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兰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每件事情都会有一个导火索

兰姨 李山 3468 2021.09.28 14:27

  兰姨撂下电话,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感觉自己是不是多余活在这个世界,孩子们都长大了,是不是不需要她了,她是不是在孩子的眼中已经是个累赘了,只不过孩子们出于善意没有表达出来。兰姨越想越委屈,泪水也润湿了眼睛,想想自己随着年龄的增加,身心和体力都不如从前,记忆力更甭提,转眼工夫就能把事忘得一干二净,这种种迹象都表明自己已经是个老年人了,是时候需要被别人来照顾了。

  兰姨想到这里,再也不敢往下想了,因为兰姨清楚再往下想就是要经历和孩子们生离死别的时候了,兰姨从不敢想哪天会离开孩子们,想着想着,兰姨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在睡梦里,兰姨见到了自己的母亲,这么多年过去了,兰姨每次梦到母亲,母亲都还是50几岁的模样。这次梦中,母亲正在大杂院里滚煤球,两手被碎煤渣弄得黑黑的:“凤兰,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啊?”母亲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兰姨在梦里并没有和母亲交流,就好像自己站在镜头前凝视着母亲。

  “妈,您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兰姨被薛娜的声音从梦乡中叫醒。兰姨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了,感觉自己刚刚进入梦乡,还没来得及和母亲说上一句话的工夫,可现实自己已经睡了快一个小时了。

  “娜娜,你回来了!我这就给你热饭去!”兰姨说着话就往厨房走。

  “妈,我不吃了!在公司吃过了!您也累了,去休息吧!”薛娜的话很冷,没有一丝的温度。其实每当薛娜被兰姨这样照顾着的时候,自己都会觉得对不起这家人,觉得自己很肮脏,自己是个坏人,心里就会无名地升起一团怒火。

  兰姨并没有在意薛娜的话,自己还是径直的走进了厨房,点着了天然气,将已经凉了的牛肉再次加热。等兰姨忙活完想去和薛娜再聊会天的时候,薛娜已经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兰姨心里清楚,儿媳忙了一天了,这点也累了,哪里还爱搭理我这个老家伙啊!

  兰姨又看了看表,十一点多了,许涛这小子怎么还没回来啊!兰姨心里又开始打鼓,要不要再给许涛打个电话呢,可刚才许涛的态度已经很反感了,要是再打过去肯定会被嫌弃一番,最后兰姨没有给许涛打电话,自己回屋翻出了相册,一张张的翻看着许涛小时候的照片。

  “妈,您这是弄什么呢?”只听薛娜在客厅里喊着。

  兰姨半睡半醒的被这叫声吓了一跳,赶紧推开自己的房门,客厅和厨房弥漫着焦糊的味道,兰姨看到薛娜正在厨房里摆弄着什么,这才想起来刚才自己好像没有关火就回屋了。

  “我都说我不吃饭了,您还热什么啊!再说了,您要是热也记得关火啊,这要是着火了可怎么办!”薛娜像伺弄小孩似的一边清理厨房一边对着厨房门口呆站着的兰姨大吼:“你说我这一天到晚的,伺候完小的伺候老的,小的不懂事也就罢了,这老的也天天找事!我这是上辈子欠你们的啊!”薛娜的火瞬间爆发到顶点。

  就在薛娜大声伺弄兰姨的时候,许涛正好回来。门还没打开,就听到薛娜在嚷嚷着,等门打开看到自己的母亲正站在厨房门口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一样听着薛娜的指责,许涛这火一下就窜了起来:“娜娜,你这说什么呢?什么叫天天给你找事啊?”

  兰姨听到许涛的声音才从刚才的紧张中跳出来,赶紧挡在厨房门口,拦住正要冲进去的许涛:“涛,是妈的错,刚才热牛肉忘记关火了,差点把房子点着了!”

  薛娜撂下手里的锅走到兰姨和许涛面前:“许涛,咱们讲讲理行吗!我这忙了一天了,刚回来说歇歇,不大会的工夫我就闻着有烟味,走到厨房才发现灶台上的锅正在干烧着,要不是我及时发现就要着火了,这还不能说吗?”

  要是搁平常许涛这个时候就会做个和事佬摸个稀泥,但今天借着酒劲怎会咽的下这口气,再加上之前电话里对母亲的态度本身就让自己心里很是变扭,这节骨眼上听到自己的媳妇正在教训母亲,心里别提多憋屈了:“薛娜,你别说这些,咱妈都多大岁数了,平时对你不错吧,从没有把你当外人。就冲这个,你也不能对一个老人说出那种话啊!”许涛把领带解下来:“咱都是有妈的人,要是今天我冲你妈这样大呼小叫的,你能干吗?”

  “许涛,行啊!现在都开始分你妈,我妈了!行,我惹不起你和你妈,我不和你们置气,我走行了吧!”

  兰姨一把推开了许涛,拉着薛娜的手:“娜娜,是妈不好,这事都是妈的错!你生气上火是应该的,妈明白你也是刀子嘴豆腐心,怕要是着起了火出大事!妈知道,你里里外外的都在操心这个家,是妈不好!”兰姨这个时候生怕再把事情闹大,心里想赶紧大事化小把这事翻篇:“你这混小子,借着点酒劲撒什么酒疯!大晚上的,嚷嚷什么啊,不怕丢人啊!”

  “丢什么人!妈,我已经忍了很久了,她不是第一次和您没好气了,您这天天的好吃好待遇的,她还不知足,今天我就要好好的和她说道说道!”许涛这边还不依不饶的。

  薛娜被兰姨拽着手腕,听到自己的丈夫狠狠骂自己,心里别提有多委屈了,这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流。兰姨把薛娜搂到怀里:“娜娜,冲妈别和那混小子一般见识,这事哪说哪了,错误在妈,许涛这小子不分青红皂白冤枉你是他的错,但你也看到了,这小子喝了酒,借酒撒疯,明天等他酒醒了我让他给你道歉!”薛娜也不想再继续为这事纠缠下去,毕竟刚才对婆婆的态度有些过分,真要是论起理来,自己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妈,我刚才说话有点重,也是心里着急,您别在意!”

  这么闹腾一番大家也都累了,天色也晚了就各自回屋休息了。兰姨本想等许涛回来和他商量明天去医院检查身体的事,刚才这一搅和也没空说,心里七上八下的,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兰姨躺在床上,回想着自己的这一生,小的时候没少受苦,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下乡插队、唐山大地震的时代,这苦是真没少吃。好不容易有了分稳定的工作又结了婚生了子,可手头总是紧紧巴巴的,一分钱都要掰开了花。年轻的时候再苦再累也没觉得有什么,心里就想着能把孩子培养出来,帮着孩子成家立业。现在生活也富裕了,日子也好了,许涛也大学毕业结婚生子了,可老头子却先去了,这两年自己的身体也明显的不如从前,人这一生怎么就这么多的不如意啊!

  兰姨想着想着就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母亲是一个勤劳本分的典型中国妇女,一辈子没有远大抱负,只想着省吃俭用把几个孩子拉扯大。

  兰姨还记得,母亲生前最后的一句话尽然是想吃巧克力,但那时谁也没在意,都说等明天来看母亲时带过来,可母亲没有等到明天,半夜就离开了。这件事造成了兰姨兄弟姐妹们莫大的遗憾,区区的一块巧克力都没能让母亲吃上一口,真是不孝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兰姨在愧疚中睡着了。

  随着阳光的再次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兰姨重复着每天早上所忙碌的事,弄早点,叫小宝起床,收拾屋子,同样的许涛、薛娜和小宝各自带着起床气匆匆忙忙的出了家门。兰姨准备好了医保卡,带了些钱就一个人去了区医院。

  区医院离兰姨居住的地方不算远,打车十多分钟就能到,但兰姨平时节省惯了,选择换了两次公交车耗时半个多小时才到。

  兰姨从衣兜里拿出了记着电话的那张纸条,按着上面的号码拨通了电话:“喂,您是白医生吗?我是琦然介绍来找您检查身体的兰姨。”

  电话那头先是一阵迟疑,很快便应答了:“哦哦哦,您就是琦然说的那个兰姨啊,您现在到医院了吗?”

  “是,我已经到医院大门口了,您在几层啊,我去找您!”

  “兰姨,您就在医院的大厅服务台等我吧,我把手头的事处理下就下楼接您!”电话那头的姑娘声音很甜美,说话也很有礼貌。

  过了不到十多分钟,兰姨看到从远处的电梯处走过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这女孩梳着马尾辫,皮肤小麦色,显得格外健康。兰姨心想这位应该就是白医生了,迎着女孩走过来的方向,兰姨向前走了几步:“孩子,您就是白医生吧?”

  “您是兰姨?”女孩甜甜的笑着,一点没有平时医生那种冷冰冰的感觉。

  “是,我就是兰姨!姑娘,今天给您添麻烦了!”

  “瞅您说的,我和琦然是中学同学,他嘱咐的事还算是添麻烦啊!”白医生调侃道:“兰姨,就您一个人来了吗?”

  兰姨有些不好意思:“哦,本来家里的孩子要陪着来,我怕耽误他们的工作,就没让来。现在你们年轻人,工作压力都大,单位的事又多,不想给你们找麻烦!”

  白医生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兰姨,我听琦然说您最近总是头晕,咱们今天先去拍个CT,毕竟引起头晕有很多可能,我们挨个的排查下吧。”

  “都听您的,只要别给您造成麻烦就好!”兰姨笑着说。

  “兰姨,您太客气了!我一会还有工作,我已经帮您找好了一个护工了,咱们现在去找她,她会全程陪着您。”白医生和兰姨边说着边上了电梯。

  电梯行驶到了三层的时候,白医生扶着兰姨走出了电梯。兰姨环顾四周,看着整个三层像是个病房区,离电梯不远处就是护士站。白医生走到护士站和其中的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交代着什么,不一会白医生和那个中年妇女就走了过来:“兰姨,这是护工崔姐,我这边拜托她陪着您做各项检查,您把您的医保卡给她,她会帮您安排,其他的您不用操心,跟着崔姐就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