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兰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兰姨再次梦到了老伴

兰姨 李山 2154 2021.11.11 18:20

  不大一会的功夫保卫处的人就来到了治安亭,在和保安询问了具体情况后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走到兰姨身旁:“大妈,您现在能想起来自己的姓名吗?”

  兰姨皱着眉摇着头表示不知道自己的姓名。

  “大妈,您来医院是不是看病的啊?”

  兰姨看着这个男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

  男人看到兰姨确实什么都记不得就冲着兰姨摆摆手:“大妈,没事,您不用想了,我能看看您手中的袋子吗?”

  兰姨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一直攥着个手提袋:“行,您看吧。”兰姨把手提袋递给了那个男人。

  男人接过手提袋一看,里面除了药就是一张医保卡:“大妈,您看这不是您的医保卡和刚刚开的药吗,您肯定是来医院看病的,您叫秦凤兰!”

  秦凤兰,兰姨听到这个名字十分陌生,心里想难道我叫秦凤兰吗?我是来医院看病的吗?那我又有什么病呢?兰姨这一连串的问题让自己更加的起急冒火。

  男人看出了兰姨的心里变化:“大妈,有了这张医保卡就好办了,我现在就去医院门诊大厅让工作人员调取您的个人信息,就能联系到您的家人了。”

  兰姨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男人在说什么,心里还一直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叫秦凤兰,身体到底怎么了要来医院看病。

  男人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又回到了治安亭:“大妈,我已经联系到您的家人了,一会就过来接您。”

  “那敢情好,谢谢你了,今天我算是遇到贵人了!”兰姨一听说家里人会来接自己,这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连忙表示感谢。

  “大妈,不用谢,您就安心的在治安亭这里等家人吧,外面下着雪呢,一会家人来了我会把他们带过来的。”男人把话说完就离开了治安亭。

  兰姨一个人坐在治安亭里看着外面飘着的雪花,看着看着有些困意便合眼迷瞪一会,可这一迷瞪兰姨又进入了梦境。

  在梦中兰姨来到了一个硕大的库房,库房里堆满了新鲜的白菜,另一边则有很多人在排队。

  “凤兰,我借到板车了,咱们快装车吧!”说话的正是兰姨的爱人,这时的他正是意气风发,二十郎当的小伙子。

  “宝琪哥,你可真能个儿,竟然借到了板车,这下咱们一次就能带走这些白菜了!”

  “别说了,快装吧,拉完了赶紧还回去,听说胡同口的张师傅家也要用呢!”一边说宝琪一边开始往车上装白菜。

  “宝琪哥,每年都麻烦你帮我们家运大白菜,多不好意思啊!”兰姨往宝琪手里递着白菜两眼盯着宝琪看。

  “我说凤兰啊,你们家也真是的,两个小伙子不用,让你一个女孩子每年来排队买冬储大白菜!”

  “我们家你还不清楚吗,我大弟是家里的宝,有时间还在家里看书呢,小弟弟年纪还小,我妈可舍不得让他干体力活。”

  “合着说来说去你们家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指着你了,我说妹妹啊,你自己也长点心眼儿行不行!”宝琪接过最后一棵白菜擦了擦额头的汗:“我听说你要分配到邮政所工作了?”

  “是啊,过完年我就去上班了,到那时我可不管这些事了!”兰姨窜到了板车上:“宝琪哥,咱们走吧。”

  “妈!”兰姨被许涛的叫声吵醒了:“妈,您没事吧!”

  “许涛啊,你怎么来了,我这是在哪里啊?”兰姨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正歪坐在一间狭窄的简易棚里。

  “妈,您不记得我了?您这是怎么了?”许涛着急的问兰姨。

  兰姨被许涛这一连串的问题弄得有些糊涂:“什么不记得你了?你不是许涛吗!我还想问你我怎么在这儿啊!”

  “人家医院的保卫处给我打电话说您在医院门口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住哪里,也不记得家里人的联系方式,恰好被人家保卫处的师傅碰到了,就把您带到了这里,后来通过您的医保卡才联系到我!”许涛简短的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可兰姨对于许涛所说的完全没有印象了:“我怎么会不记得我是谁啊!”

  刚才那位保卫处的男人一听兰姨这话有些无奈:“得,这老太太又把刚才的事给忘了!我们这是瞎操心了!”

  许涛赶紧给人家说好话:“师傅,真不好意思!我母亲不是故意的,今天多亏了您,要不然我都不敢想能出什么事!”

  男人把许涛叫到一旁:“我说您家老太太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怎么瞬间就能忘记自己是谁,一会的功夫又全记起来了啊!”

  许涛小声和男人说:“我母亲得了阿尔兹海默症,今天就是来医院复查的!”

  男人一听赶紧劝许涛:“我说兄弟,老太太这病可不能让她自己出来了,这要是突然犯病了很容走丢的啊!”

  许涛连忙解释:“我母亲也是第一次犯这毛病,您说得对,以后我们还真是不能让他一个人出来了。”

  兰姨瞅着许涛和那个男人在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便站起来:“许涛,你们在说什么呢?”

  “哦,妈没什么,我这不是谢谢人家吗。”许涛敷衍的回了句。

  许涛在路边叫了辆出租车,在车上许涛还是不放心的问兰姨:“妈,您真的都记起来了?”

  兰姨看着许涛:“我说你这孩子是不是盼着我老糊涂了啊,怎么还一个劲的不相信我的话啊?”

  “不是那个意思,对了,今天您去蔡教授那里复查的情况怎么样啊?”

  “还不是和之前一样,你看不是又开了这么多的药吗。”兰姨并没有把实际的情况告诉许涛。

  “那就好,不过妈,今后再去医院复查的时候我要跟着了,不能让您一个人自己去了。”许涛对于兰姨的话还是半信半疑,但又不想和兰姨过多的争论,心想找时间给蔡教授去个电话,详细的问问。

  “怎么又要和我一起去啊,不是说了吗,你忙你的工作就成,别为了我的事总请假!”兰姨有些不耐烦了,之所以不告诉许涛真实的情况,就是怕许涛太辛苦。

  “这事咱们没有的商量,您就别操心我请假的事了,我都是用年假和加班调休的,不会影响到工资的,而且我们领导也知道您这情况,会照顾我的!”许涛很是强硬的态度让兰姨没有再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