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瑞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290 2018.02.12 22:54

  唐大小姐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都怪自己太逞强。早知如此,她就先乖乖回去找倪家二位哥哥了,就算遇上什么事,还有个抬自己的人不是,何必非要自己单独来呢。

  说到底,还是自尊心作祟。

  倪家兄弟二人虽然嘴上没说,但是心里肯定都认定李陵已经遭遇不测,所以对唐子昔的态度就多了一份小心,生怕说错一个字。

  这让她极为不满,自己何时也成了一个说不得、听不得的娇滴滴的大小姐了?那样的话,跟楚安歆她们有什么区别?

  ‘将门虎女’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这其中她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只有她自己清楚。连她的外公上官淳,都称赞她有其父的风范,若是身为男儿身,怕是不逊色于几位哥哥。

  倪家兄弟自己都没发现,那种小心谨慎的态度早就引起了唐子昔的警觉。她是粗枝大叶没错,但她的骨子里,照样有身为女儿家的细腻,甚至在某些时候,还有极为敏锐的洞察力。

  别的不说,倪鹏程身为铁血营的骨干,同时也是倪家在铁血营的代表,为什么会在战事吃紧的敏感阶段,千里迢迢跑来找一个离家出走的大小姐?

  也许别人会觉得,那是因为她家世显赫的缘故。但是她心里却很清楚,她的父帅有多看重铁血营,有多忌讳公器私用,根本不可能为了她而抽调铁血营的将领。倪家更不可能为了这个可笑的理由,而让倪鹏程离开铁血营。

  所以,倪鹏程的到来只会有两个原因。

  一个就是他私自带兵出来。

  这个理由放在倪家老二倪鹏飞身上,唐子昔还有些相信,毕竟从小到大这位倪家二哥就不怎么靠谱,不然也不会天天跟她一起惹是生非。但是放在倪鹏程身上,就绝对不可能。他自小就被倪家送进了军营,可以说是在军营中长大,肩负着倪家的重任。相传他有个外号‘黑面神’,顾名思义,说的就是他执法严明,大公无私。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那么,只剩下第二个原因,他是接了任务而来。

  铁血营虽然是唐家的直系军队,平时也听从唐将军的指挥。但是真正能对铁血营下令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今圣上。

  本来唐子昔还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倪鹏程会千里迢迢跑来梁州城。最开始她的确以为对方是专程来找她的,所以在阴阳道牺牲了那么多的士兵,还让她内疚自责到无法释怀,甚至当场口吐鲜血。当然,这也跟她当时就已经身受重伤有关系,但这件事绝对是那最后一根稻草。

  直到最近她突然就明白了。虽然她昏迷了很久,但是偶尔清醒的瞬间,从倪鹏程等人零星的对话中,她知道了‘天罡残卷’这本书,也知道了这个东西的重要性。尤其知道这是跟‘归墟剑谱’齐名的两大奇书之一后,就更确信了,倪鹏程确实是奉旨而来,遇上唐子昔只是意外。

  当然,也有可能是顺带。毕竟后来的倪鹏飞,为什么会带了那么大一包东西,就很能说明情况了……

  “唉!”

  突然,一声悠悠的长叹传来,吓得唐子昔一个激灵,迅速跳下树,背贴着一堵破墙站定,强装镇定地低喝道:“谁?”

  然而四周静悄悄一片,除了她自己的心跳声,再无其他声响。

  “刚刚明明听到有人叹气,难道是我听错了?”

  唐子昔忍不住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你没听错!小姑娘,挪一挪,你踩着老头子的脚了。”

  一个沙哑而苍老的声音自耳边幽幽传来。

  唐子昔突然跳了起来,一口气窜出去几丈远,躲在了一个柱子旁边,摸到一根棍子,这才敢探头看去。

  随着“噗”的一声轻响,橘黄色的灯火亮了起来。

  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正将火折子缓缓朝前递着,似乎是想看清唐子昔的模样。

  唐子昔不由自主再次后退了两步,捏紧了手中的棍子,神情戒备地盯着那团小小的火光,以及火光旁边的那个黑影。

  只听那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地道:“小姑娘不必害怕。老头子都一百多岁了,伤害不了你。”话音刚落,一张皱纹密布的脸孔,出现在了光团里。

  “真是人瑞啊!”唐子昔一见顿时安心了不少,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太老了,就算稍微强一些的风也能吹倒。

  不过这几个月闯荡江湖的经验告诉她,不可以放松警惕,所以她没有贸然靠近,而是试探性地问道:“老丈有礼,晚辈一时贪玩迷了路,不知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老者喃喃地重复着唐子昔的话,半晌才摇摇头道,“老头子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唐子昔奇道:“您不是住在这里的吗?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已经走出了梁州城?”

  老者略带疑惑地问道:“梁州城?是什么地方?老头子在这里住了一百多年,从来没听过什么梁州城。”

  “什么?”唐子昔闻言一惊,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算起来自己顶多走了一个时辰,怎么就走出了梁州城。

  她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路程,越想越觉得不可能,有些不确定地再次问道:“难道我真的出城了?”谁知一抬头,才发现那个老头不见了。

  一阵微风拂来,带着一丝温热的气息。

  她有些奇怪地转过头,触目所及居然是一张橘皮似的脸庞,以及一对昏黄的眼珠。

  “妈呀!”

  唐子昔大叫一声,拔腿就跑。谁知脚下一绊,脑袋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柱子上,发出‘嘭’的一声脆响,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脆。

  她晃了晃有些眩晕的脑袋,摸到额头鼓起的那个大包,恼怒地回头道:“老丈,您就不能出个声吗?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说完抬起袖子抹了一把冷汗,不只是疼的,更多的是被吓出来的。

  老者将灯火举得近了些,盯着唐子昔阴测测地笑道:“小姑娘,你这是在训斥我这个一百多岁的老头子吗?”

  唐子昔鼓着眼睛愣了半晌,终究还是觉得自己理亏,躬身行了一礼,道:“对不住,是晚辈的口气不好,还请老丈勿怪。”

  老者却不理她,拿着在风中微微颤动的火折子转过身,摸索着朝前走去。

  唐子昔看着远去的灯火,又看看四周,突然觉得一阵阴冷,似乎四面八方都是张牙舞爪的怪物,正张着血盆大口想要吃掉她。

  “老丈请留步!”看着越来越远的灯火,唐子昔终于忍不住开口唤道,“晚辈是无心之失,还请老丈念晚辈年幼无知……”

  “年幼?无知?”老者再次诡异地出现在了她的跟前,将灯火凑到她的脸颊旁边,古怪地笑道,“二者有关系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