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骨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惩罚

仙骨传 君若允 2283 2019.06.13 14:04

  又是一个夜晚,过了这天,赵黎迎就要离开小木屋了。

  她靠在门外,没有和段无期有任何的交流。

  段无期躺在床上,偶尔的朝门外瞥一眼,他放弃了试图和赵黎迎交流的想法。

  他不明白,赵黎迎似是与以前不同了,这是为什么。

  他感到他与赵黎迎之间有一道隔阂,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还是这道隔阂一直都存在?

  空中挂着一轮惨白的圆月,格外明亮,清冷的月光洒向人间,落在赵黎迎的身上,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黑影。

  那道黑影一直都是孤寂的,它轮廓分明,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不知不觉,困意袭来,段无期不想就此睡去,眼皮却沉沉的压了下来。

  他尝试睁开双眼,然而一点用也没有。

  次日一早,赵黎迎已离开,月凉很早就来到了屋内。

  段无期醒了过来,看到月凉在他面前,便道;“掌门早。”

  月凉笑了笑,见段无期看了一眼门外,打趣道;“赵姑娘她已经走啦,是不是舍不得?”

  “没有。”段无期淡淡道。

  “昨晚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事发生?”

  “无事,”段无期道,“就是昨晚有些困,睡得比较早,后来有意识了也睁不开眼,也许是没睡好吧。”

  “今天身体的感觉更轻松了一些,我想我离痊愈更进一步了。”他接着说道。

  “呵呵,”月凉干笑了两声,“那就好。”

  “掌门。”

  “你想说什么?”

  “您以后就不用吩咐他人来守着我了,这样那些人挺不方便的,谢谢您的好意。”

  “你是说赵姑娘不方便?她是自愿的。”

  段无期一时语塞。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为何青峦山那么多人,偏偏要叫她来?”

  “她不是你的朋友吗?”月凉反问道。

  “而且她看上去比较靠谱。”

  段无期又不说话了。

  “好吧,”月凉无奈地看了看段无期,“实话告诉你,真的是她自愿来的,而且是在我没有吩咐她的情况下,她自己来的。”

  “当真?”段无期半信半疑的看着月凉。

  “我骗你干嘛?”月凉认真道,“其实,她没有你想的那么不想见到你。”

  段无期否定道:“不,我没有这么想。”

  “不,你有。”

  “我没有。”

  “你有。”

  “没......”段无期刚想继续否定,还未说完的话就被月凉堵了回去。

  “你就是有,”她没有给段无期还口的机会,“你还想继续和我顶嘴吗?”

  “对不起。”

  月凉道:“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赵姑娘说她是我派来照顾你,其实是她自己要来的这件事了。我希望你不要怪她隐瞒你,或许她只是想找个理由来看你而已。”

  “嗯,明白。”

  月凉说是有急事要处理,没过一会就离开了,临走前还叫了言墨来到门口,守着段无期。

  段无期思考着赵黎迎欺骗他的理由是什么。

  如果说是来看他而已,那又为什么她不想让他知道她是自愿的呢?

  又为什么,一副不可接近的样子呢?

  赵黎迎正站在一处悬崖吹风,感到身后有人,便回头看。

  “掌门是来找我的?”赵黎迎问道。

  月凉冷冷一笑,道:“别明知故问了,结界是不是你解开的?”

  赵黎迎淡淡道:“是。”

  “我说过设这个结界是要保护他吧?”月凉眉头微皱。

  “他喜欢自由,还有,这样做就真的能保证他的安全吗?这个结界不只是我会解。”

  “不止你会解?你知道这个结界的复杂程度吗?”

  “嗯。”

  “你......”

  赵黎迎道:“掌门先不要急,请您仔细思考。”

  月凉的语气有所缓和:“哦?你倒是告诉我我要怎么想?”

  “首先,段无期与常人不同之处,您不是不知道。虽然知道这个的人少之又少,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您能保证没有人会来找他吗?比如上次的那群黑衣人,在那样的情况下,段无期没有死,想必他们也发现了他的特别,他们实力强劲,您能肯定他们破不了束咒阵?”

  “其次,在感知到他的危险或是束咒阵被破坏时,您的确可以第一时间赶到这,可您可以完全保护受伤的他吗?又能随时判断进屋的是要害他的还是要帮他的?现在青峦山绝对不能算是安全了。倒不如让他早些恢复,靠自己来保护自己。”

  “最后,”赵黎迎接着说道,“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反对您这么做,就算您坚持,他也未必会乖乖听话,他不喜欢受约束。”

  月凉点了点头:“说得不错,可束咒阵被破除了,还是会有人伤害他的。”

  “您会保护他的。”

  “话是这么说,”月凉疑惑的看着赵黎迎,“可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明明那么久没有和他联系,为何现在要突然来帮他?还有,你知道的,和掌门唱反调的后果。”

  赵黎迎道:“因为他救过我,我欠了他人情,想帮助他。还清之后,就再没有别的什么了。至于罚我什么的您请便,我甘愿受罚。”

  月凉笑了笑,道:“拆了结界就等于还了人情了?哦,也是,或许是我太束缚他了。”

  “不过......”月凉想了想,“该罚你的还是得罚,不如,你来当之后保护无期的人吧?我不是闲人,也没有什么信任的有能力的人可以整天看着他。”

  赵黎迎微微一怔。

  月凉道:“虽然你不太愿意和他接触,但这也没有办法。我记得你们之前的关系还不错,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赵黎迎似乎有些为难。

  “还有另一种方法,就是离开青峦山。”月凉给了赵黎迎另一个选择。

  赵黎迎未语,半响,答应道:“好。”

  月凉一脸满意:“那就这么说定了,青峦山还真是神奇,可以让你想要留在这里。”

  “哦,对了,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想到满月时以及在快到满月的那前六天里,用月光的力量来破除结界的?”

  赵黎迎道:“没怎么样,就是突然想到了。”

  “资质还不错,”月凉施起传送术。

  在她消失的一瞬间,她对赵黎迎说道:“照顾好无期。”

  月凉传送回了青峦殿中,她低着头走着。

  想了想赵黎迎说的话,她感到自己做事的不成熟。

  明明年龄已经增长了那么多了,可还是不能做好掌门。

  想起当年,她作为掌门唯一的女儿而继承了掌门这个位置,有很多人说她很幼稚,不适合当掌门,都不看好她。

  现在她也害怕,由于自己的失误,青峦山将不复辉煌。

  关于赵黎迎,她有很多不解,她认为这女子不简单。

  她把赵黎迎留在段无期身旁,一方面是为了段无期有熟人照顾,另一方面便是她能够有充足的机会调查赵黎迎。

  月凉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向殿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