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的师傅是隐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师傅生病了

我的师傅是隐士 贪睡野人 3028 2020.06.09 11:19

  “当然会了,你们是我的徒弟嘛,快,把烤肉给我!”老人说道。

  见他一副猴急的模样,左小白摇了摇手中的烤肉,说道;“还有一个问题,这小岱山怎么会变成这样?”

  老人眼神闪烁,随口道;“十几年没有人来,自然就变成这样了!”

  见左小白还要发问,老人急道;“先把烤肉给我,你要问什么都可以!”

  左小白刚递出去,老人一把抢走,大嚼起来,末了,又将手指添了个遍,竖起拇指赞道;“味道很好,比我吃过的所有东西都要好!”

  夏梦点点头道;“我就说吧,师兄做得很好!”

  两人吃完后,又同时叹了一口气,齐声道;“就是少了点!”

  这烤肉是左小白依照前世配方烤制的,虽说材料备得不是很齐全,但也有东西代替,乞讨来的钱也基本用在了这上面。

  自己剩下的也不多,现在还嫌少!

  左小白可不管这些,说道;“我们睡哪,这也没个地方啊?”

  老人左手剔着牙,右手指着几间破房屋,说道;“那以前是放经书的地方,现在还是好的,你就将就一晚吧!”

  左小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三间破房子,窗户都没了,房顶上月光直照进去,一些杂草从里面伸了出来,门前连条路也没有!

  左小白看向老人,心中大怒,怎么自己也算是你徒弟了,现在竟然连个睡觉的地方也没有,大骂道;“这是人睡的地方吗?”

  见那里面黑漆漆一片,半扇门还吊在那,夏梦拼命摇头,说道;“我不要去,我怕黑!”

  老人轻抚她的脑袋,笑道;“让你师兄自己去,走,我们去休息!”

  牵着夏梦的手就离开,夏梦回过头来,说道;“师兄,就委屈你了!”

  左小白见她年纪虽小,但却懂事,很是感动,道;“不委屈,怎么会委屈呢,真是师兄的好师妹啊!”

  那破房间还不知结了多少蜘蛛网,进去还要打扫一番,此处却也不错,星空当头,月挂树梢,左小白在火堆旁随意放了些杂草,凑合了一晚。

  清晨,左小白找来工具将周围的杂草修理干净,把路也找了出来,忙了一早上却不见夏梦两人出来,忽然,夏梦拉开门,奔过来大哭道;“师兄,师傅生病了!”

  左小白惊道;“什么?师傅生病了,神仙也会生病吗?”

  心道;“那老头不是修仙的人吗?他生什么病?”

  夏梦眼泪哗哗的流,哭道;“我不知道,师傅好像要死了,你快来看看啊!”

  左小白扔下锄具,冲进房间,这房间也小得可怜,老人蜷曲在床,时不时的打个颤,老人见左小白进去,颤颤巍巍地说道;“我是不行了,你,你要照顾好师妹!”

  夏梦“哇”地哭了出来,伏在床上,叫道;“我不要,我不要师傅死!”

  老人肚子忽然“咕噜”一声响,吓得他将头埋在枕头下,脸色由白转红,一双眼睛急忙瞥了左小白一眼。

  左小白还以为他真的出事了,冷笑道;“师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不会马上就死了吧,我们可不会埋你的!”

  老人心中大怒,但此刻却又不能生气,暗骂道;“这臭小子,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吗?”

  嘴上却呻吟几声,说道;“嗯,浑身乏力,脑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不想做!”

  左小白笑道;“要不要我给您老人家做一顿好吃的,说不定就好了呢?”

  老人缓缓点点头,暗道;“你这臭小子还知道该做什么?”有气无力的说道;“好,暂且就先试一试!”

  左小白一走出门,老人急忙坐起身来,之前虚弱的模样转眼不见,向夏梦问道;“怎么样,师傅没露出什么马脚吧?”

  夏梦嘻嘻笑道;“没有,表演得很好!”语气一转,害怕自己师兄生气,有些担心的说道;“只是,我们这样欺骗师兄,是不是不太好?”

  “怎么不好,这小子精得跟猴一样,不好好治治,以后还得了!再说了,这小子做的菜的确是一绝,你不想尝尝?”老人满不在乎的说道。

  老头毕竟活得久,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从左小白那双不停转动的眼中看出,像他这样机警精明,甚至是可以说有些古怪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好好试探试探,自己心里始终有些不踏实。

  夏梦想起昨夜的烤肉,心中也是渴望得很,心中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食欲战胜了理智,一咬牙,说道;“好,就骗这一次了!”

  二人等了许久,也不见左小白来叫人,老人在这小房间里走走停停,趴在门缝中不停向外张望,夏梦笑道;“师傅你就先坐一会吧,师兄待会就会来叫我们的。”

  一阵风吹来,夹带着浓浓的香气,老人食指大动,咽着唾沫,喉结不停滚动,叫道;“不对劲,不对劲,怎么会这么香,而且这小子怎么还不来!”

  夏梦口水流到嘴边,也有些坐不住,站起来说道;“我出去看看!”

  老人急忙拉住她,说道;“不行,不行,你出去了,那小子不来叫为师,那可怎么办!”

  这时,忽听左小白叫道;“快出来吃饭了!”

  两人立刻风一般冲了出去,见炖了一锅肉,汁水白皙,香气扑鼻。旁边还摆了七八道奇奇怪怪色泽诱人的菜!

  这几道菜可以说生平罕见,选用的食材都是自己见过的,有的甚至是自己不喜欢的,但给这小子一做出来,就全变了样,是色香味俱全!

  尤其是火上那口小砂锅炖的肉,香气更是浓郁,看得都想将自己舌头吞了下去!

  左小白见老人速度极快,怪笑一声,说道;“师傅的病怎么就就好了,看来这菜是白做了啊!”

  老人双眼紧盯这地上那几道菜,两只手使劲揉搓,笑道;“不白做,不白做,这炖的是什么,怎么会这么香?”

  左小白慢慢说道;“这是两个月大的小鸡,加上后山采来的蘑菇和一些山药炖的,里面又放了不少香料,既滋养,又美味!”

  说着自己拿出一副碗筷,感叹道;“只是可惜了,我这里就只有一副碗筷,你们两个就......”

  老人急忙叫道;“夏梦,去西边房子里拿碗来!”

  夏梦一溜烟的奔了过去!

  左小白拿起勺子,慢慢舀了一勺,又缓缓倒入碗中,动作缓慢至极,见夏梦还不回来,老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不一会,夏梦跑回来,急叫道;“师傅,没有碗筷啊,您是不是记错了!”

  老人一听,大跳起来,怒叫道;“不可能啊,我记得他们没把碗筷拿走的,怎么会......”

  说到后面,忽然明白过来,一定是这小子将碗筷藏了起来,这小子上辈子是猴精吗?这点便宜也不给占!

  老头蹲下身子,向左小白嘿嘿笑道;“我的好徒弟,乖徒弟,你就说把碗筷藏了了告诉为师吧,你忍心看我们这一老一少挨饿吗?”

  左小白很无奈的说道;“不忍心,可我也没办法,我就只有这一副碗筷啊。”说完,又“滋溜”的吸了一口汤。

  夏梦二人看得口水直流,老人的头都快伸到锅里面去了,左小白是吃了一腕又一碗,砂锅里的肉顿时就少了一半,左小白却还在啃个不停。

  二人急得团团转,夏梦说道;“师兄,您吃饱了吗?剩下的可以留给我吗?”

  见她一副小馋猫的模样,呆呆的望着自己,甚是可爱,左小白笑道;“好了,好了,给你留一碗吧!”

  老人见小徒弟都有吃的了,自己怎么也该分到些什么,急忙说道;“乖乖徒弟,你看着师傅挨饿,还忍心吃得下这么多吗?也留一些给师父吧!”

  左小白说道;“有什么吃不下的,要是有白米饭,说不定还要多吃两碗呢!”

  老人;“......”

  一阵沉默后,老人心中大叫道;“这小子是专门来克我的吗!怎么就不知道尊重一下我啊!”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缓了一口气,老人笑道;“师父给你赔罪了,是师父的不是,师父不该骗你,你就原谅师父吧!”

  见事已至此,左小白也不能真把他怎么样,说道;“好吧。”

  从一旁的草垫下掏出两副碗筷,递给二人,老人接过碗筷,指着左小白鼻子大叫道;“我就知道是你小子藏的,我还以为真的给他们拿去了!”

  左小白无语道;“师父,这又不是什么宝贝,丢到路上也不会有人捡的!”

  老人哪还管他说什么,自己舀了一大碗肉,大口嚼着,问道;“臭小子,你在里面放了什么,怎么会这么香?”

  左小白扒开火堆,刨出一个泥团,不答他的话,夏梦端着碗问道;“师兄,这是什么?”

  左小白笑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敲碎后,露出几张大叶子,包裹着一只雪白的鸡,香气顿时四溢,夏梦二人惊呼一声,这简直如同神通一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左小白又将鸡肉分给了二人。

  这“叫花鸡”刚刨出来,还很烫嘴,二人只吃得大呼小叫,痛快之极。

  吃了后,老人也不急着问这鸡里面有什么名堂,看着左小白说道;“你小子脑子是好使,就是这根骨不行,可惜了这么好的脑子!”

  夏梦奇怪的问道;“师父,你是想吃了师兄的脑子吗?这么就可惜了?”

  老人敲了一下她的头,骂道;“师父又不是老妖怪,怎么会干这种事。我是说,他以后想要超越脱胎境,可不容易啊!”

  “无所谓,只要能修炼就可以,还想那么远做什么!”左小白摇摇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老人哈哈大笑,抚摸着肚子,说道;“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合我的口味了,没错,想那么远做什么!”

  又道;“待会我去给你们办理身份验证牌,小子,还一直没问你叫什么!”

  左小白说道;“我叫左小白。”

  老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摇摇头道;“你要是其他人的徒弟,可就有意思了,在我这也够我头疼的,好了,我去了!”

  老人离开后,左小白一人将小岱山周围全整理了一遍,至于破漏的房屋,现在是没办法修理的,只有等后面修行了,到后山砍些树重新修理一番。

  忙了一整天,才将空出来的房间打扫干净,门也重新修好,晚上也有了睡觉的地方,铺盖和其他用品只有等赵得霸拿令牌回来,才能到剑阁领取。

  可是二人左等右等,也不见老人回来,夏梦说道;“师兄,你说师父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是不是被狗叼走了!”

  左小白道;“应该不会,你在这等着,我去找找。”

  此刻天色已晚,借着月光,左小白沿着山路向下,没走多远,就见一个黑影倒在草丛中,浑身酒气。

  左小白心中一怒,扶起老人,刚要大骂,就听老人哭道;“小白,你是我徒弟,可是师父没用。”

  “师傅是个废人,没本事,活该被人骂,你一定要争气,嗝,你要争气!”

  说到后面,老人又渐渐睡去,手里还捏着两块令牌。

  到了他这样的年纪,又作为一山之主,在剑阁中无论辈分还是声望本该高人一等,现在却沦为酒徒之辈,烂醉于道路旁,已有的尊严也抛弃得一干二净。

  左小白也不是天真之人,其中曲折遭遇,也能猜得出几分,只是没想到,他却这样看好自己。

  天上明月高悬,左小白望着也觉不错,嗯,想来也是不错的。

  背起老人,缓缓向小岱山走去,夏梦见两人回来,,跑过来惊叫道;“啊,师傅是怎么了?”

  左小白笑道;“没事,就是喝醉了,还好我去得早,不然可能真的被狗叼走了!”

  夏梦深以为然,点点头,认真说道;“没错吧,我就说吧,哼哼,师傅都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

  将老人放回房间,二人累了一天,早已精疲力尽,也各自回去休息。

  第二天清晨,老人真的生病了,脸色火红,额头滚烫,口中支支吾吾说着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