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软饭王成神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十三章:曦月的嘱托

软饭王成神之路 红了尘 2280 2020.06.30 22:42

  沐云离开修炼场后,径直回到了别院。腾小希则被方天叫去嘱咐了一些事,回到别院时已是傍晚。腾小希轻轻推开院门,却发现沐云一个人坐在院内那条长椅上,看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于是跑到沐云面前。

  “沐云哥哥,你生气了吗?”

  腾小希一想到开学大典上那些人的言语就想痛扁他们一顿,可是在王宫里滕王信便叮嘱过她必须要保持低调,不得任性。这灵院中不少王族子弟的背后,便是当前腾国的支柱势力,而摄政王王翦的野心,亦有不少势力心知肚明。腾小希在灵院里好好表现,亦有助于笼络这些王族子弟背后的势力。

  沐云摇头道:“这点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回来了,小希。”

  腾小希听见沐云的话,高兴地道:“唔,这是爹爹让我给你的。”沐云抬首一看,是一张黑色鎏金的卡片,“这应该是滕王陛下那日所说的星灵卡吧。”

  腾小希眨了眨大眼睛道:“沐云哥哥真聪明!这张星灵卡里有一万星灵币,只要在人族世界都能使用。交给你了。”腾小希把星灵卡递给沐云。

  沐云虽然从小生长在道观,对世俗事务却也有所了解。星灵币是人族世界的通用货币,不论走到哪里都会用到。王城内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一年所用的星灵币也不过一百。一万星灵币,对于滕王的赏赐而言并不算多,对沐云却是一笔巨款了。

  “谢谢希儿。”沐云看着眼前可爱的女孩,心中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希儿虽然贵为公主,对我却很好,以后若有机会从其他地方报答希儿吧”,沐云心想。

  腾小希嘴角一弯,露出两个小酒窝道:“那小希便先回房了。”

  “小希,等等”,沐云叫住刚刚转身的腾小希,“我想跟你说些事。”

  “小希,我们身份相差悬殊,如有外人在时,你便称我沐云即可,我便如他们一样称你为公主殿下。”沐云认真地说道。

  “嗯,好吧!可是小希不想叫沐云哥哥的名字,感觉好生疏。”腾小希委屈道。

  “小希听话,这也是为你好。滕王陛下让你进入灵院学习,不只是为了让你修行提高,也有些其他的考虑。”

  “嗯。。。那我就叫你云哥吧!怎么样,云哥?”一双大眼睛期待的看着沐云。

  沐云想了想道:“也行。但是在其他人面前我们不可过分亲近,否则容易引来灾祸。你可记住了,小希?”

  “记住了!”说完腾小希便跑回了西厢房,关门前对着沐云说道:“云哥,如果你想进来就敲门哦!嘻嘻。”

  沐云有些无奈的看着关上的房门。下午这个瞌睡虫怎么也叫不醒,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醒的。沐云抬头看向天际,已经入夜。沐云也准备回房休息了。明天就要开始上课了,沐云心里满是期待。毕竟自己要成为道君,首先要从聚气境的灵徒开始,也就是他目前的境界。

  一道温柔如月的声音响起,“沐云,我就要沉睡了。在这之前,我有一些话对你说,你要牢牢记住。”

  “曦月姐姐。”沐云不知为何,每当听到曦月的声音,都仿佛感到有一双温柔的手抚摸着他,让他进入宁静的状态。

  曦月不舍道:“我此次沉睡短则三年,长则五年,沉睡期间无法帮助你,也不能与你交流。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曦月顿了顿又道:“在我沉睡的过程中,你应该会踏入灵境。你天赋不错,而以火灵最高。因此必须选择火灵凝结内丹。每个修行者只有一次凝丹的机会,如果灵系选错了,便只能一生走下去,再无回头之路。”

  “我曾透过因果查探,三年内你并不会遭遇生死变故,但之后就看不清了。在今天的开学大典上,我感觉到那台上有两股气息对你不善。如今我灵力太低,而在他们的遮掩下,我无法感知到具体是谁,但应该都已入道,你要小心。”

  沐云心中一震。对于曦月,他当然是毫无保留的信任。曦月所说的两人,当然有王翦,可另一人会是谁呢?是方院长还是滕王信?沐云十分疑惑。

  曦月察觉到他的心思,说道:“沐云,你也不必多想。若三年后我仍未醒来,你便要离开腾国,跨越南水帝国,前往东方的东木帝国。至于为何,到时你自会知晓。”

  “当然,这些远远不够。因此我将传你一道上古之术,名为圣隐。发动此术,不但可以遮掩修为,隐匿气息,待你凝结内丹踏入灵境,更可遮掩天机,完全隐身于世间,直至你灵力耗尽。既为圣隐,便是连圣境强者也无法勘破此术。如此,若是三年后我未醒,你也能安然无恙。此术消耗有所不同,若仅是遮掩修为,隐匿气息,所需的灵力并不多。但要遮掩天机乃至隐身于世间,所耗灵力便极其巨大。好了,我现在便传给你!”

  沐云凝神内敛,突然感到脑海中闪过了许多古老符咒,那些符咒并不是现今大陆通行的文字,却有着一股熟悉的气息。每一个符咒都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与古老的意志,仿佛已经穿过无尽的岁月,才来到沐云的脑海里。这些古老符咒在沐云的脑海中肆意撞击着,只是片刻,沐云便头痛欲裂,额角渗出血丝。

  沐云痛苦至极,但他知道此时他必须忍住,这可是未来几年中他保命的最大倚仗。沐云紧咬牙关,双拳紧握,即便已痛到全身剧烈抖动,脑海中一片空白,连符咒都仿佛感知不到了,但沐云仍然坚持着,就在只剩下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撞击终于停了。此时沐云的额角和嘴角渗出的血顺着脸颊往下流淌着,沐云却努力咧开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成功了!”沐云高兴道。

  曦月呆呆地看着沐云,她和沐云心意相连,当然能感知到沐云有多么痛苦,如果可以,她真想不顾一切地抱着眼前的少年,给他安慰,为他分担这巨大的痛苦。可惜,她不能。

  曦月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淡淡道:“沐云!要想成为强者,这样的苦痛往后便是你的家常便饭。除圣隐之术外,我再给你一朵莲花,你伸开左手。”

  沐云闻言伸开了左手,忽然感觉到手心一阵冰凉:一朵雪白的莲花没入了手心,化为一道雪莲图案。

  曦月呢喃道:“沐云,我已累了,即刻便将陷入沉睡。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声音中满是温柔与不舍。

  沐云闻声,黯然道:“曦月姐姐,我将如守护自己生命般守护这块白玉,以及玉中的你。你安心沉睡吧!”

  曦月闻言,再不做声。心中恋恋不舍道:“暂别了,我的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