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异变突起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375 2017.11.11 23:16

  “药的剂量不够?”

  “配错药了?”

  “还是,这丫头有什么特别之处?”

  ……

  陈锦棠眉头微皱,喃喃自语道,同时拄着双拐,围着唐子昔打转,眼珠不停地在她身上打量,直把唐大小姐看得毛骨悚然。

  他自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落在唐大小姐眼里有多可怕:嘴巴不停地蠕动,双目通红、满脸狰狞,满头飞扬的乱发,再加上瘦骨嶙峋的干枯身躯,仿佛一个从坟墓爬出来的恶鬼。

  空荡荡的裤管,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仿佛离地漂浮的鬼魂。铁拐跟石头一下又一下的碰撞声,在安静、幽暗的地下河洞窟里,引起阵阵回响,再配上他越来越狰狞的表情,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唐子昔紧张地盯着他的动作,眼珠随着他的动作移动,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他突然扑上来,咬自己一口。

  陈锦棠突然停下了脚步,铁拐笃笃之声连响,朝着唐子昔走来。

  唐子昔喉头耸动,一大口口水咽了下去,心中怦怦乱跳,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这时,只听见‘叽’的一声,一道黑影迅即无比地朝陈锦棠扑来,利爪一挥,直接在他脖子上,留下了几道血痕,接着轻巧地落在了唐子昔的身边,对着陈锦棠龇着牙示威。

  陈锦棠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来不及闪避,直到黑影从他身边掠过,这才反应过来。心中不禁一惊,要是那一爪,抓在他的眼睛上,那才是真的致命。刚刚的确是他大意了,被鬼奴的反常吸引了注意力,忘了查看周围的情况。

  其实,倒不是他反应慢,实在是小兽的身法实在太快。要知道,连鬼奴都没办法躲过它的利爪,更何况是一个刚脱离囚笼,双腿残疾、行动不便的老人。

  正思绪飞转,思考对策的唐子昔,见小兽突然出手相助,顿时忘记了它咬自己的事,高兴地赞道:“小白,好样的!”说话间眼睛不离陈锦棠,见他脸上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手中铁拐欲动,急忙对小兽吆喝一声,“再挠他!”

  小兽听到唐子昔的表扬,极为欢喜,仰头叽叽叫了两声,听到她的吩咐,毫不犹豫地再次飞身而起,朝陈锦棠扑去。

  陈锦棠怒哼一声,手中铁拐一挥,对准再次扑来的小兽而去。

  已经飞身在半空中的小兽,见状尖叫一声,身躯一扭想要避开,斜地里突然飞出一条铁链,凌空朝它砸了下来,正是听声辩位的龙战野出手了。

  前去有铁拐,后退有铁链,小兽目光急闪,只是稍作犹豫,两件兵刃就已及身,齐齐朝它小小的身躯狂击而下。

  二人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联手夹击之下,鲜有人能逃脱,就连卢湛也不敢硬接二人联手一击,更何况一只小兽。

  小兽危矣!

  唐子昔‘啊’的尖叫了一声,拼命挣扎,奈何脸憋得通红,眼泪都快出来了,整个身子还是如石头一般,纹丝不动。

  小兽蓬松的毛发,已经被强劲的内力,吹出了一个个的小坑。如无意外,下一秒,它就会变成一摊肉泥!

  陈锦棠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讥讽。

  唐子昔目眦欲裂,脖子上青筋暴起,整个人陷入了癫狂。要不是为了救她,要不是她撺掇小白去咬陈锦棠,它怎么可能遭此横祸。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高大的身躯如风一般冲了上去,直接一巴掌将小兽扇飞,只听见‘砰砰’两声,铁拐跟铁链,已经齐齐招呼到了他身上。

  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手中一直紧握的两颗夜明珠,也飞出去老远,可见劲道之强!

  狂暴的唐子昔愣住了!

  面露微笑的陈锦棠愣住了!

  侧耳倾听的龙战野则满脸茫然!

  这突然冲出来的,正是一直战战兢兢、静立一旁的鬼奴。

  他见到了小兽,突然出手救唐子昔的一幕,明白了之前,为什么那个小家伙会出手攻击它。原来那个小家伙跟自己一样,都以为对方是想对小姐姐不利。他心中,对它抓得他满身伤痕的怒意,顿时烟消云散。同时,对自己没有及时出手相救,感到了一丝愧疚。可是,对那个老头深入骨子里的惧意,让他根本不敢与他为敌。

  可是,在小兽危在旦夕的时候,小姐姐痛苦的神情,触动了他灵魂最深处的记忆,仿佛很久、很久以前,他也见过类似的表情。让他很久不曾有过波澜的心,仿佛被针扎一般,一阵阵刺痛……

  他只知道,他不想看到她这么伤心绝望的样子。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了,替她救下了那只毛茸茸的、白白的、可爱的小家伙!

  小姐姐,别哭!

  这是鬼奴意识里,浮现出的最后一句话!

  叽————

  被扇飞的小兽,轻巧地落在了地上,一点事儿都没有。刚翻身爬起来,便见到鬼奴被重击倒地的一幕,黑豆般的小眼睛里,厉色一闪,仰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

  那叫声被石窟里的各种孔洞放大、回响,传出去极远、极远……

  陈锦棠二人听到这个叫声,毫不犹豫地各自举起手中的兵器,对着唐子昔当头砸下。

  小兽急得叽叽乱叫,但是鬼奴那一巴掌力气也不小,把它直接扇出去十几米远,一时间哪里跑得过来。

  唐子昔对小兽的叫声充耳不闻,对迎头而来的攻击更是视而不见,只是呆呆地看着扑到在地的,那个高大的,满身毛发的身躯,脑子里一片空白。

  大个子?大个子死了?大个子被打死了?大个子被打死了?……

  咻——

  咻咻咻——

  只听见破空之声连响,陈龙二人大吃一惊,顾不上唐子昔,双双身形连动,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波攻击。

  谁知还未站稳,又是一阵破空之声。

  陈锦棠单拐拄地,另一只铁拐急挥,只听见金属相交之声连响。奈何对方攻击力太强,很快,他便如龙战野一般,被数支箭矢射中,颓然倒地。

  破空之声终于停了下来!

  他这才看清,宽阔的地下河岸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黑衣人,一部分手持火把,将整个地窟照得亮如白昼,另一部分则手持弓弩,对准了他们,时刻准备着下一轮的射击。

  石窟内,再次恢复了宁静,只偶尔传来火把燃烧的‘噼啪’声。

  这时,黑衣人突然朝两边分开,一个身材挺拔、面容英俊的青年男子,缓步走了出来。见到倒在地上的二人,冷冷吩咐道:“把他们两个绑起来,回头交给卢帮主自己处置!其他人去搜一搜,看还有没有其他人!”

  “是!”

  当下便有几个黑衣人走上前,掏出牛筋绳,捆起两人带走了。还有一部分则分散到四周,开始仔细搜索。剩下的,则在原地警戒。每个人都各有分工,做事井然有序、丝毫不乱。

  青年转向了依旧面目呆滞的唐子昔,微微叹了一口气,轻步走到她的跟前,蹲下身,双手放在她的肩上,轻轻摇了摇,嘴里温声唤道:“小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