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七章 画中人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258 2018.02.14 23:36

  就在此时,一阵尖利的唿哨声响起,在漆黑的夜空中传出去极远。

  老者闻声神色一变,拔腿就往前跑。跑了几步发现不对,一回头,果然见到唐子昔还站在原地对着神像发愣。

  他一跺脚,跑回去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扯到了神像后面,他自己也跟着藏了进来。

  刚藏好,就听到破空之声传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停在了门口。

  唐子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茫然地扭头看向老者,还没开口耳边就传来对方的警告:“不想死的话最好闭嘴。”她立即乖乖闭上了嘴。

  没多久,又是一阵破空之声传来,夹杂着一声秃鹰的叫声。有个男子的声音冷冷地道:“还是没有找到吗?”

  “没有,不过老三亲眼看见他朝这一片来的,应该就在附近。”

  一个男子声音几乎就在二人跟前响起。

  唐子昔被近在咫尺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老者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哼,那小子中了毒,谅他也跑步了多远。分头搜!”最后几个字已经加上了内力,将声音远远地送了出去。

  “是!”

  很快,好几个方向都传来了回应声,听起来人还不少。

  似乎是知道唐子昔心中的疑问,老者拉过她的手,在她手心轻轻划着:“炼魂门!”

  唐子昔显然没听过这个门派,依旧一头雾水,好在老者极为善解人意,接着划道:“不是好人!”

  这句她倒是懂了,不过不用他提醒,光听这几个人的声音,就让她有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而且自从这几个人来了之后,她老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她想了想,抓过老者的手划道:“怎么办?”

  老者摇了摇头,突然又想到她看不见,只好再次抓过她的手划道:“等!”

  “他们老不走。”

  “稍安勿躁!”

  二人你来我往,划得不亦乐乎。

  门口站着的男子似乎发现了这边的动静,目光如电地扫了过来,一股无形的杀气顿时罩住了二人。

  老者心头一震,心中暗叫一声糟糕,慌忙按住唐子昔还要划字的手,因为太过紧张,他的手都有些发抖。

  唐子昔被他按的一愣,顿时停止了动作。

  “老二,怎么了?”

  一个干涩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门口男子口中答道:“没什么,他不在这里,我们去别的地方找吧!”说完趁人不注意,将地上的一物捡了起来,悄悄放进了怀里。

  就在此时,一阵呼喝声自左侧传来,接着尖利的唿哨声响起。顿时从四面八方都有人赶了过来,匆匆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老者见所有人都被吸引了过去,低声道:“快走!”说完拉起唐子昔的手,朝着内堂匆匆跑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大殿里。

  就在他们离开没多久,一个黑影悄悄从侧门摸了进来,看其身形相貌应该就是之前的那个男子无疑。他目标明确,直扑神像后面,谁知却扑了个空。

  他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四周,对自己的判断力产生了怀疑。

  早已经跑出大殿的二人自然不知道这一幕。此刻的老者正带着唐大小姐钻地道,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朝前走着,一边还不停地叮嘱道:“切记不要碰墙上的任何东西。”

  唐子昔嘴里噢了一声,本来之前还没注意,听他这样一说,反而好奇地打量着两侧的洞壁。

  这一看之下,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了。因为这条地道虽然极为狭窄,但是却十分精致。

  为什么说精致,因为洞壁上全是一幅幅的画。虽然只是简单的线条,却将画中的人物画得栩栩如生,由此可以看出画画之人的高超画技。

  最让她感兴趣的是,沿途见到的所有的画,都画着同一个女子。虽然她穿着不同的衣裳,年纪大小也不相同,但是绝对是同一个人。因为她的脖子上,永远都有一颗水滴模样的吊坠。

  唐子昔看得啧啧称奇,不由自主赞道:“画这些画的人一定很爱这个女子,不然不会将她画得如此传神。”

  老者不屑地嗤了一声:“爱?不见得吧,我看是内疚还差不多。”

  “内疚?”看来这老头知道些什么,唐子昔顿时来了兴趣,“您怎么知道画画的人是内疚?”

  老者来回这地道很多次了,早就将这里的画看得滚瓜烂熟,当下指着身边的一幅画介绍道:“你现在看的都是右边的画,自然会觉得这个女子很美,也可以看出画画的人对她用情极深。你为什么不看看左边的?”

  “左边?”他不说唐子昔还真没注意,当下将目光转向左边。

  这一看果然大不相同。画中不再是那女子一人,身边多了不同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渐渐地她的活动范围不再局限于那个大宅子,而是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地方,有大街、寺庙、宫殿,还有山谷等等。

  看着看着,唐子昔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老觉得哪里不对。

  突然,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幅画,几乎是看到这幅画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画中的地方是一片广袤无垠的草原,画里有两男一女。画中的一个少年正将手中的一物递给跟前的少女,而那个少女似乎有些羞涩,微微低垂着头,但是那嘴角含笑的表情却暴露了心中的无限欢喜。画中还有一个少年则正倒在地上大笑。

  “陵哥哥!”

  看着画中神采飞扬的少年,唐子昔忍不住喃喃地道。这个场景她太熟悉了,正是当日李陵赠她海棠的那一幕,而那个趴在地上大笑的少年,正是倪家老二倪鹏飞。如果不是少了小红马,她真要以为这画中人就是自己了。

  老者丝毫没发觉她的异样,指着一幅画道:“你看这里,很明显那个男子迎娶的不是之前那个女子。”

  唐子昔心头巨震,慌忙小跑几步,走到老者身边,向他所指的那幅画看去。这一见,她顿时心如刀绞。

  画上的人物虽然很多,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却是站在高台上一对穿着喜服的男女。那个新郎眉眼间依稀是那少年的模样。而正与他并肩而立的,则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虽然生得也极为美丽,但是怎么看都不像之前那个少女。画中的她正双手微抬,似乎正在示意下面的人平身。

  “我觉得这是个女皇帝,这男的八成是看上人家的权势了。抛弃了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子,啧啧!”

  老者一边说还一边摇头,似乎也为那个少女感到不值。

  唐子昔根本没有听他说的什么,而是抢过对方手中的火折子,闭着眼深呼吸了几次,这才颤抖着手去看附近的画。

  这一看果然看出了猫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