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追踪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974 2017.11.17 23:51

  小公子大吃一惊,豁然转头,顺着青年男子的目光看去。却只见一片长草,随着风荡起阵阵波浪,根本没有其他人。

  他有些疑惑地朝青年男子看了一眼,不得不开始怀疑对方的居心,要不是刚刚验证过那枚令牌却是是真的,此刻他已经动手了。

  青年男子似乎根本没注意他的反应一般,笑着晃了晃手中的一个信封,冲着那片长草叫道:“云家小子,这里有你二姐给你的信,真不要吗?”

  这一嗓子颇为突兀,小公子压下心中的疑惑,再次朝后看去。

  果然,一株长草被拨开,紧接着,一个脑袋钻了出来,月光下看得很清楚,正是之前那个圆脸少年。

  小公子有些愕然,不是给他指了回梁州的路吗?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云义也十分恼火,本来他是按照指的方向走的,毕竟还有人在等他搬救兵。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越往那边,雾霭越大,到后来根本看不见路。加上他对这片实在不熟悉,干脆直接迷了路。绕着绕着,居然就绕到了这里。刚发现不对劲,就已经被对方发现了。

  本来打算悄悄离开,谁知道那个后出现的青年男子,居然一开口就叫出了他的来历,加上搬出了他二姐的名头,让他想躲着,都没办法。

  因为,他真的很关心,二姐怎么样了?离去时的那一幕,实在让他揪心。

  云义怏怏地钻出了草丛,毫不客气地道:“我二姐在哪里?”

  巴朗也认出了这个小子,心中浮起了跟小公子一样的疑问,不过他直接问出了口:“那小子,不是给你指了路吗?干甚还跟着我们?想再挨两脚是不是?”

  云义嘴巴微张,还没来得及回答,青年公子侧耳倾听了一下,脸上神色微变,匆忙对三人道:“想知道关心之人下落的,都跟我来!晚了,就来不及了!”说完,也不等三人回答,率先朝一旁的树林窜去。

  小公子毫不犹豫地跟在他的后面,朝树林里冲,巴朗一把抓起一旁的大布袋子紧随其后。

  云义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也抬脚跟了上去。

  几人听着草木被拨开的哗哗声,努力跟着青年男子的步伐,很快,一行人便去得远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那个绞盘砸落的地方,来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蹲在地上仔细查看,发现了之前几人留下的痕迹,冲另外一人点了点头。

  两人很快找到了几人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几乎是眨眼间,便消失在了这块空地上,身法之快,简直令人乍舌,难怪之前出现得那么突兀。

  两人的速度极快,加上前面的人留下的痕迹,实在很明显。巴朗的大个子,加上那个大布袋,一路上不知道挂断了多少树枝,压倒了多少花草。对于惯于追踪的两人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突然,前方传来兵刃相交的铿锵之声,夹杂着大声的呼喝。

  二人对望一眼,默契地放慢了速度,双双闪到了一旁的大树后。

  “裳禾,你带大人先走!”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只是听着有些中气不足,看样子受了伤。

  “你带大人先走!”另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大人受了重伤,你先带大人回去疗伤!”之前的男子似乎怒了,声音带着一丝严厉。

  “不行,你也受了伤,你带大人回去,我给你们断后!”沙哑的声音再次拒绝。

  “咦!我难道说了放你们走?罗尘,我说过吗?”就在二人争执不下的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戏谑,仿佛一个猎人,饶有兴致地逗弄着手中的猎物。

  追踪而来的二人,悄无声息地摸到了这群人的不远处,从枝叶间观察着情况。

  再向前不足十米远,便是一片一望无垠的戈壁滩,满是矮小的丘陵,以及交错的沟壑,只偶尔生有一丛矮小的灌木。而在更远的地方,则矗立着一块造型奇特的巨大黑石,上面满是大大小小的孔洞。

  在那块巨大的黑石边,围了数人。其中一个披着一件黑色披风,负手而立的男子尤为出众。

  他身侧一个面容英俊的青年男子,极为配合地摇了摇头,道:“没有说过!”

  “姓云的,你言而无信!”

  在他们身前不远处,或站、或躺着三人,其中一个手持长剑、满身是血的男子,正是杜仲谦杜知府的贴身护卫倾锋,只见他长剑一指,怒喝道:“你答应过,如果我们帮你把方兆麟找出来,就放我们离开!”

  这一声似乎牵动了伤势,他忍不住捂住胸口,轻咳了几声。身侧那个手持双钩,名叫裳禾的男子,不由关切地看了他一眼。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云姓男子神情瞬间严肃,举起手中的一个东西,淡淡地道,“那这个是怎么回事?”说完,将手中的东西扔在了地上,原来是一只信鸽。

  倾锋见到这只信鸽,脚上细细的红绳清晰可见,正是之前,让裳禾偷偷放飞的那一只,不由脸色大变。

  裳禾忍不住尖声道:“你抓了我的信鸽!”语气里充满了难以置信,他显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本来支撑他的唯一信念,就是即将到来的援兵。这下被人活生生掐断了念想,自然心中一片冰凉。就算是没受伤,凭他二人联手,也不是那神秘之极的云姓男子对手,更不用说现在倾锋受了重伤,对方又突然多了几个帮手。

  看来要死在这里了,他看了身侧的倾锋一眼,手中的铁钩,不由自主缓缓垂了下去,再无半分斗志。

  听到对方确认了信鸽是他的,云姓男子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惋惜地道:“这你就冤枉我了,这还真不是我,而是我们家火儿的猎物,不过,也算是歪打正着了。要不然梁州城的驻军,被你们调了来,还真有可能被你们逃了去。”说话间拍了拍身侧一动不动,被认为是石头的黑影,称赞了一句,“回去赏你鱼吃!”

  黑影发出一声类似猫头鹰的叫声,双翅一振飞走了,落在了黑石顶端,似乎对云姓男子拍它脑袋的举动,极为不满。

  云姓男子也不以为意,没有理会失魂落魄的二人,反而冲另一侧看傻了眼的三人,饶有兴致地道:“不知三位,对他们这种出卖盟友的举动,有何不同意见?”

  小公子没想到,这种事还有自己的份,这一问实在有些猝不及防,但是想到自己的目的,还是顺着他的话答道:“自然是不能原谅!”

  他没有指明是谁不能原谅,既然已经知道对面这两个人,是能调动梁州城兵马的人,抱着万一的可能,他也不会轻易得罪。但是目前的形式,明显是这个云姓男子更具优势,他也不能得罪。所以,这个似是而非的答案,实在是极为巧妙!

  云姓男子还没什么,站在他身侧的罗尘,倒是意外地看了小公子一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