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纷乱的思绪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2662 2017.11.08 00:15

  恐怕没人能想象,在这一刻,唐大小姐的脑子里,会是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不过,这些古怪的念头,并没有持续多久。她鼻子一酸,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因为,她眼前浮现出了,娘亲手把手教她弹琴的模样,父帅教她骑马的场景。

  据娘亲说,她打小身体就弱,三岁那年更是染上了怪病,连宫中太医都束手无策。父帅又一直远征未归,看着奄奄一息的小女儿,几乎绝望的娘亲,听从了一个游方道士的建议,抱着万一的希望,求到了万佛寺的方丈大师头上,请求将她寄放在寺中一年,这才把她那条小命捡了回来。

  那个游方道士说,她这一世,本应是个铁血男儿,却错投成了女儿身。一切都是阴差阳错,所以注定她这一生的坎坷,以及不平凡。只有与佛结缘,才能避免夭折,平安度过这一生!

  看着终于捡回一条命的小女儿,唐夫人对那个道士的话,更是深信不疑。不再有所顾忌,直接进宫面见皇后,说服了她向皇帝陛下求情,请了一道特旨。

  自此,唐明儒唐将军的掌上明珠,唐家大小姐唐子昔,成了大秦立国以来,唯一一个佛门女弟子,方丈大师赐法号——慧心。

  那场大病之后,就算回到了家,她还是喜欢往万佛寺跑。虽然多数时候,她根本听不懂那些叽里咕噜的经文,但是她依旧喜欢那里。

  喜欢那里的氛围,更喜欢盘坐在那座巨大的佛像前,在袅袅的青烟中,听着钟声、念经声。

  这个时候的她,格外的安详、宁静!

  因而,不论是寺内的日常讲经,还是三年一度的辩经大会,只要她有空,都会跑去凑热闹。而且都是直接坐到方丈大师的身旁,初始还有其他僧侣发对,甚至驱赶她,但是方丈大师却很宽容,不仅特许她坐在身侧,如遇外来僧侣讲经之类的盛会,还会派小沙弥去邀请她旁听。

  久而久之,她觉得自己也有了一丝禅意。于生死看得很开,于人情看得很淡!

  就像她经常帮人一样,不是因为她真的觉得别人惨,或者需要她帮助才能活下去,而仅仅是因为,那一刻,她想伸出手而已,或者说,她愿意伸出手而已。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她甚至觉得,在这世间,能有这些需要她伸出手的事情,是一种荣幸,也是一种幸运。

  因为,每在这个时候,她就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不是碌碌无为,更不是混吃等死,而是填漏补缺,让每一件事都更完整!如果能让每一张被困扰的脸庞,都展开舒心的微笑;能让每一颗焦急的心,都平和喜悦。那么,这些都将会是她的意外之喜!

  她不是需要他人的感激,更不是想要别人的回报。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收获最大的,其实是她自己。她感受到的,是一种心口被塞得满满的满足;感受到的,是一种充实的恬静!所以,更多的时候,她会有一种窃喜,为自己发现的这个秘密,而暗自欢喜!

  可那场大病,到底伤了根本,所以唐大小姐的身体,一直很弱。所以唐夫人总是非常地忧心,不仅经常亲自下厨,给她炖各种珍贵的补品,为人极宽容的她,还给全府上下下了唯一一道禁令,严禁任何人刺激大小姐!

  其实,唐大小姐不知道的是,唐夫人让她学习弹琴、绣花,也并不是真如她所说,将来好做个贤妻良母,仅仅只是想让唐子昔安静地待在身边。看着她好好的,唐夫人的心中就十分欢喜。

  而唐将军的想法则刚好相反,他就想让她加强锻炼,练就一副好体魄,自然就不惧任何病痛。所以想方设法调动她习武的积极性,不仅连‘未来大秦的女将军’、‘卫国戍守’,这种大饼都替她画出来了,更不惜与恩爱多年的夫人争辩。

  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对唐子昔的宠溺,一个赛一个厉害,只要她不把房子点了,在府内再怎么闹腾,都不会受到半句责骂。

  就为这,与她同龄的唐家老三没少抗议。

  那一次,他就学着胞妹的样子,揪了一朵荷花在府内张扬。不但被父帅骂娘娘腔,愣是罚他绕着演武场跑了十个圈儿;还被娘亲责备,埋怨他不知花匠辛苦,更心疼尚未开放完全的花儿,虽然话不重,但是也够让他内疚的。可谓是身心受到了双重的打击!

  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让他忿忿不平的是,同样是揪了荷花的小妹,不仅没有遭到一句责骂,反而被夸奖摘的花儿好看。有热汤喝不说,还让她下次想要什么花儿,直接让丫鬟小厮去摘,别伤了自己的手!唐家老三差点没气吐血!

  唐子昔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她心中也清楚,全家上下,对自己都非常的包容。就说这位口口声声,说要跟她划清界限的双胞胎哥哥,只要她说一句,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不带丝毫犹豫的。宠她的程度,毫不逊色二老!更别提大她十来岁的大哥跟二哥了……

  想到自己打着他的名号,在外面闯了那么多祸,还是有些内疚。本来还打算冒险去一趟西凉,找到他心心念念的《迦叶心经》带回去补偿补偿。谁知,刚到梁州城,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现在好了,心经没找着,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别的她倒是不怕,只是不忍想象,他们得知噩耗的表情!

  唐子昔越想,心里越堵得厉害,喉咙里更是一阵阵发紧,终于忍不住,呜咽出声。

  “嗬——”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接着一股巨大的拉扯力,自另外一只胳膊传来,那毛茸茸的触感,不用猜就知道是鬼奴。毫无准备的唐子昔,痛得大叫一声。

  我的天!

  唐子昔心中叫苦,这鬼奴真是好心办坏事。勉力转过头,只见一蓬绿莹莹的光芒在身侧晃来晃去——正是拉着她胳膊,死命往回拽的鬼奴。

  感应到拉扯力的水怪,立刻有所行动,咬住唐子昔胳膊的大嘴,再次发力朝右扯。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苦了夹在中间的唐子昔,再这样拉扯几下,估计两条胳膊都废了,她忙不迭大声喊道:“快松手!”

  因为实在太痛,她的声音不觉带着一丝尖利,让正在奋力救她的鬼奴愣了愣,手上一松,便被正拼命拉扯的水怪,一下将她扯了过去,直接从水面飞过,砸在水怪的另一边,发出巨大的声响。

  鬼奴的反应极快,几乎是瞬间便抓住了水怪的一条腿,大步一迈,拖着水怪跟它嘴上的唐子昔,朝门口走去。

  可怜的唐大小姐,被这一下砸得七荤八素,喝了好几口水,呛得她不停地咳嗽,根本无力开口。

  水怪拼命地挣扎,想要摆脱鬼奴的钳制,痛得神经都有些麻木的唐子昔,似乎听到牙齿咬到骨头的‘咯咯’声,心中估摸着,这条胳膊怕是废了!

  埋头往前冲的鬼奴,显然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改变了策略,将抓住水怪的手,猛然朝胸前一带,把水怪拖到了身前,借着手中的微光,辨认了下水怪头部的位置,握手成拳,猛然朝着它的头颅,一拳轰去。

  这一拳,可不是唐子昔的那一拳可比的,一下就将水怪给砸得眼珠突出,一直死咬着唐子昔的大嘴,也在这一拳下松开了。

  鬼奴却并没有停下,依旧认真地、一拳又一拳,狠狠地砸在它的脑袋上,直砸得它脑浆迸裂,烂成了一堆肉泥。这才一把捞起,在他眼中小鸡仔也似的唐子昔,大步朝门口而去。

  没走几步,鬼奴就停了下来。

  高大的身躯缓缓转了过来,对着黑暗的某处,张开獠牙外翻的大嘴,挑衅地大吼了一声。

  软塌塌吊在半空中的唐子昔,听到隐约传来的水声,双眼一翻,终于晕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