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章 各有手段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253 2019.08.02 01:37

  她随即便将这个疑惑提了出来。

  “修为上的差距算什么?”

  云婆婆一脸不屑地道:“你以为刁姑娘刚来的时候什么修为?比你强不了多少。现在才多久就筑基后期了?你不会以为这都是她自己苦练换来的吧?”

  见唐子昔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云婆婆笑着拍了拍她的肩道,“放心吧,我说过了,你刁姐姐聪明着呢。你不会信不过云姨吧?”

  唐子昔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道:“既然云姨都这样说了,我自然是相信的。我现在担心的反倒是另外一件事。”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山门,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云婆婆愣了一下,道:“担心什么?”

  “就是……”唐子昔忽然红了脸,结结巴巴地道,“就是您之前不是说,苏前辈收弟子……是为了……为了……”

  云婆婆先是一怔,接着才反应过来,噗的一下笑出了声,道:“我那是防患于未然,让你凡事多留个心眼。以我对那老东西的了解,他应该不至于把主意打到你的头上。而且你现在又管我叫云姨,只要他不想跟我不死不休,就不敢动什么歪心思。”说到这里目光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某处,顿了顿才接着道,“好了,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陪你进去了,你自己万事小心。完事之后,若是没地方可去,可以来长留山找我,我会在那里逗留一些日子。”

  唐子昔闻言一怔,道:“您不进去了?刚刚不还说……”

  “胡乱说的。”云婆婆摆了摆手打断她,道,“现在我想通了,就算我真的见到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莫非还能真的杀了他不成?先不说我打不打得过的问题,而是当年的事已经过去那么久,我们大家都老了,我杀了他的那些女弟子,他也把我关在了灵药园三百年,就当是扯平了吧。”说完用力拍了拍唐子昔的肩膀,道,“好孩子!你比我有福气,所以你一定要把那小子救回来!到时候带来给云姨瞧瞧,到底是个怎样顶天立地的人物。”

  “一定!”唐子昔知道再说亦是无用,既然对方执意不肯,她也不好勉强。

  云婆婆笑了笑,随手塞了一物在她手心,道:“这东西你收好,说不定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一命!好孩子,你我就此别过!”说完不待唐子昔拒绝便抬手扔出飞梭,跳上去飞远了。

  “云姨保重!”唐子昔心中感动无比,握紧了手中的淡青色符箓。如今她的见识已非昔日可比,一眼就看出那是一枚只有元婴修士才能炼制出来的化身符,珍贵无比,绝对是能救命的东西。

  她一直目送对方的身影完全消失才转过身,看了一眼山门上‘碧海观’几个大字,深吸一口气大步走了进去。

  不料,她才靠近山门便感觉被一道强大的气息锁定了,那种对方抬手间就能灭掉她的恐惧让她连一丝逃跑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莫非这就是元婴修士的实力?”她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心中已经猜到为何云婆婆匆匆忙忙走了,看来那位苏前辈早就已经发现她们了。

  “何人擅闯碧海观!”随着一声娇叱,一道踩着飞梭的红色身影疾飞而至,后面还远远地跟着几个同样足踩飞梭的女子。

  等几人到了跟前,唐子昔发现她们果真个个都是绝色,尤其是最前面那个穿着红色衣裙的女子,无论是容貌气质,还是身材修为,都高过其余几人。当然,那份目中无人的傲气也是远超其他人。

  她斜睨着唐子昔,冷冷地道:“何方小辈,报上名来。”

  唐子昔瞥了她一眼,从修为上说,这句小辈倒是没叫错,不过这种语气让她极为不舒服,当即淡淡地道:“在下姓唐,敢问这位姐姐如何称呼?”

  红衣女子轻哼一声,毫不客气地道,“少在这里套近乎。难道没人告诉你,碧海之境不得擅闯吗?”

  唐子昔老实地道:“抱歉,还真没有。”一抬头,目光对上后面一位身穿浅粉色裙衫的美艳女子,见对方冲她含笑示意,她也抱以微笑。

  红衣女子见状柳眉一竖,狠狠地瞪了粉衣女子一眼,喝道:“来人,把这奸细关进樊楼,等候师父发落!”

  “是!”马上有两位女子上前,一左一右抓住了唐子昔的胳膊,也不跟她废话,直接腾空而起。

  碧海观地处这座山峰最高处的一处峭壁之上,临山而建,一半建筑在岩壁中一半建筑悬在岩壁之外,极为壮观。最让人惊叹的,还是两个山巅之间一个完全悬空的亭子,只有一条细细绳索将其与两边的高山相连。

  只可惜亭子大半都被雾气笼罩看不太清楚,饶是唐子昔自认目力极佳,也只是隐约看出那里面似乎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影。

  “别让她左顾右盼!”就在此时,耳边传来红衣女子的轻喝声。

  唐子昔只感觉眼前一黑,一个黑布袋子便兜头罩下,还未等她出声抗议,红衣女子的声音再次冷冷响起,“她若是敢反抗,就封住她的修为。”

  “别,我保证不反抗。”明知道对方是在吓唬她,唐子昔还是赶紧认怂。她修为是低不假,但是一点点的自保能力,跟完全没有任何自保能力还是有差别的。

  红衣女子嘴角浮起一抹轻蔑的笑意,偏头示意了一下便转身朝亭子的方向飞去,而剩下的女子则带着唐子昔飞进了碧海观的大门。

  她们没注意到的是,就在红衣女子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唐子昔的右手微微动了动,一只全身透明的甲虫从她指尖飞了出来,悄无声息地落在了红衣女子的身上,接着不见了踪影。

  就在透明甲虫飞出指尖的一瞬间,亭子里两个身影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去,其中那个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冲那位做道姑打扮的女子笑道:“璟儿的眼光不错!”

  中年男子正是这座碧海观的主人苏畿,生得果真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下颌三缕长须更是给他增加了仙风道骨之感。

  他看着匆匆飞来的红衣女子笑道:“玥儿!何事如此惊慌?”

  “师父!”红衣女子程心玥顿住身形落在了亭子内,看了一眼背对着她的道姑,似乎有些不敢开口。

  苏畿看了一眼道姑,笑道:“傅长老不是外人,有事直说便是!”

  程心玥咬了咬嘴唇,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还未开口便流下泪来,道:“弟子求师父答应弟子一件事,否则弟子就长跪不起。”

  苏畿顿时了然,问道:“你想替你那些姐妹报仇?”

  “是!”程心玥抬头,一脸悲愤地道,“当年玥儿就发过毒誓,一定会亲手杀了那女人替那些惨死的姐妹们报仇!只是这些年那女人一直躲在灵药园,弟子找不到机会下手。如今她既已离开灵药园,弟子自当兑现当日的誓言!”

  苏畿叹道:“当年的事,为师也有责任。若是我当时肯耐心跟她解释,也不至于酿成后来的惨剧。说起来,终究还是为师亏欠了她们啊。”说完再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脸的自责。

  程心玥摇头道:“与师父无关,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错。师父待我们恩重如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好,都是那个女人太过阴险毒辣,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姐妹无辜惨死。玥儿恳请师父做主!”说完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

  苏畿点了点头,道:“你想为师怎么做?”

  程心玥闻言脸上喜色一闪,道:“师父什么都不必做,只要师父能两不相帮,玥儿就感激不尽。”

  苏畿闻言一脸苦笑,道:“看来为师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不怎么样啊。”

  “不是这样的!”程心玥明显有些慌了,忙解释道,“师父仁义宽厚,贤明睿智,是玥儿最尊敬的人。没有师父就没有玥儿,师父就是玥儿的天,只要师父一句话,玥儿为师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了好了,为师知道你孝顺,再说下去只怕为师要无地自容了。”苏畿无奈地笑了笑,道,“只是你现在的修为已到了瓶颈期,眼看突破金丹后期指日可待,此时可不是节外生枝的好时机啊。”

  “多谢师父关心。”程心玥心头一松,喜滋滋地道,“那女人在金丹期滞留已久,修为自然不是玥儿能比。请师父放心,玥儿心中早有对策,不会那么傻去跟那个女人硬碰硬。”

  “哦?”苏畿顿时来了兴趣,“你打算怎么做?”

  程心玥再次看了道姑一眼,见她专心看着风景似乎根本没关注这边,方接着道:“弟子方才在山门外抓住了那女人的后辈,只要师父答应将此人交与弟子全权处理,弟子就有把握将那女人诱出然后斩杀,以慰众姐妹在天之灵!”说到最后已是语气森寒,满脸杀气。

  道姑刚端起的茶杯停在了半空中,迟疑片刻后缓缓递向了嘴边,慢慢喝下。

  苏畿闻言亦是眉头一皱,接着便恢复如常,再次温和地道:“此事为师会考虑,你且先退下吧。”

  “可是师父……”程心玥不解地抬起头,看着苏畿望向某处的眼神,瞬间明白了,垂首道:“是,弟子先行告退!”说完后退几步,接着便再次展开身形飞走了。

  就在她离去的一瞬间,苏畿的手不动声色地凌空一抓,似乎是将什么东西抓住了。

  此时,依旧被黑布袋子套着脑袋的唐子昔浑然不知自己的手段已经被人发觉了,犹自偏着头认真地倾听着。在她的发丝间,一只同样的透明小虫正安静地趴着,双翅不时地振动两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