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兰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兰姨在医院迷失了方向

兰姨 李山 2075 2021.11.10 16:52

  兰姨坐到了书桌前,拿出了纸和笔,工工整整的将自己的姓名、年龄、居住地址和紧急联系人写了出来,写着写着,泪水滴到了卡片上,润湿了刚刚写好的字迹。

  兰姨从未想到自己要用这种方式来避免自己忘记家庭住址而走丢。但为了能够不给家里人添麻烦,兰姨能想到的也只有这种办法了。

  经历过前面几次的事情,兰姨更加的不想给孩子们添麻烦,甚至有的时候兰姨都想到了用各种方法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事情还要从兰姨把病情告诉徐涛后开始接受正规的治疗开始说起,前几次去医院检查和治疗许涛还有耐心陪同一起去,可时间一长人就皮了,兰姨总是觉得让许涛陪着去医院会耽误孩子的工作,再加上这段时间薛娜会经常因为工作而出差,照顾小宝又分担了许涛的精力,经过兰姨几次劝阻后许涛就不再陪兰姨去医院复查了。

  这时间过得也是真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到年底了,北京的冬天风大气温低,兰姨早早的就把羽绒服穿上了。今天是例行的复查,前段时间因为各项指标都不错,蔡教授已经将兰姨的部分药物减半了,这让兰姨很是开心,毕竟经过半年的治疗终于有了成效。

  可虽说检查的各项指标都趋于正常了,但兰姨明显感觉自己的记忆力远不如从前,忘事的情况有所增加,甚至有的时候一个人走到厨房后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厨房。这种状况让兰姨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但又怕家人知道了会跟着担心,所以就一直没和家人说过。

  兰姨按着事先约好的时间来到了医院接受各项检查,经过一段时间等待后蔡教授拿着检查报告来到兰姨面前:“兰姨,今天家里没人陪您一起来啊?”

  兰姨和蔡教授大半年的接触后已经没有了刚见面时的拘谨:“我家孩子今天单位事挺多的,我就没让他跟着来。”

  蔡教授推了推眼镜:“是啊,现在这批独生子女也挺不容易的,上有老下有小的,夹在中间还要拼命的去挣钱。”

  “谁说不是呢,这段时间我家儿媳还出差了,我这个儿子就更幸苦了。蔡教授,我这次的检查情况怎么样啊?”兰姨瞅着蔡教授。

  “嗯,是这样的,您这次的检查和上次相比变化还挺大的,尤其是同型半胱氨酸的数值升高了不少,这直接导致您的海马体开始萎缩了。”蔡教授很直接的将检查的情况告诉了兰姨。

  兰姨虽然没有听懂蔡教授所讲的一堆医学名词,但还是听懂了这次的检查结果并不理想:“蔡教授,是不是您的意思我的这个病又严重了?”

  蔡教授看到兰姨有些着急和害怕赶紧解释道:“兰姨,您最近是不是记忆力不如从前了?”

  “不瞒您说,我最近还真是经常忘事,有的时候自己走到厨房却又忘了来厨房要做什么。”兰姨边说心里边发慌。

  蔡教授给兰姨倒了杯水:“兰姨您先喝点水,您不用太紧张,我们现在只是通过检查报告看到了您最近海马体有萎缩的迹象,但远远还没有到很严重的地步。您要知道有很多因素会导致这种情况,而且这种情况一般是不可逆的。”

  “蔡教授,那您说我什么时候会彻底失去记忆呢?”

  “哈哈,您这个问题我是真的没办法回答您,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影响海马体萎缩的因素有很多,只要我们找到了其中的原因再加以控制的话,也许您一辈子也到不了失去记忆这个环节。”蔡教授尽可能的安慰兰姨并给她希望。

  听到蔡教授的话,兰姨心里舒畅了很多,刚才的紧张随之也散去了:“这个我知道,哪个医生也不会给病人做保票的,您说我都已经听您的话了,少吃盐,少吃糖,控制血压和血糖,按时吃药,怎么这什么体还出问题了。”

  “其实您往好处想,提早发现了问题我们就可以有充分的时间来应对啊,总比完全不干预的要好。”蔡教授笑了笑。

  “您说的是,您说的是!”兰姨频频点头。

  “还有,兰姨,鉴于您现在的这种情况,我还是建议您尽量减少一个人出门的情况,要是真的必须出门的话,最好身边有个人陪着你。”蔡教授是怕兰姨一个人在外面如果病情发作的话很可能走丢。兰姨有些为难但又不好再说什么只有点头答应。

  兰姨离开蔡教授的办公室后就去了门诊楼交费拿药,看着手里那一堆的药兰姨就心烦,心想自己怎么就成了个药罐子了。

  走出医院大门,兰姨发现空中飘起了雪花,这是今年北京入冬后的第一场雪,这让兰姨想起了许涛小的时候每逢下雪,都会闹着让兰姨带着出去滑雪。兰姨就拉着许涛爸爸做的简易雪车在马路旁一趟一趟的拉着小许涛玩耍。

  “怎么堵在大门口发愣啊!”兰姨被一个年轻人的碰撞叫醒了,兰姨赶紧往大门口边上挪了挪。兰姨抬头看了看楼上的大字写着“友谊医院”心想我怎么来这里了,这里到底是哪呢?我怎么回家?我的家又在哪呢?

  兰姨有些着急了,一个人站在医院的门口,天空中还飘着雪花,北风呼呼的吹着。兰姨无助的看着来往的行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回到哪里。

  “大妈,您这是要去哪里啊?”医院的门卫看到这个老太太一直站在风雪中,觉得有些不对劲便过来询问。

  “小伙子你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来到这里了,我不记得了!”兰姨词不达意的回答门卫的询问。

  医院门卫一看这种情况赶紧安稳住兰姨:“大妈您先别着急,先进我的治安亭避下雪,我这边帮您联系下保卫处看看如何帮您。

  兰姨被门卫带进了治安亭:“大妈,您身上有没有家里人的联系方式啊?”

  兰姨想了想我的家人,谁是我的家人呢?兰姨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

  门卫看到无法联系兰姨的家人只好给保卫处去了个电话,让保卫处的人来解决这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