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女人的心思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401 2018.11.05 00:36

  就在唐子昔陷入深思之时,一旁的姬婷忽然开口问道:“前辈,白薇就是之前那位前辈的名讳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衣女子的气质太过清丽出尘让她心生神往的缘故,唐子昔再看眼前这个女子,忽然觉得对方十分的丑怪。并不是这位叫姬婷的女子生得不美,而是那股妖艳的气质太过喧宾夺主,让人没来由地感觉不舒服。

  姬婷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看,心中微微有些不满,出声提醒道:“前辈?”

  “啊?”唐子昔回过神,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姬姑娘,你别老是前辈前前辈后的叫了,我自问没资格做你的前辈,我看你还叫我唐姑娘吧,这样大家都自在。”说完又狡黠地一笑,“或者你喜欢继续叫我太子也行。”她实在不喜欢这种交流方式,也不认为对方的恭敬是真心的。与其辛苦的惺惺作态,还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至少落得个自在。

  “好,唐姑娘。”姬婷点头应下,神情也微微有些放松,不止是唐子昔不自在,她自己也觉得别扭,顿了顿道:“不知唐姑娘何以懂得我们棠廷山的《离魂大法》?莫非那位白前辈是我们棠廷山的前辈高人?”

  唐子昔一听就知道被对方惦记上了,她本就是个直性子,也懒得跟她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道:“姬姑娘,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气,想要找那位前辈报仇。听我一句劝,她毁掉魔仆真的是为你好。”顿了顿又道,“至于《离魂大法》嘛,这是我求那位前辈留你性命的原因之一,容我先卖个关子。”

  “唐姑娘你误会了,姬婷绝对没有报仇的意思!”一想到之前的生死一线,姬婷的心开始怦怦乱跳起来,眼睛也不由自主地四处乱看,实在是被对方吓怕了。

  “这是你自己的事,你不用跟我解释。我只是告诉你这其中的凶险。”唐子昔摆了摆手道,“想必你自己也感受到了,魔仆已经越来越难控制。不过好在发现得还不晚,若是让它再壮大几分,便是我一剑杀了你也救不了你。”她说到这里瞥了一眼终于变了脸色的女子,叹道,“我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你也不想变成一个无知无觉的魔物吧?这可是被所有武林同道人人得以除之而后快的东西。”

  这番话还真不是她信口胡诌,都是那个叫白薇的女子出手之前告诉她的。这也是为什么白薇一出现就痛下杀手的原因。只不过为什么第三道白芒只是彻底毁掉了魔仆,没有连姬婷一起灭了,到底是因为唐子昔求情还是其他的原因,想必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这么严重?书上没说啊?”姬婷被对方的话直接吓出了一冷汗,她确实感觉到这一次召唤出来的魔仆强大了许多,不过她一直以为是自己之前用魂针破缚灵珠耗损了太多功力的缘故,万万没想到是魔仆本身出了问题。可这魔仆是她好不容易才练成的,就这样被灭了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脸上自然也就带了一丝不甘。

  唐子昔瞥了她一眼,脸上难得地有了一丝凝重的表情,道:“虽然我不懂武功,但也知道借魔仆练功并非正道。我不想追究你从何学得,但是既然被我撞见了,就一定不允许这种东西的存在。万幸的是你没有因为练功而妄造杀孽,否则的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放过你。”说完不由长叹了一口气,一方面是对故人的承诺,一方面则是鲜活的生命,这二者到底该如何抉择?对于一个才十五岁的少女来讲还是难了一些。所以,虽然明知姬婷的话漏洞百出,她还是情愿相信对方说的都是真的。

  原来,她之前刚恢复功力打算跳出水晶石棺的时候,姬婷已经施展术法唤出了魔仆。她一见到那头黑色的猛兽就知道坏了,这种已经凝结成实质的狞兽没有上万个生魂是决计做不到的。要控制这种狞兽,就必须修炼一种名为‘七煞术’的武功,而这无巧不巧正是棠廷山的禁术之一,是夏侯轩当初传给她功力之时郑重交代必须去棠廷山毁掉的秘籍。

  最让她头疼的不是真的有人将‘七煞术’炼成了,而是夏侯轩明确地说过,一旦发现有人修炼禁术,必须在第一时间击杀。当时她以为,既然是禁术,肯定没人敢擅自修炼,所以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万万没想到,出来之后遇到的第一个棠廷山的弟子就是偷练禁术之人。

  正在神游天外的少女没有注意到,身侧的姬婷眼中忽然厉色一闪,指尖夹着一枚闪着蓝光的银针缓缓朝她的后脑勺递去,目标正是她的风池穴。

  这一招不可谓不歹毒,银针本就小,加上她的速度极慢,根本没办法感应到,更别说现在唐子昔正在全神贯注地想着别的事情。

  也是唐大小姐命不该绝,眼见银针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姬婷的脸上都开始浮现喜色的时候,她坠在腰间的玉佩忽然毫无征兆地掉了下去。

  清脆的响声顿时将她的心思拉了回来,也将姬婷吓了一跳,手中的银针也吓得掉在了地上。

  姬婷赶紧上前一步踩住落针的地方,因为太过紧张,加上步子迈得太大,险些一头栽了下去。这也是因为她的魔仆被毁导致功力大退,换作之前断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唐子昔捡起玉佩,看了一眼站得远远的姬婷,奇道:“你干什么?”

  “没什么。”姬婷一脸坦然地道:“就是站久了腿有些麻,活动活动,对,活动活动。”

  “活动活动?”

  唐子昔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没有继续深究,而是话锋一转,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现在棠廷山的太上掌门可是姓江?”

  姬婷闻言一怔,迟疑了一下方道:“是有姓江的,不过却不是太上掌门,而是炼魂门的掌门。”

  唐子昔讶然道:“不可能啊!夏侯前辈明明告诉我,他老人家临走之前特意留下了书信让大弟子江旌继承太上掌门之位,怎么变成了炼魂门的掌门?据我所知,太上掌门才是统领三大支脉的掌门人吧。”说到这里狐疑地打量了一下姬婷,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姬姑娘,你不会是诓我的吧?”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姬婷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辈,唐姑娘你待我恩重如山,我感谢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诓你。”姬婷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无辜,苦笑道,“不瞒你说,现在棠廷山的掌门有三个,分别是炼魂门的江杳江掌门,勾魂谷的祁永川祁掌门,以及摄心堂的诸葛青诸葛掌门。我入门这么久,从来没听到过有太上掌门这个称呼。至于你提到的江旌,我也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就怪了。”唐子昔看她表情不似作伪,心里也有些没底,“会不会是你记错了?或者门里的人太多,你认识得不够全?”

  “绝对不会。”姬婷肯定地道,“我自小就在棠廷山长大,对那里的一草一木都熟悉得不得了,若是我都不知道的话,那就没人比我更清楚了。”

  “这就麻烦了。”唐子昔的脸立马皱成了苦瓜。

  按照当初夏侯轩所说,他一共收了弟子三人。其中大弟子江旌,为人忠厚沉稳,武功虽然不是最高却最得他喜爱,也是他默认的第三代太上掌门的人选;二弟子陈锦荣,为人聪明有余却定性不足,所以他只传授了一半的武功给这个二弟子;至于三弟子敖妤,则是三个弟子中唯一的女性,虽然出身尊贵却非常能吃苦,加上天分极高,反而是弟子当中武功最高的。本来按照夏侯轩的遗言,唐子昔只需完成三件事就算是报答了他的传功之恩。一是将代表掌门身份的八卦镜亲手交给江旌,二是将《离魂大法》传授给其他两位弟子,三是毁掉那几本记载了禁术的秘籍以及杀掉所有胆敢擅自修炼禁术的弟子。可现在她连江旌都找不到,又何谈剩下的?

  姬婷看着对方愁眉不展的神色心中一动,小心翼翼地开口唤道:“唐姑娘!”

  “嗯?”唐子昔从沉思中抬起头。

  姬婷上前一步道:“虽然你提到的那位太上掌门我没听说过,不过当初我曾经听到过三位掌门争吵。”

  唐子昔不解地道:“他们吵什么?”

  姬婷一脸神秘地道:“好像是为了本门遗失的什么功法,还差点打了起来。”说到这里目光看向水晶石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那意思显而易见。

  唐子昔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皱眉道:“你是说《离魂大法》?”

  “唐姑娘心思敏捷,果然非一般女子!”姬婷由衷地赞了一句。

  唐子昔翻了个白眼,道:“说正事,他们吵架怎么就跟《离魂大法》扯上关系了。”

  “你先听我说完。”姬婷笑了笑,一脸神秘地道,“那天我刚巧从外边回来,一进院子就听到江掌门跟人在吵架。我听见他说,‘……与其做这些无谓的争执,还不如去找那个人问个明白。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是清白的。’接着我又听见祁掌门的声音,他说,‘你倒是不怕,我跟青妹去了焉有命在。姓江的,老子早就你就没安好心。是不是想把我们骗去让那人杀了,你好独吞秘籍。’江掌门好像十分生气,大声道,‘我要是想独吞的话,怎会跟你们联手将那人制服。诸葛掌门你说句公道话,当时是不是我先动的手。’祁掌门也道,‘青妹,当初在那人背后捅刀子的可是咱们。而且咱们跟他非亲非故,姓江的可是他的亲侄子。’然后江掌门就说,‘祁永川,你这个卑鄙小人,明明是你说亲眼看见《离魂大法》在那人身上我们才冒险的,结果呢?搞成今天这样你要负全责……’”

  她捏着嗓子学着二人的语调,一会儿声音低沉沙哑,一会儿又尖细高亢,让寂静的密室内没来由地多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