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兰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一家人内疚只会藏在心里面

兰姨 李山 2258 2021.10.13 18:20

  兰姨虽然晚饭是在弟弟家吃的,但也是简单的吃了口打卤面,毕竟秦建民自己一个人住,两个老人晚上也吃不下什么大鱼大肉的。兰姨嘴里这口面还没咽利落就要往家走,秦建民知道也拦不住自己这个姐姐,便叫了辆出租车送兰姨回家。

  可兰姨忘记了自己身上没有家里的钥匙这件事,等下了出租车走到家门口才意识到这点,兰姨正准备坐电梯下楼去小区里转转的时候,电梯门打开正是许涛一家三口走出来。

  “呦,您这是去哪啊?”许涛见兰姨正在电梯门口便问了句。

  “我,我说下楼溜溜弯!”

  “妈,我们还以为您没回来呢!”薛娜说着便打开了屋门,一家人进了屋,小宝吵着要看电视。可薛娜一把抓住小宝带进了卧室,准备让小宝开始上网课。

  兰姨进屋后就开始收拾早上没来得及收拾的东西,许涛发现这屋里和早上出门的时候一个样,这说明兰姨也是刚到家,因为许涛知道兰姨从来不会把吃过的碗筷放在原地不收拾的,这让许涛产生了怀疑。

  “妈,您这也是刚进门吧?”许涛也加入了收拾的行列。

  “哦,是啊,我这也刚回来,想着你们也不在家,就说下楼遛遛弯。”兰姨想用这个由头就把这事给带过去。

  “不对吧,我刚才看你脚上穿的是屋里的拖鞋啊!”

  “什么啊?你看错了吧!”

  “这个我怎么会看错啊,您今天去四舅家有什么事吗?”许涛继续追问。

  兰姨见编个瞎话肯定过不去了便放下手中的东西:“别提了,我今天早上不是给小宝送水壶吗,结果忘带家的钥匙了,被关在门外了。”

  “什么!妈,您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许涛这是又心疼又生气又自责,心疼自己的母亲被关在门外,生气自己的母亲办事这么不小心,为什么出现这种意外的时候不第一时间联系自己,自责的是母亲毕竟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要为这个家操碎了心。

  “没事,这不是没事吗!”兰姨安慰着许涛。

  “妈,您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吗?您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吗?”许涛的嗓门很大,在卧室陪小宝学网课的薛娜也走到厨房,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许涛,你嚷嚷什么呢?”

  “娜娜,妈今天早上把自己锁在门外了,你说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

  “妈,您今天去四舅家是因为进不了屋啊?”薛娜也感到十分震惊。

  “都和你们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忘了带钥匙,这点事我还是自己能处理的!”兰姨边说边把许涛和薛娜让出厨房。

  许涛还再质问着兰姨:“没什么大不了,这是没出事,外一出了事你说可怎么办!下次再有这种事您一定要先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你们放心吧,不会有下次了!”兰姨示意许涛小点声:“孩子还在学习呢,你们回去休息吧!”

  许涛和薛娜没有再说什么,一个去陪小宝学习,一个回了卧室。许涛在卧室里给四舅打了个电话:“四舅,我,小涛!您说今天我妈这事多气人啊,出了那么大的事也不和我说下,这真要是出什么意外可怎么办啊!多亏了她自己去您哪里了,哎!”

  秦建民一听许涛这些话立刻火冒三丈:“小兔崽子,你还有脸说!”

  许涛被四舅这么一吓唬弄得有点和尚摸不着庙:“四舅,您这话什么意思啊?”

  “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意思!你妈今天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我饶不了你小子!”秦建民越说越生气:“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忙忙忙,忙到连你妈的电话都不接了?”

  “您说什么呢?我妈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了?”许涛显得很是委屈。

  “你妈是用路人的电话给你打的,可你直接就给挂了!”

  许涛恍然想到上午在领导办公室汇报工作的时候确实接到过陌生人的电话:“四舅,我上午到是接到了陌生电话,我当骚扰电话给挂了!”

  “我不管你当时是怎么想的,总之今后你要对你妈多点关心,她也是六十好几的人了,是需要你们照顾她的时候了,别一天到晚的还让她为你们操心了!”秦建民嘱咐许涛。

  “您说得对,是我的错!”许涛知道自己的四舅平时脾气就冲,这个时候不说些软化肯定完不了事。所以许涛连忙认错,剪短的寒暄后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许涛再次回想上午的情景,心里也开始不是滋味,刚才还埋怨母亲没有第一时间给自己打电话,可真正该埋怨的是自己啊!母亲那个时候什么话也没说,但心里又有多委屈啊!越想许涛心里越是难过,恨不得现在就去给母亲道歉,可碍于面子还是没有去。

  这时的兰姨也回到了自己的屋里,躺在床上一个人委屈的流着泪。兰姨不想让儿子感到内疚和自责,所以始终没有提及借路人手机给许涛打过电话。因为兰姨太了解自己儿子了,一旦让他知道是因为自己才使得兰姨没有及时联系到自己的话,这个结就很难解开。

  薛娜带着小宝上完了网课便带着小宝洗漱,又把小宝送到了自己的房间:“来小宝,去睡觉!”

  小宝吵吵着:“我要奶奶给我讲故事!”

  “都几点了,奶奶已经休息了,别闹了,快点睡觉!”薛娜对小宝总是冷冰冰的,这让小宝总是有些害怕也没敢再闹。

  薛娜走进卧室看到许涛已经躺到了床上:“你怎么没洗漱就上床了?”

  许涛依旧躺在床上没有理会薛娜,这让薛娜有些不爽:“没听见啊,快去洗漱!”

  薛娜的再次催促让许涛晃过神来:“哦,娜娜,其实今天上午咱妈给我打过电话,只不过是用路人的手机打的,我当时认为是骚扰电话就直接给挂了。”

  “妈和你说的?”薛娜在化妆桌前照着镜子。

  “刚才我给四舅打了个电话,是四舅和我说的!”许涛低着头说道。

  “我就说你办事不靠谱,你说说,要是咱妈真出了点事你要多后悔啊!”薛娜也认为许涛这事办的不漂亮:“不过既然妈没说这事,估计就是怕你会内疚,这事咱们就别再提了,听见没?”

  “也只能这样了!”许涛无奈的点点头:“不过咱妈也六十几的人了,咱们今后还真要花些时间多关心下她了。”

  “我早就提醒你妈岁数大了,让你别什么事都依赖着咱妈,可你一直就没听进去。”薛娜边看着手机边和许涛聊着。

  就这样,一个是受了委屈的兰姨,一个是深度自责的许涛,两个人在各自的房间里为自己今天的处事而内疚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