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恋爱日常 这一世,我们终将重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突如其来的爱情(4000+)

这一世,我们终将重逢 偷米小麻雀 1 23 42592022.12.27 22:58

  从金泽咖喱店到要去的KTV有一段路,不是很远,雾岛丽奈就提议走过去。

  四人穿行在街道的小摊位上,吃着棉花糖之类的东西,行走时,柏源仙树的书包发出较为清脆的声响。

  “什么东西在叫?”黑泽摇爱打量着柏源仙树,她也听见了声音是从他这里传来的。

  柏源仙树将包转过来,手抬起里面的一个小物件说:“上次点儿童套餐送的挂饰,你应该也有系吧?”

  黑泽摇爱的回答迟疑了会儿:“那么幼稚的东西系在书包上,只会让人变得更加幼稚。”

  “幼稚?那你知道我的手机铃声是科学小飞侠吗?”

  “那是什么东西?”

  “我!我知道!”雾岛丽奈极其亢奋的凑过来笑着说,“是那个吧,子门真人唱的!哒哒哒哒哒哒哒~~~是谁,是谁,是谁~~”

  她自然地在街道上哼起前奏,身边染上了如同通向幻想之国的淡淡蜂蜜色。

  柏源仙树跟着她的节拍跟唱道:“白色翅膀的小飞侠~赌上性命飞出去,科学忍法火之鸟。”

  “飞吧,飞吧,飞吧小飞侠,去吧去吧小飞侠!”

  “地球只有一个,地球只有一个!哦!小飞侠!小飞侠!”

  两人都唱的十分随意,没有任何的歌唱技巧。

  雾岛硝子的嘴巴微微张开,透出蚊音般的细声:“强大勇敢的小飞侠,暴风雪过后流云散去......”

  黑泽摇爱用一副不太能理解状的表情盯着他们,甚至还很迷惑地往后退一步。

  ◇

  来到目的地,是一家很迷你的KTV,就连包厢都很迷你,迷你到四个人做不可描述的事情都施展不开。

  黑泽摇爱一脸错愕地上楼,她估计从没见过这么狭窄的包厢,甚至坐下来时,都在观察着四周。

  雾岛丽奈看着菜单两眼发光说,“这里的东西好便宜,饮料还是无限续饮!真的能赚钱吗?我不会进医院吧?”

  她嘴上这么说,但还是点了炸鸡披萨之类的小快餐,又从吧台处拿了饮料,全是果汁,因为说喝碳酸肚子会胀气。

  柏源仙树喝的是咖啡,不是因为装成熟,是他觉得甜甜的咖啡很好喝。

  “黑泽你平日都听什么歌?”柏源仙树看着一直坐着不动的黑泽摇爱。

  “我很少听歌,有空也是在听钢琴曲。”黑泽摇爱的视线凝视着去点歌的雾岛丽奈。

  雾岛丽奈最先点歌,很快,她就选好的曲目。

  “点了什么?”柏源仙树走过去看。

  显示的是游戏《AIR》的主题曲《鸟之诗》,是AIR里最长的一首歌,有六分八秒。

  “《鸟之诗》啊?”

  看见她点这首歌,柏源仙树觉得颇有意思地笑了笑。

  这首歌是说是ACGN界的国歌也不为过,受欢迎程度非常高。

  因歌手的唱功出色,所以这首歌的出圈能力也很强,在KTV里的搜索程度基本都在前列。

  “我以为你是唱那种元气满满的快节奏歌。”

  “那种歌我也不讨厌喔。”雾岛丽奈看着他诧异的反应,不由得微微一笑。

  B小调的前奏响起,屏幕上已经出现了准备和打分器,雾岛丽奈拿过麦克风塞到雾岛硝子的手里。

  雾岛硝子一脸茫然,就连柏源仙树也没想到,这首歌是她给妹妹点的。

  “洗澡的时候你都会唱吧?唱出来给我脸上长长光。”雾岛丽奈直接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

  “欸?我第一个?不.......”

  “别紧张,不快点的话会错过第一句喔。”

  “诶诶诶??”

  “要来了!要来了!”雾岛丽奈忽然高声喊道。

  雾岛硝子那粉红白皙指甲的双手,紧握麦克风,而后深吸一口气,一道甜美而轻盈的歌声,仿佛从天空降临:

  “我们目送消散而去的航迹云。”

  “由于太过耀眼而总想逃避,我总是这样软弱。”

  “从那天开始就是如此,始终都难以在一成不变下去了。

  “你我惋惜不已,黯然放手。”

  一投入到唱歌状态,雾岛硝子仿佛变了一个人,在她的时间中,独属着她自己的自信与魅力。

  柏源仙树坐在沙发上连屁股都没挪,就怕打扰到她。

  她一定是天使,背后隐藏着透明的翅膀,那嗓音如被神明赐予了像是奇迹般的恩宠。

  《鸟之诗》的行进速度为每分钟122拍,有些小节需要从F4升到D6,几乎是跨越了两个八度,有演唱者有一定的要求。

  柏源仙树手抵着下巴看向雾岛硝子,一开始有些担心她驾驭不了这首歌,没想到她的歌声绝美,既有感情又有技巧。

  毋庸置疑,只要好好培养,假以时日登上武道馆,让一堆尼特疯狂挥舞荧光棒根本不是梦想。

  “你我惋惜不已,黯然放手——”

  六分多钟的歌曲,雾岛硝子如碧玉般完美无瑕地唱了下来,音调精准,颤音到位。

  屏幕上显示的是98分,近乎完美。

  就在柏源仙树决定要好好培养雾岛硝子的时候——

  “我的妹妹是最棒的!哇!我现在真是心动不已啊!”雾岛丽奈激动地紧紧抱住雾岛硝子,吓的她差点连麦克风都掉了。

  柏源仙树捧场地鼓掌祝贺,笑着说:“真的很厉害,都能能去当驻店歌手了。”

  “谢谢。”雾岛硝子露出了得到听众认可的笑容,“我还有很多要进步的地方。”

  “已经很厉害啦,你说呢?黑泽同学?”

  “不知道,我根本没在听。”黑泽摇爱冷冷地说道,就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似乎无法集中精力。

  雾岛丽奈笑着问道:“黑泽想唱什么?我帮你点。”

  “我不唱。”黑泽摇爱兴趣缺缺地说。

  柏源仙树见她紧闭双唇,偶尔会瞪来视线,似乎有些生气。

  “柏源你点什么?”雾岛丽奈见柏源仙树要去点歌,立马凑过来。

  “《突如其来的爱情》。”

  最佳日剧《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是东瀛最畅销的单曲之一。

  雾岛丽奈噗嗤一笑,拍着他的肩膀说:“才国中一年就说爱情,你懂什么是爱情?”

  “我觉得它说的不是爱情,是人生。”

  “学年第一总喜欢用莫名其妙的话搪塞人对吧?”

  柏源仙树拿起另一个麦克风,走到黑泽摇爱身前递出去:“能和我一起唱吗?”

  黑泽摇爱一愣,小脸随之浅红,那双盯着他的美眸悸动不已,然而依旧抱臂沉声说:

  “你让我唱我就要唱?”

  “有谁知道邀请一个女孩子合唱却被拒绝到底有多痛苦?”柏源仙树温和的笑着。

  在室内明黄的灯光下,黑泽摇爱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娇艳的笑容:“那你现在知道了。”

  “给个机会吧,黑泽你明明会唱的。”

  “你怎么知道我会唱?”黑泽摇爱有些吃惊。

  柏源仙树直直地注视着她说:“车上有很小声地播这首歌,我在想是不是你爱听的。”

  “......”黑泽摇爱红着脸,好像在瞪着他一般说,“那是随便播的,并不是我喜欢听,我都说了我通常都是听钢琴曲的,所以那个——”

  “那能和我一起唱吗?”

  黑泽摇爱的睫毛宛如蝴蝶振翅般颤动,接着突然把红润的脸颊转向侧面。

  “......也、也不是不可以,总之你再拿出点诚意来啊!”

  “诚意?”

  黑泽摇爱撅起嘴巴瞪着他:“对啊!诚意,你邀请我唱歌总要有点诚意吧!”

  习惯了她生硬的说话方式和冷淡态度后,这种慌慌张张的反应真是可爱的不得了。

  不知不觉,柏源仙树的嘴角泛起温柔的微笑。

  “你在笑我?”

  “没有啊。”

  “你明明在笑!都没停过!”黑泽摇爱有些生气地拍了拍沙发。

  “是吗?”柏源仙树笑意不减,主动伸出手将她拉起来。

  她的手心是热的,但指尖冰凉。

  “你......!”

  黑泽摇爱直接从沙发上被拉起来,瞪圆了眼睛,回过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麦克风。

  “因为,我只想和黑泽你一起唱。”

  柏源仙树的声音如同河流里的鱼儿,流进了她的满是幽溢的大海。

  黑泽摇爱的小脸涨的通红,眼前少年的声音几乎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的眼神相当真挚,如同今年冬季结束时,窗外盛满春意的第一缕阳光。

  “一起唱吧,不能让她们瞧不起我们。”

  黑泽摇爱紧紧握着麦克风,皮肤火辣辣的,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那个挂饰.......”

  “什么?”

  “我能系那个挂饰吗?”

  柏源仙树一愣,旋即笑着说:“当然可以啊,那东西不就是用来挂的嘛。”

  黑泽摇爱的心跳无比沉重且快速,就像有一只蜷缩的刺猬,像吃了毒药在体内乱撞。

  “喂,你们两人怎么回事?过家家吗?能不能开始?”雾岛丽奈在旁意味深长地调侃道,“时间不等人喔。”

  雾岛硝子倒是站在点歌台前不停地滑动,看来刚打开嗓子的她还想多唱。

  “好了,好了。”柏源仙树说。

  动感且富有节奏响起,等候着节拍,柏源仙树的嘴巴张开。

  “不知该从何说起。”

  “时间在悄无声息地流逝。”

  “涌上心头的满腹言语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仅仅一开嗓就让黑泽摇爱等人愣住了,就连雾岛硝子都一脸诧异地捂住嘴。

  柏源仙树的音色澄澈,气息匀稳,音调拿捏的十分准确,稍显稚嫩的音色又夹杂着几分成熟韵味,是属于还未度过变声期的奇妙音色。

  “天哪......”

  “好强......”

  就在这时,雾岛姐妹忍不住发出惊叹。

  柏源仙树注视着黑泽摇爱,深情地唱道:

  “你的美丽动人,让我无法直白地述说情意。”

  “在这个只属于我们的黄昏。”

  黑泽摇爱红着脸看向屏幕,嘴角却已经掩饰不住的笑意,一直到屏幕上轮到她的台词。

  “如果不曾与你相遇。”

  “我们永远都会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她的音色虽然比不上雾岛硝子,但仍然甜美而轻盈,引人侧耳。

  “我不会忘记这一天,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

  “为了你,我会化作翅膀,继续守护着你。”

  唱着这首歌,黑泽摇爱的目光一直落在柏源仙树的身上,对于这首歌她很喜欢,在东京出街的时候基本都能听到。

  因为喜欢这首歌,她特意去看了《东京爱情故事》。

  看完后忿忿不平,专门让人去买了海报,用剪刀把永尾完治剪下来,然后全部冲进马桶里。

  她又心疼赤名莉香,如果是自己的话,一定要用绳子把永尾完治绑起来关在小黑屋里,要让他明白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到底是谁。

  “我们永远都会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随着最后一句的落下,这首《突如其来的爱情》随之曲终。

  “啪啪啪啪啪啪。”

  歌声结束,伴奏消失,雾岛丽奈热情带头鼓掌,雾岛硝子紧随其后。

  柏源仙树腼腆一笑,而后往前一跨看打分。

  “92!柏源和黑泽真厉害!一般男女合唱很少能上九十的,反正我是没见过。”雾岛丽奈惊讶地说。

  柏源仙树转过头看着黑泽摇爱,竖起剪刀手说:“耶,92。”

  “......那只是机器评分而已,没什么。”

  “又来了又来了,黑泽你是傲娇吗?我可是充分体会到你的感情哦。”雾岛丽奈挤眉弄眼地说道。

  黑泽摇爱眼角一跳:“你们要唱就唱,这里闷死了。”

  她说完就急不可耐地转身离开小包厢。

  雾岛丽奈摇起了砂槌,发出「沙沙沙」的声响:“柏源,黑泽喜欢你吗?”

  柏源仙树端起咖啡:“才国中一年就说什么喜欢,你懂什么是喜欢?”

  “嚯——这么记仇。”雾岛丽奈轻轻用沙槌锤他的肩膀。

  这时,音乐再次响起,雾岛硝子的视线一直紧盯着屏幕,小手跟着前奏打节拍。

  是水果篮子的《Again》。

  “你不上去唱吗?”柏源仙树凝视着正开心地摇砂槌的雾岛丽奈说。

  雾岛丽奈像不倒翁一样左右摇摆,笑着说:“我听硝子唱就行了。”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因为好听呀。”

  柏源仙树愣了一下,两人的年龄明明一样,但雾岛丽奈的性格看上去更加成熟。

  “丽奈,我有事要和你说。”

  “我身上余额也不够啦。”雾岛丽奈苦笑道。

  “.......不是借钱。”柏源仙树沉声说道,“你们想成为组合吗?”

  “组合?现在不就是嘛。”雾岛丽奈困惑地看着他说。

  柏源仙树轻轻摇头:“我说的组合不是简单的组合,是在很多人面前唱歌的那种组合。”

  “很多人?”

  “京畿小子十五岁就在武道馆开演唱会了,是在武道馆开演唱会的最年轻艺人组合。”

  柏源仙树表情严肃地说,“如果你们想,我会帮助你们打破这个记录。”

  雾岛丽奈的肩膀整个垮下来。

  然后,放声大笑。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