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两百六十章 阴阳无极环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359 2018.07.26 01:14

  卞秋寒的脸顿时涨得通红,道:“方才我们与这怪物大战了一场耗损了大部分的内力,所以才会失手被你们抓住。”

  他想表达的意思是,并不是他卞秋寒技不如人,而是对方乘人之危。若是换作其他江湖人士,也许真能让他得到公平较量的机会,不过可惜,他遇到的是根本视这些江湖规矩如无物的苏璟。

  “跟我有关系吗?”只听苏璟淡淡地开口道,丝毫没有给这位卞门主面子。

  卞秋寒顿时语塞,面前这位明显就不按套路出牌,让他准备好的一番说辞硬生生憋了回去,这种感觉委实不好受。

  不过他到底是一门之主,而且还是在门人弟子面前,该有的硬气还是还是有的,于是昂首道:“既然如此,卞某认栽便是。不过阁下既然能寻到这里来,自然不会是来看风景的。如果卞某没猜错,想必阁下跟卞某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所以在下想用一个天大的秘密做交换。如果听在下说完之后,阁下还是想动手的话,在下绝无二话。”

  “讲!”苏璟依旧语气淡淡,并没有因为对方刻意夸大的言语而有任何波澜。

  卞秋寒犹豫了一下,朝四周看了一眼,道:“事关重大,能不能让其他人都退下?”

  苏璟瞥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手下立刻带着魔罗门的三个弟子退了下去。他则牵着唐子昔缓步走到卞秋寒跟前,语气冰冷地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卞秋寒看了一眼唐子昔,心里斟酌了一下,到底没敢说出让她也退下的话,道:“卞某的命现在捏在阁下手中,自然不敢有半句虚言。这件事还得从半年前会友镖局的镖车被劫一事说起……”

  苏璟开口打断道:“说重点。”

  “好!”卞秋寒点头道,“世人皆以为会友镖局这次的镖车会被劫,是因为载满了大量的金银财宝,这才让虎丘地界的山贼铤而走险。不过在下却有不同的看法。”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乎是在理思路,半晌后方接着道,“徐清远这次押的镖并不是明面上的金器玉器,而是一幅画。”他抬头看了一眼唐子昔,接着道,“就是这位姑娘拿到的《秋瞑图》。”说完目光炯炯地盯着唐子昔,一脸的期待。其实他心中也没底,是以才出言试探。

  唐子昔正在想着自己的心事,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茫然地道:“什么《秋瞑图》?”

  卞秋寒装出惊讶万分的样子道:“之前姑娘明明说那东西在你手里,莫非是在下听错了?”

  “当然是你听错了。”唐子昔马上意识到对方说的,极有可能就是徐清远要她来这里取的《山河图》,立即矢口否认。

  她可不想暴露有关《山河图》的事,虽然苏璟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但是正所谓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既然答应了徐清远,那她自然要替他保守秘密,除了方丈大师谁都不告诉。

  苏璟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以前唐子昔对他可是知无不言,从来没有什么会瞒着他。现在却当着他的面撒谎,虽然她的那点小秘密他全部都知道,可总不如她自己亲口告诉他要来得好。

  卞秋寒闻言面色顿时沉了下来,道:“姑娘岂可出尔反尔,在下跟那么多门人弟子听得清清楚楚,当时确实……”

  “继续!”苏璟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是!”卞秋寒显然有些惧怕苏璟,忙接着道,“这《秋瞑图》表面上看是一幅山水画,其实是一幅地图,乃是当年青月剑派的掌门谈宜所画,里面所画的地方正是《山河图》所藏之所。”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不是魔罗门的人吗?”唐子昔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卞秋寒没有理会她,只是小心地看了一眼苏璟,见他也微微点了点头显然也有此疑惑,微微斟酌了一下方道:“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说出来也没什么关系。实不相瞒,当年我们魔罗门的一位长老曾经深入虎穴,在天罡教做过一段时间的内应,所以知道得比别人要清楚一些。”

  “内应不就是奸细?”唐子昔皱了皱眉嘀咕道,她实在是不喜欢这种利用别人的信任来达到自己目的的做法,瞬间对这位魔罗门的长老没了好感。

  “姑娘此言差矣!”卞秋寒听出了对方话语之中的鄙视之意,有些不满地看了她一眼,昂然道,“在下认为,与那些邪魔外道根本不需要光明正大,更不需要讲江湖道义。而且我们这位长老忍气吞声在天罡教受尽了屈辱折磨,只是为了天下武林,从没有过一点私心。试问,这样的高风亮节又岂是那些阴险狡诈之徒能比的?”

  唐子昔听都心中好一阵反胃,翻了个白眼没有接他的话。面前这个所谓的魔罗门门主卞秋寒,重伤曹贞在先,打伤她在后,所在现在任他将自己吹得天花乱坠,她也生不起一丝敬佩之心。不知道怎么的,她忽然就想起了那个总是笑得很灿烂的李渔,实在难以将这个笑容温暖的青年跟邪魔外道联系起来。

  卞秋寒见她没有说话,以为被自己说服了,这才接着道:“当年那场大战极为惨烈,咱们正道同盟齐心协力杀入了天罡教的总坛,却发现总坛内早就被人洗劫一空。那些留守的弟子固然死伤殆尽,可是整个大殿也乱七八糟。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那样东西,一怒之下一把火将整个大殿都烧了……”

  “世人皆以为是天罡教的余孽将那东西带走藏了起来,但是我们魔罗门刚好知道一点内情,所以与别的门派有不同的看法。那位长老曾秘密传回消息,说早在总坛被毁之前,有两个人曾去过一次总坛。他们以为一掌拍死了他,没料到那位长老命不该绝,刚好将本门的护心镜带在了身上,所以勉强捡回了一条命。在昏死过去之前,他亲眼见到他们二人从教主座位之下的暗格中取走了一样东西。当时他不知道这二人是谁,也不知道取走的何物,直到第二天正道同盟攻进总坛,他才知道那两个人分别是落花剑派的谈宜跟崃山一脉的慕容嫣,取走的就是武林至宝《山河图》跟阴阳无极环……”

  唐子昔忽闪着眼睛听得很认真,她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许多曲折,这天罡教的几起几落是苏璟曾经跟她提及过的,不过却没说具体的原因。

  只听卞秋寒又道:“传闻这次大战之后不久,谈宜就独自离开了沐川之源,在大支山成立了青月剑派,自号青月真人。而慕容嫣也不久后顺利接管了崃山一脉,并将其发展壮大成为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派。”

  他本以为说出这番秘闻对方会很震惊,没想到苏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一个字。他哪里知道苏璟掌管的正是青雀,他说的这些对苏璟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江湖秘闻了。

  卞秋寒等了半晌没等到对方更多的反应,只好轻咳一声接着道:“后来谈宜去世之前将一幅画交给了他的大弟子,让他转交给慕容嫣,没想到慕容嫣不仅当场将那幅画撕毁,还将那位大弟子打伤赶出了崃山。青月剑派的人这才知道,当日二人一个拿走了《山河图》,一个拿走了阴阳无极环。而那幅《秋瞑图》里面所画的地方正是谈宜藏《山河图》的所在。可惜那时谈宜已经郁郁而终,那位弟子只好凭借记忆画了一幅复制品,虽然会有所偏差,但是大致的方向倒是不会错。”说到这里他微微叹了一口气,似乎极为惋惜。

  唐子昔越听越不对劲,之前在地牢内徐清远说那《山河图》本来是挂在寺庙的大殿,那么就说明那只是一幅画。但是现在细细想来,《山河图》应该已经存在了很多年才对,就算它是上好的宣纸所画,被这样争来抢去也早已发黄变脆,何以还能长久地被藏在某处?不过她的疑惑并没有出现太久,卞秋寒很快便替她解答了。

  “传闻这《山河图》通体被五彩神石包裹,必须用阴阳无极环才能打开。而那徐清远这次押解的镖物,正是其中的阳环。”

  唐子昔心中一动,右手不由自主摸了摸怀中的硬物。心中暗忖:阳环早在地牢之中徐清远就交给了她,那么她捡到的阴环又是哪里来的呢?莫非在这之前,有人进过这山洞?

  只听卞秋寒道:“在下已经将知道的都告诉了你。不知这些可否换在下一条性命。”

  苏璟看了他一眼拍了拍手,立刻有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只听他道:“给他吃下去!”

  “是!”黑衣人垂首应道,走到卞秋寒跟前用力捏住他的下巴,将手中的一物塞了进去。

  卞秋寒感受到喉咙处有一物蠕动着爬进了他的身体里,几下就钻入了他的腹中,顿时满脸惊恐地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不必惊慌!”苏璟淡淡地道,“只是阁下自己带来的裂尸虫而已。”

  “什么?”

  卞秋寒大吃一惊,猛一用力挣脱了绳索,将手指插进喉咙拼命地抠,然而他努力了半天只呕出了一堆污秽之物,又哪里见到那小小甲虫的影子。

  听到这里唐子昔瞬间想到那个怪头被吃成一张皮的模样,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

  苏璟感受到手中之人的惧意,微微用力捏了一下她的小手,道:“她一共挨了三脚,中了两掌。只喂你吃一只算是便宜你了。交出图你就可以走了。”

  卞秋寒恨声道:“这臭丫头不是知道《秋瞑图》的所在吗?你干什么不问她?”

  苏璟眼中迸出一抹寒光,突然一掌拍在对方的胸口上。卞秋寒当即倒飞了出去,撞在石壁上发出清脆的骨裂之声。

  只听苏璟冷冷地道:“嘴巴放干净点,下次就不是一掌这么简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