子对面,笑道;“谁先来?”

  这是一场巨大的赌博!

  所有人都疯子一样冲上去,无数珍宝占满甲板,海湖夫人笑道;“你不去试试吗?”

  左小白厉声道;“你所说的,就是让我去赌?然后把她们都赢过来?”

  海湖夫人嫣然道;“对。”指着那疯狂的人群,说道“去吧,你会和他们一样,爱上这种游戏的!”

  这样疯狂的行为,把人当做物品,也只有疯子才会做!

  海湖夫人道;“怎么?你不愿去,你要是不愿去,我可就没办法帮你了,你的朋友要是被谁赢走了,我可不会管哦!”

  赌桌前,除了那光头大汉,其他人早已坐立不安,他对面的那人浑身出汗不止,仿佛一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

  左小白坐在在台阶上,静静地看着所有人。

  见前面一人已输了全部家当,后面一个人将他退开,喝道;“滚开,没钱就一边看着去!”

  从一个乾坤袋中取出一颗珍珠,放在桌上,笑道;“掷骰子吧!”

  那光头大汉笑了一笑,右手抄起骰子,问道;“大还是小?”

  他还未说话,众人已吵得热闹,无不面红耳赤,咬牙切齿,仿佛是他们在赌一般!

  这人笑道;“大!”

  光头扔出骰子,在桌子上滴溜溜滚了几圈,两个二,一个四,那光头道;“小,庄家赢!”

  这人也不在意,又掏出一颗珍珠,说道;“继续。”

  那光头道;“大还是小?”

  这人道;“大!”

  骰子扔出,还是一个小。这人还是不在意,又取出一颗珍珠放在桌上,说道;“还是大!”

  ......

  左小白看着他,所有人都看着他,只是一瞬间,他已经输了十几局,他脸上还是一样的笑,重复这刚才的动作,说道;“大!”

  那光头说道;“你买了十七次大,都输了,为什么不买一次小?”

  这人说道;“骰子除了豹子,大小几率都一样,为什么一定要买小?扔吧!”

  “小,你又输了!”光头道。

  这人脸上终于出现变化,露出一丝阴狠狰狞,说道;“再来!”

  掏出一块铁,道;“大!”

  骰子咕噜噜滚落,两个一,一个三,小!

  在场的人浑身战栗,疯子似的看着他,见他又取出一枚果子,沙哑着说道;“大!”

  甲板已鸦雀无声,连自己的心跳都清楚听到!

  那是一枚灵果!

  这人阴着脸,慢吞吞说道;“我让你扔骰子!”

  这是一个赌徒,一个已经疯狂的赌徒!

  光头看向海湖夫人,见她点头允许,向下扔出骰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