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天珠尘缘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神堂密室

天珠尘缘录 君何顾 3076 2018.11.02 00:34

  事情发生得实在太过突然,在场的几人只感觉眼前一花,长公主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那道幽暗诡秘的门里。接着便是几声惨呼,正是打扫神堂的宫人发出的声音。

  雪嬷嬷没有马上去追,反而瞪着苏璟咬牙切齿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璟此刻倒是气定神闲,眼角含笑道:“在下跟嬷嬷一样。”

  “跟我一样。”雪嬷嬷闻言一怔,目光中露出狐疑的神色,显然没明白对方话中所指。

  苏璟没有多解释,直接将衣袖拉至肘部,露出了一个黑色的蛇纹印记,接着静静地看着对方。

  雪嬷嬷见到那个标记神情一敛,默默将被白发遮住的脸颊拨开,露出了同样的黑色印记。两个印记虽然大小略有不同,但的确是一模一样。

  唐子昔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越看越惊奇,忍不住道:“真的是一样的!”

  雪嬷嬷没有理她,而是神色诚恳地看着苏璟道:“既然大家是同道中人,还请苏公子告知长公主跟太子的下落!老婆子感激不尽!”说完欠身行了一礼。

  苏璟却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雪嬷嬷脸色一变,起身怒道:“阁下这是在寻老婆子开心吗?”

  苏璟叹了一口气,道:“我若是知道他们的下落,还需要用这一招吗?”说完指了指地上的晶石碎片,苦笑道,“这可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缚灵石,没想到这么轻易被她给破了。”

  “缚灵石?”一旁的唐子昔看着地上闪闪发亮的晶石碎片,忍不住蹲下身捡起了一片,放在手心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想到之前的情景灵机一动,将内力缓缓注入碎片。

  “原来这是缚灵石。”雪嬷嬷的脸上露出一丝恍然之色,接着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道,“难怪有侍卫回报说你跟牝鸡国的那个使臣偷偷见面。”

  苏璟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一翻手露出一枚红色的晶石,道:“这是引灵石,嬷嬷只需要将一滴心头血滴入,然后在心中默想你要找的人,它就会带你前去。”

  雪嬷嬷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从头上拔出金钗猛然插进心口,接过那枚红色晶石,颤抖着将金钗上的血滴了上去。鲜血遇石即入,接着绽放出万道霞光,刺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她却将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眨不眨地盯着霞光。隐约可见霞光中并排放着两具水晶石棺,里面躺着的一男一女,不是长公主跟太子还有谁?

  雪嬷嬷满是皱纹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喜色。

  可惜霞光只出现那么一霎那,很快便消失无踪。那枚晶石也缓缓从她掌心升起,在半空中‘腾’的一下燃烧了起来,红色的火焰在空中顿了顿,忽然朝神堂的方向飘去。

  雪嬷嬷脸上厉色一闪,道:“我早该想到了。”匆忙跟上几步,又停下身回头道,“你要的东西在月桂树下。”说完疾步跟了上去。

  “多谢!”苏璟躬身谢过,接着招呼道,“小昔,走了。”

  然而预料中的回答没有传来,反倒是一个怯怯的声音道:“大……大人,婢子看见太子进了神堂。”

  “什么?”苏璟大吃一惊,怒视着那个小宫女,道,“你怎么不阻止她?”

  小宫女吓得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哆哆嗦嗦地道:“太子好……好可怕,婢子……婢子不敢拦!”

  苏璟没心思跟一个小丫头计较,身形一动同样朝神堂而去。只不过他的脚步有些虚浮,看起来倒像是重伤未愈的模样。

  神堂内到处都是烟雾缭绕,朦朦胧胧的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就算极力瞪大眼睛,也只能勉强看清那座堆得跟小山一样的灵位,密密麻麻的怕是有上百个。而在这座灵位山后面,则是好几道一模一样的门,每一道门都大开着,完全没办法判断唐子昔进了哪一道。

  苏璟站在门口闭目感应着,如果他没猜错,唐子昔应该是被那个假冒长公主的女子带走了。好在他之前因为激发缚灵石在对方的鞋上喷了一口鲜血,否则此时想要在这种地方找到对方还真是不容易。

  此刻的唐子昔感觉自己像是被困在了一个僵硬的壳里,想要动一下手指都无比的艰难。

  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勉强记得自己刚把内力注入碎片耳边就听到一声轻笑,接着身子就缓缓飘了起来,悄无声息地进了神堂。然后顺着这条诡秘的通道一直飘到了这间昏暗的密室。中途她也想出声叫苏璟,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对方越来越远。

  她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四周昏暗的环境,这才发现四周都是大大小小的雕塑。这些雕塑都如真人一般大小,而且模样都很奇怪。不是少了胳膊就是少了腿,还有的甚至连头都没有。就算一切都齐全的,也是一副丑怪之极的模样。

  她越看越觉得心惊,当她的目光落到不远处那张笑吟吟的脸上时,终于知道一切的根源在哪里了。趁着对方的注意力没放在自己身上的机会,她开始悄悄催动内力,然而她努力了半天丹田内却毫无动静。

  她看见的正是那个假的长公主,她居高临下地道:“怎么样?被石化的滋味如何?”

  唐子昔还以为她跟自己说话,正要开口回答却发现依旧张不开嘴,身侧不远处则响起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黑姬,你将我们姑侄困在此地多年,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要什么你还不清楚吗?”假长公主黑姬笑道,“我敬爱的长公主殿下,念在以往的情份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将七彩琉璃灯藏在了何处?”

  “你就算再问一万次,我的回答都是一样!”长公主冷冷地道。

  “长公主?七彩琉璃灯?”唐子昔心中一惊,没想到对方也是冲着那盏灯而来,心中飞快地理着思路:看来方才那个声音才是真的长公主。难怪怎么找都找不到那盏灯,原来是被她藏起来了。只是不知道那位太子在哪里?

  随着“噗”的一声轻响,本来昏暗的密室内忽然亮了起来。也让唐子昔看清楚了最远处一直没看清楚的那尊雕塑的模样。

  就在这时,她的嘴忽然被人粗暴地捏开,一粒腥臭无比的药丸被塞了进来,接着便感觉一个东西蠕动着滑进了她的体内。随着那个东西的进入,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瞬间爬满了全身,就好像有千千万万只蚂蚁在身上噬咬一般,她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呻吟。

  长公主听到身边的动静,焦急地问道:“清儿,你怎么样?”

  这时,让唐子昔更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她明明没有说话,却听见自己身体里传出了一个声音道:“姑母放……放心,侄儿无碍!”

  黑姬咯咯娇笑道:“还真是姑侄情深啊。我都有些不忍心动手了。太子殿下,我这‘万蚁蚀骨丸’的滋味如何?说给你的好姑母听听。”

  “妖女!”长公主怒道:“你不用在此惺惺作态。要不是本宫错信了你,又怎会累得清儿一起受苦。你不用再白费心机了,要杀就杀。”

  唐子昔身体里的那个声音也跟着道:“对,我……我们不怕你!”

  “啧啧啧啧!”黑姬看着二人,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的笑意,道,“想死?没那么容易。”说到这里扭过头,将樱唇凑到唐子昔的耳边,轻声道,“你不想知道你的父王是怎么死的吗?你不想知道那个可怜的老人最后嘴里在叫谁的名字吗?”

  唐子昔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之前那个声音颤抖着问道:“父王……父王他……”

  “清儿!”长公主忽然厉声道,“你父王英雄盖世、戎马一生,就算死也是轰轰烈烈、坦坦荡荡。人谁无死,不过是区区一点折磨又算得了什么。你要以你的父王为榜样,不要给他丢脸,听清楚了吗?”

  “侄儿听……听清楚了!”唐子昔感觉自己的眼角缓缓滑下了两道泪痕,落进发丝间痒痒的极不舒服。

  “啪啪啪——”

  寂静的密室内响起了掌声,黑姬赞道:“长公主果然巾帼不让须眉,让妾身好生佩服!”

  长公主冷哼一声,道:“今日你就算杀了我们又如何,顶多只是灭了我姬氏一族。我雄鸡国立国百年,从来都不缺能人志士。不过是一些魑魅魍魉之徒,就妄想动摇我雄鸡国的根本,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的长公主啊,你无知的模样真是……可爱!”黑姬笑了,笑得花枝乱颤,笑着笑着忽然屈指一弹,一枚银针激射而出。

  唐子昔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眉心一痛,那枚银针居然扎在了她身上。她不由大怒,再也没办法保持冷静,再次拼命催动着内力,没想到还真让她成功了,丹田内凝聚出了一丝细微的真气。这不由让她大喜,不再理会周遭的一切,眼观鼻鼻观心,闭上双眼全神贯注地运功。

  她没发觉,在银针扎入她身体的一瞬间,一道不停挣扎的虚影渐渐从她的身体里飘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