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的师傅是隐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我已经很克制了【求收藏!求推荐!】

我的师傅是隐士 贪睡野人 2669 2020.06.29 19:29

  他们这群追着玩的可不会管张达李博等人的心情,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纷纷叫道;“对啊,都使出来麻!”

  “使出来让我们好好见识见识!”

  左小白叫道;“你们不要逼我!”

  有人哈哈笑道;“我们就逼你了,你还能忍吗?”

  又有人接着他话道;“你就别忍了,都使出来吧!”

  左小白一副拼命克制自己的模样,叫道;“我已经很克制自己了,你们就不要逼我了,好不好!”

  后面的人都是一阵大笑,有人叫道;“那你就别克制了,发泄出来吧!”

  左小白怒道;“既然你们不怕死,我就成全你们!”

  手一抖,从乾坤袋中取出一袋白粉,向后挥洒,众人不知是什么,都追了上去,左小白手又一抖,不知又扔出什么东西,在众人上空炸开,几个彩雾弥漫,瞬间笼罩追击的人!

  烟雾中,忽有人惊叫道;“不好,怎么这么痒!”

  “哎呦,这是痒痒粉,快去洗了!”

  彩色烟雾降下,无数人咳嗽不停,眼泪鼻涕不断,身上是又痒又痛,有人怒道;“他娘的,竟然放毒!”

  “左小白,你丫的还要不要脸,做出这等龌蹉卑鄙的事!”

  众人才奔到湖边,左小白七八个大坛子扔了下去,原本清澈的白湖顿时烟雾弥漫,无数鱼虾翻涌上来。

  只是片刻,湖水又沸腾起来,犹如喷泉一般,一团团白色泡沫遍布整个白湖!

  有人怒道;“他娘的,欺人太甚,还让不让人活了!”

  左小白也是大怒,叫道;“我都说我已经很克制了,是你们叫我别忍了的,可怪不得我!”

  众人是咬牙切齿,但一想也是如此,怪不了他,但他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了,白湖是大家这段时间都需要的,现在这小子竟然下了毒!

  可是,大家也不能因为这些就对他大打出手,只好在心底骂个不停!

  李博张达几人满脸抓痕,身上衣服凌乱不堪,李博怒吼道;“左小白,你成功的将我惹怒了,很好!”

  左小白得意一笑,拱了拱手,笑道;“多谢夸奖!”

  李博等人一分开,合围过来,转眼间便将左小白围在中间,无不满脸愤怒,左小白哈哈笑道;“别这样看着我,我脸上又不是有花!”

  李达咬牙切齿,怒道;“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待会老子让你哭也哭不出来!”怒喝声中,便飞扑了上去!

  手中长剑雪白如玉,显然是把不错的剑,一将舞起,四周温度便骤然下降,攻到左小白身前时,便飘下朵朵雪花!

  左小白见那雪花刚一落到衣服上,便划出一道口子,惊得怪叫一声,急忙躲闪。

  李达腾身一跃,万朵鹅毛大雪倾斜下来,密集如雨,方圆二十丈内白雪积压,左小白身法再怎么灵巧,也无法再这么小的空间内避开,身上衣服都成了布条!

  见李达前后左右来回跳跃,剑光如弧,搅得此处风声狂震,长剑如银河喷吐闪耀,交错飞旋而来,将自己围在中央,显然要困死自己,怒道;“李达,我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放了我吧!”

  李达狂笑道;“你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

  左小白叹了一声,说道;“我不是害怕,只是觉得,我们之间既然没有那么大的仇恨,还不如和解的好!”

  鹅毛大雪中,左小白的身影影影绰绰,无数雪花从他虚影中穿过,众人看不真切,但处在外围,仍觉得冰寒刺骨,仿佛要冻住自己身上每一个地方!

  因此只觉得他这话是在硬撑,纷纷哗然爆笑。

  李达一声怒喝,剑光如虹,飘下的雪如同一轮弯月,自半空拉出一条银白长线,将左小白所在的区域切分成块状!

  再等下去,就只有挨打的分,左小白吐出一口寒气,震落头上冰碴,怒叫道;“你要再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

  李达亦是怒喝道;“那你就不客气来看看啊!”

  弯月剧震,纵横乱舞,左小白已无处躲避,只得挥剑乱砍,一相碰撞,弯月炸舞,气浪翻涌,狂风扑面,左小白给震得几欲吐血!

  后背,双腿,胳膊接连被这锐利弯月切伤,热血随流而下,身上各处痛得要命,怒喝道;“好,我今天就不客气一次!”

  手一翻,自乾坤袋中取出一把符篆,先在自己身上拍了几张,随后,一把扔了出去,李达见他符篆扔出,便觉大事不妙!

  嘭嘭连声,红色火焰铺天盖地,滚滚席卷呼啸而出,那弯月也随之炸个不停,气浪翻滚,四周的人顿时给撞得气血翻涌,惊声四起!

  左小白只觉眼前一白,胸腔一窒,差点也昏过去,白湖的人一片惊叫,夏梦等人更是担惊受怕!

  左小白一站稳,脚一用力,便自烈火上空飞窜而出,众人又是一声惊叫,还来得及欢呼,张博便怒喝道;“动手!”

  剑光飞舞,交错攒射而来,左小白双眼一扫,一声狂笑,冲天而去!

  一击未得手,张博又叫道;“追!”

  无数霓光飞迸,剑影不绝,白湖原本完好的草坪顿时满目疮痍,所过之处沙石飞溅,巨树断裂!

  左小白肺都快气炸了,又不是自己先去招惹他们,到头来,反倒像是自己做错了一般,如同过街老鼠,被人追打叫骂!

  难道自己便不是人了吗?要活该受这冤枉气?

  心中怒火窜将上来,竟然不再奔逃,怒喝道;“既然你们想打,我就陪你们打个够!”

  左手取下乾坤袋,右手翻转,几十张符篆扔了出去,无数火球雷霆狂炸,呼啸着疾冲而去!

  李达等人惊叫一声;“不好,快躲开!”

  左小白怒道;“你们不是追得很爽吗?接着来啊!”

  手一抖,又是一把符篆扔了出去,见他们一逃,左小白急忙追了上去,一阵狂轰滥炸!

  四周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李达等人都逃入人多的地方,左小白还是不留手,随手乱扔!

  帐篷,铁锅,衣服随着砂石草屑漫天飞舞!

  有人叫骂道;“左小白,又不是我们招你惹你,你看清楚再扔啊!”

  左小白骂道;“谁叫你们之前也跟着追!”

  符篆如雨,纷纷扬扬洒个不停,所有人叫骂不止,白湖边上再没有一块完好的土地!

  有人又叫骂道;“老子之前就没追过你,你凭什么也扔到这边来!”

  左小白尴尬一笑,说道;“抱歉,扔顺手了!”

  李达张博等人见他符篆一把一把扔个不停,都是又惊又怒,暗骂道;“这王八蛋就那么有钱?不要命的扔个不停!”

  转眼间,便将白湖炸了个遍,有人叫道;“分开跑!”

  左小白就只有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追击他们这么多人,人已散开,果然奏效!

  左小白认准一人,穷追不舍,这是小时候领悟出来的要诀,和别人打群架,不要全部都打,认准一个人死命揍他就对了!

  李达愤怒叫道;“你为什么就只追我一个人,又不是我一个人打的你!”

  左小白骂道;“老子喜欢,你管得着吗!”

  只追他一个人,左小白符篆也就一张一张的扔,正所谓细水长流!

  这样耗下去,左小白的符篆还没扔完,自己就要先累死了,想到此处,李达叫道;“左小白,我和你的仇就算了,怎么样?”

  左小白扔得正爽,随口叫道;“我再扔两张就算了!”

  李达差点给他这话气得吐血,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就只扔两张啊!”

  左小白随手扔了两张后,说道;“好了,我扔完了。”

  李达听他说好了,便停了下来,那两张符篆在他身后不远处轰然炸响,气浪席卷,吹得他头发乱如杂草。

  李达双眼几欲喷火,恶狠狠地说道;“可以了吧,我们之间的仇恨就此了结!”

  左小白问道;“要是你耍赖不认账怎么办?”

  李达觉得太窝囊了,竟然会被这样的人打得认输?说道;“不会,我说到做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